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八十九章 爱而不得?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会儿看她的神色,也有些复杂,虽然没有同情那样的眼神,可是难免会有一种可惜的神色在里头。

    “浅浅,我陪你回去歇着吧。”

    浅夏摇摇头,往前跨了一步,进入屋内。

    “元初,刚刚你说的话,我都听到了,你言而无信。”

    “浅浅,有什么话,我们回头再说,不行吗?”

    “不行!”这一次,浅夏表现得格外地认真和坚持。

    “浅浅?”穆流年有些无力了,他知道浅夏或许听到了刚才的那番话,对他不满了。他可不想当着他们的面儿,让浅夏太生气了。

    “元初,你答应过我,你不会随我而去的。”

    “浅浅,那会儿我只是答应你,不会只留云华一个人在这世上。如今,他不是又有了一个弟弟,我不算是失信。”

    浅夏沉默了一下,再抬眸时,表情已是多了几分的慎重。

    “你若是想让我相信你,那么,你就证明给我看。”

    “什么?”穆流年有些糊涂了。

    “我说过,紫夜的帝王星,是你。今日当着他们的面儿,我再说一遍,元初,无论你是否愿意,你都将成为紫夜的皇。这是你的责任,亦是你的命数。”

    “不,你之前不是说过,桑丘子睿也是这样的命格吗?”

    “可是很明显,他的命格,因为肖云放,因为你,改变了。我昨晚夜观星相,虽然仍然是有两颗帝王星,可是很明显,代表了你的那一颗,比之前更亮了。而且,你离中宫的位置,也更近了一步。”

    “浅浅,我不想要那个位置,我就只想与你一起白首偕老,不行吗?”

    孰料,浅夏突然就弯唇笑了,“你如何就能确定,你登上皇位,你的龙脉命数,对我就没有影响呢?”

    一下子,穆流年突然就想到了之前浅夏跟他说过的话。

    若是因为自己是真命天子,那么,自己的命格将是紫夜最为尊贵的,有他这样的命格相罩,或许,会对浅夏的命格有所影响。

    “你的意思是说,一旦我坐上了那个位置,对你会有帮助?”

    “真正有本事更改一个人的命格的人,不是秘术师,也不是巫师,而是天底下最为尊贵的人。而你,恰恰就是那个人。我知道你让人去苍溟请那位神秘的国师去了,如果你成为了紫夜的皇,那么,这一切做起来,才会更加地完美。”

    “你没有骗我?”

    浅夏偏头,极其认真道,“我说过,我对你,绝无欺骗。”

    他们夫妻二人的对话,清晰无比地落入了几人的耳中。

    许彦没想到,他们四人说了那么久,却不及这位世子妃的廖廖数语。

    当然,就算是穆流年要大军开拔,现在也不是时候。至少,要将祁阳县这里的一切都处置妥当了方可。

    皇甫定涛一路随大军回到了苍溟,一路上,大军的行军速度可以说的上是极其缓慢。

    睿亲王也因此一役,精神疲累,整个人,都像是一下子老了十岁一般,两鬓的白发,几乎是比出征之前,多了一倍。

    这一晚,他们安营扎寨,皇甫定涛服侍着睿亲王用了一碗安神汤之后,便一脸诡异地出了营帐。

    一道黑影落在了他的身前,“给世子请安。”

    “起来吧。我们现在还剩下多少暗卫?”

    “回世子,除了王爷身边不能动的暗卫,还有不到两百人。”

    “好!很好。”一想到穆流年和云浅夏算计了他那么多的暗卫,他就恨不能将这两人给撕成了碎片。

    “调集所有人手,随我连夜离开,一路上,不得留下任何的痕迹。”

    “是,世子。”

    祁阳关的一切,没用几天,便都处置妥当。

    虽然是要争一争那个位置,可是现在,何少白仍然是回归到了允州,而许无忌所带的千雪十万兵马,也必须要送回到千雪。

    事关紫夜的家务事,穆流年不想任何的外人插手。

    就算是盟友,也不行!

    也因此,南境的金华,也得到了他的明确指令,不许参与紫夜的一切,只是安心地继续他自己的大业便是。

    许彦率十万兵马,镇守祁阳关。

    大军开拔,目的地,却是辽城。

    这样的大事,即便是穆流年答应了,也总要与父亲商议之后方可行动。毕竟,父亲一辈子都是忠于紫夜的肖氏。若是一旦他举旗反了,总是要考虑一下父亲的感受的。

    虽然许彦认为他这么做完全没有必要,可是身为儿子,这样的大事,的确是不可能擅自行动,万一不能得到长平王的全力支持,那才是有麻烦了。

    大军到达辽城之后,全军暂时休整,然后由云若谷等人开始大量地准备给养。

    进入辽城的第一晚,浅夏睡得格外地香甜。

    第二日,浅夏制止了暗卫去将云泽接来,“再等等吧,现在,危机还没有完全解除呢。这个时候,云泽下山,反倒是于我们不利。”

    暗中的云影不明白主子的意思,可她是暗卫,主子的命令,便是要她自尽,她也定然是会完全配合。

    到了傍晚时分,浅夏的右眼皮跳地厉害,不放心的她,找出了灵摆,为自己占了一卦。

    等到夜幕降临,穆流年仍然还在军中,不曾回府,浅夏叫人备了马车,再让膳房熬好了汤,亲自给穆流年送去。

    街道上,格外地安静。

    很快,浅夏听到了一种尖厉破空的声音,只觉得四面八方,都涌出了无数的利箭。

    饶是她身边的侍卫厉害,这一次,也无法阻挡皇甫定涛那近两百人的暗卫。

    要知道,皇甫定涛所用的暗卫,可都是苍溟皇室的暗卫,这些人可都是高手中的高手。

    上一次,也是因为浅夏和穆流年联手,将两家的暗卫倾巢而出,才能大获全胜。这一回,浅夏的身边不过是只有几十名侍卫,再加几个功夫好一些丫头,自然不可能会是对方的对手。

    “住手!”

    眼看对方节节胜利,已是渐渐逼近了马车。

    浅夏自马车中出来,此时天色微寒,浅夏整个人,都裹在了一件黑色的斗篷里。

    浅夏莲步微移,斗篷的帽子太大,只能让对方看到了她的下半张脸,根本就看不到她的眼睛。

    “皇甫定涛,我知道是你,出来吧。”

    只听空中传来一道得意且张狂的笑声,一道黑影快速落地,手中的长剑,直指浅夏的眉心。

    “云浅夏,你也有今日?哼!可笑穆流年还以为将你保护得十分周全,没想到,你却自己送上了门。”

    “我跟你走,你放过他们。”

    皇甫定涛挑眉,“你凭什么以为我会带你走,而不是直接杀了你呢?”

    “你要利用我来威胁穆流年,不是吗?有我这个活口在,你的威胁,才会更有效,我说的对吧?”

    “你很聪明,我不得不承认,你的确是一个可怕的对手。不过,可惜了,你没有武功,按紫夜的规矩,你也不可能有机会上战场指挥千军万马。云浅夏,其实,如果不是你如此聪明的话,我或许,也不一定非要取你的性命。”

    “你来都来了,何必再说这些?放了他们,我跟你走。”

    皇甫定涛眯起了眼睛,“也好,虽然你的声音很像,可是我还是不太确定你是不是云浅夏呢,将头上的帽子掀开。”

    皇甫定涛多了一个心眼儿,这个时候,可以说是他最后一搏,他不能再被云浅夏这个女人给坑了。

    “好。”浅夏丝毫不曾犹豫,直接就将头上的帽子掀开,然后,一脸笑意地看着眼前之人。

    “果然是云浅夏。也不愧是云家的家主,好胆量,好气度。走吧。”

    皇甫定涛看了一眼她身后的人,“正好,本世子也缺少一个报信的人,你们回去告诉穆流年,城外十里坡,我在那里等他,告诉他,只准他一个人来,否则,我可不确定,他的浅夏,是不是还能安然无恙。”

    “不!小姐,奴婢跟您一起去。皇甫定涛,我是小姐的贴身丫环,多年来不曾离身,你让我跟小姐一起走吧。”三七说着,直接就将手中的剑,扔在了地上。

    皇甫定涛一挑眉,“好一个忠仆呢。想不到你小小年纪,胆子倒是不小,也是个忠义之人,好。本世子也不难为你,跟着便跟着。”

    话落,皇甫定涛上前快速地在她身上点了几下。

    三七顿时觉得自己全身的真气被锁,怕是再动不得武了。

    “放心,只要你乖乖的,不要生出一些不该有的想法,那么,你自然就不会有事。”

    彼时,穆流年正在军营里,与陆将军等人商议着他们下一步的动作,以及进军的路线。

    “你说什么?”

    听到了侍卫来报,穆流年自然是神色大变,“除了三七,还有什么人跟上?”

    “回公子,只有三七跟了过去,其它人都被少夫人给遣了回来。”

    “公子,让属下带人过去吧。”青龙直接道,“对方将近两百人的暗卫,您若是一人前去,只怕是必死无疑。”

    “是呀,公子,他皇甫定涛现在还是在我们紫夜的地盘儿上呢,他敢威胁您,分明就是不想活了!”

    穆流年此时倒是意外地冷静了下来,想着浅夏今早起来跟他说的话,她似乎对于今天的事情,早有预感?

    “不必了。青龙、玄武,你们二人带上人,将十里坡团团围住,记住,大军不能靠近十里坡,在距那里约莫十里的地方驻扎就是,等我的命令。”

    “是,公子。”

    “朱雀一直不曾现身,她应该是跟在了浅夏身边的,白虎还不曾回来,青龙,你从夜煞抽出百名杀手来,在我跟皇甫定涛见面之后,潜伏在其后背约一里地的位置,记住不要太近,我不能让浅夏有事。”

    “是,公子。”

    清晨,十里坡。

    看着一夜未眠,眼下却仍然精神奕奕的云浅夏,皇甫定涛其实是有些嫉妒的。

    这个女人生的很美,一双远山眉,看起来格外地舒心。而其脸上,还有眼中透出的神情,总是那样淡淡的,让人不禁有些感慨,这世上怎么会有这样的一个女子?

    生得如此美丽,竟然还如此聪慧。即便是到了生死关头,都是如此地冷静淡然,好像她的命,就不是她自己的一般。

    该说是她对自己的性命看地太轻,还是说,她对穆流年的信心太大?

    曾几何时,他也曾想过,将这个令师兄朝思暮想的女人,直接就送上师兄的床,可是他却万万没想到,这个女人竟然是一名秘术师。

    更没想到,师兄宁肯饱受相思之苦,也不愿意为难她一分一毫。

    这个女人,到底有什么样的魔力?

    她可以让名动天下的桑丘公子,为其至今不娶,亦可以让紫夜的英雄穆流年,为她一生只此一妻。

    这样的女人,该说是上天的恩赐,还是该说是他们这两个男人的劫?

    如果师兄知道自己今天会杀了这个女人,不知道,他会不会恨自己一辈子?

    他会杀了自己为这个女人报仇吗?

    或许吧!

    不过,就算是被师兄恨一辈子,那也是一种刻骨铭心的痛!总好过,他对自己的无所谓,和不在意吧?

    当然,若是死在了师兄的手里,他这一生,倒也不冤。

    能死在自己最爱的人手中,他这一生,还有什么可留恋的?

    爱而不得,这是世上最最可悲,也最最痛苦的事。

    为什么,这样残忍的事情,却偏偏发生在了他和师兄的身上?

    师兄对云浅夏,一片深情,甚至是为了她可以放弃唾手可得的天下,这种滋味,云浅夏能体会吗?

    自己呢?为了师兄,精心策划了这么久,他甚至是冒了背叛师父的危险,私自将这一切计划全部打乱了,可是师兄呢?

    他面对自己时,只有那种冷冰冰的态度,和一种极其冷淡漠然的眼神。

    为什么会这样?

    这不是他想要的结果!

    这也不该是他得到的回报!

    他爱桑丘子睿,爱到了无可自拔。而桑丘子睿对浅夏,却又是意外地执着。

    这样的人生,活着,是一种极其难愈的痛苦,可死了,也未必就不是一种解脱。

    当然,如果在他死前,能杀了穆流年和云浅夏这对夫妻,那么,他这一生,也就算是完美了。

    至少,他能将横在了师兄面前最大的阻碍铲除,就算是将来他死在了师兄的怀里,将来师兄每每独自一人之时,也总会想起他这个师弟吧?

    “世子,穆流年来了。”

    十里坡上,有一处极小的农家院儿。

    那百名暗卫,便将这里给保护得层层叠叠的。

    屋子里,除了三七和浅夏,皇甫定涛还安排了十名高手时刻盯着她们主仆的一举一动。

    听到穆流年来了,皇甫定涛唇角一勾,“云浅夏,你瞧瞧你的魅力还真是无法挡。明知道是送死,他竟然也敢来。而且,你刚刚也听到了,他是独自一人前来,你不觉得,现在很幸福吗?”

    这样明显的讽刺和挖苦,换来的,却是浅夏的嫣然一笑。

    “你说的对,这世间有一个男人肯为了我死,我自然是十分高兴的。不像某些人,辛辛苦苦地活在了世上,却得不到自己心爱之人的认可,你说,那样的人,是不是很可悲?”

    神经较为敏感的皇甫定涛大怒,“你在说谁?”

    “怎么?世子以为我在说你么?”浅夏无辜的反问,反倒是令皇甫定涛,觉得格外地尴尬。

    他爱慕自己的师兄,这是一段禁忌之恋。

    而他更加明白,世人对这种人的态度,有那么一瞬间,他以为,云浅夏看穿了他的心思。

    事实上,早在之前皇甫定涛被俘的时候,浅夏就很是恶作剧地,将这一件事给套了出来。

    只不过,皇甫定涛自己不知道而已。

    而浅夏会套出这些话来,也完全就只是为了满足一下自己的好奇心,也想着八卦一下。

    “哼!就知道这世上的女人靠不住。穆流年为了你来送死,你竟然是如此云淡风轻的态度,云浅夏,你还真是一个没心没肺的女人!”

    不料,浅夏一挑眉,极具挑衅的眼神,便扫了过去,“如果是桑丘子睿来为我送死,我可以理解你为何如此激动,可是现在来救我的是我的夫君,你紧张个什么劲儿?”

    ------题外话------

    又来一个渣渣。你们说,明天让不让皇甫定涛死?
上一页目录下一章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