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八十九章 爱而不得?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紫夜皇因为梁城变故,自觉愧对先祖,亦愧对所有的梁城百姓,紫夜臣民,故而,自尽身亡。

    这是官方发布的消息。

    而穆流年收到的消息,则是因为桑丘子睿去过一趟承乾宫,再找到了肖云放的时候,他就已经撞柱而亡了。最终确认,是自尽无疑。

    可是,如果没有桑丘子睿的打击,说不定,肖云放还不至于如此地不堪一击。

    所以,穆流年认定了,桑丘子睿这样做,一方面是因为这一次的梁城事件,桑丘家族也因为肖云放的自私而受到了极大的打击。

    另一方面,只怕是因为他自己起了什么不该有的心思了。

    浅夏听说这个消息的时候,只是淡淡地点了点头,说出来的一句话,让青龙呆了好半天。

    “嗯,三年前他就该死,如果不是因为元初的仁慈,他何至于活到了现在?”

    这话实在是令人觉得有些惊悚。

    什么时候,这紫夜皇的生死,也与他们主子有关了?

    可是青龙看着主母的那副云淡风轻的样子,好像,事情原本就是如此。她说出来的话,也是再正常不过的。

    青龙有点儿懵,穆流年的身子,则是微微僵了一下。

    他背对着浅夏,虽然看不到他的表情和神色,可是浅夏知道,此时的元初,定然是十分地纠结的。

    “还记得你曾说过,我有事瞒着你吗?现在给你个机会,要不要听?”

    穆流年的眉心微微动了一下,缓缓转身,“浅浅?”

    “你才是真正的紫夜的帝王星,这一点,桑丘子睿也早就知道了。更准确的说,紫夜的上空,曾经诡异地出现过两颗帝王星,其中一颗是你,而另一颗,便是桑丘子睿。”

    好在现在青龙出去了,不然的话,他肯定会被这个消息给吓得说不出话来。

    “浅浅,你不是在开玩笑吧?紫夜的帝王,怎么可能会是我与他其中的一个?那肖云放之前会登基,又是怎么回事?”

    “桑丘子睿借用了蒙天的手,私自改了肖云放的命格,可以说是借了你的真龙天子之运。不过,可惜了,蒙天并不能真正地性命一个人的命格,所以,肖云放只是暂时地坐在了那个龙椅上,替你守住了紫夜。”

    “替我守住了紫夜?浅浅,你到底是什么意思?”

    浅夏轻笑,一双眸子璀璨得如同夜空中的星星,华丽而闪耀。

    “其实,一开始的时候,我也不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直到昨日我催眠了皇甫定涛,从他的口中,才得知了这一切始末。蒙天之所以会答应肖云放,那是因为他的人还有没完全准备好,所以,这个时候,只怕是四皇子上位,会有所难度,便答应了桑丘子睿,暗自更改了肖云放的命格。”

    “你说蒙天是想支持四皇子的?可若是如此,他直接帮着四皇子更改命格不就成了?何苦还要再横出一个肖云放来?”

    “这也正是蒙天的高明之处。你以为他不想为四皇子铺路吗?可问题是,四皇子的外祖家地位太低,没有实力,而仅凭着先皇的支持,根本就是不可能会做得稳太子之位的。最重要的是,他已经窥测到了,紫夜将会有一大劫,而这个劫,必须要以紫夜皇的性命来化解。”

    穆流年愣了一会儿,眨眨眼,好半天才缓了过来,“所以,他就要选择了支持肖云放?因为只有肖云放上位,才是再正常不过的,这个劫难,由他来挡,也是理所当然?”

    浅夏勾唇笑了,头微微抬起,长舒了一口气,“事实上,只怕他早就被人擒住,无法再夜观天象,身边也再没有了令他占卜的灵器,不然的话,他一定会知道,紫夜皇以死化劫,也是肖氏的最后一任帝王。”

    “最后一任帝王?”穆流年轻声呢喃了两句后,便有些茫然了。

    若是按照浅夏的说法,那么,现在紫夜的肖氏王朝,已经结束了?

    那么,后面将要统治紫夜的,是桑丘子睿,还是自己?

    “浅浅,桑丘子睿这个时候选择逼死了肖云放,也是因为如此?”

    “或许吧。他的占卜之术如何,我不清楚,不过,当初他既然敢放了那位四皇子,只怕,也是占卜到了这一切。或者说,他早就知道,肖云放,将是肖氏的最后一位帝王。而且,还死得极其让人不齿。毕竟,梁城之殇,怕是几代人,都不可能会遗忘的。”

    “浅浅,那我们接下来应该怎么做?我们的信也送出去三天了,睿亲王始终不曾给予回复,你说,他会不会彻底地舍弃掉这个儿子?”

    浅夏轻摇了一下头,“我不是神仙,这种事,我也无法知晓,不过,我相信,桑丘子睿不是肖云放,他既然会下令让舅舅来助你一臂之力,那么后面,他也会接连再下几道命令的。紫夜,不可能毁在苍溟的手上。”

    浅夏的话,很快就应验了,就在睿亲王还在犹豫着要不要答应对方的条件时,桑丘子睿接连发出了几道命令,皆是由朝廷的御书房传出的。

    第一道命令,便是将淮安刺史方亮调回,出任丞相一职。火速地将梁城的一切,恢复正常。

    第二道命令,之前负责押运粮草的肖云航,伤势已无大碍,速速到户部报到,然后继续押送粮草和饷银。

    第三道命令,便是命何少白带十万大军全力相助穆流年,同时,再命辽城的陆将军带五万兵马,一并赶到祁阳县。

    这几道命令的发出,使得睿亲王也有些焦急了。

    对方提出来的条件,实在是太过苛刻。

    除了要他们速速退兵之后,并且由他代表苍溟签署五十年内,再不犯紫夜边境的国书。同时,还因为这一次是他们挑起的战事,要赔偿紫夜二百万两白银做为安抚百姓、修复城池之用。

    睿亲王一时咽不下这口气,可是现在肖云放死了,桑丘子睿一力将梁城的重担挑起,现在他们对上穆流年的兵力,本身就没有了几分的胜算,若是对方再增加进来十五万兵马,他们苍溟,亦是不可能再有胜算。

    就算是他不想,可是有些事,也不是他能阻止得了的。

    就比如现在!

    要么继续拼,儿子也活不成,他们苍溟的损失也只会更重。

    要么就是乖乖地退出紫夜,救回儿子,可是那样的话,他们苍溟的国威何在?

    可若不如此,真要是被紫夜大败,然后再逼至他们苍溟的关卡,只怕,就不止是二百万两银子的事儿了。

    事实上,若是单从损失上来说,紫夜索赔二百万两,也不是一个大数目。

    准确地说,这二百万两,并不能完全地承担起所有的损失。

    这也正是穆流年的精明之处,如果他要五百万两,只怕睿亲王是连想也不会想的。

    这可是直接就关乎了他们苍溟国库,关乎了他们苍溟民生大计之事。五百万两,虽不至于将他们的国库掏空,可是掏回一半儿来,还是有可能的。

    所以,若是那样,睿亲王定可不要这个儿子了,直接退兵就是。

    现在被穆流年弄的,睿亲王是打也不是,和也不是。横竖都会让他觉得肚子里头被人强行给喂下了一颗苍蝇,实在是难受又恶心!

    最逼无奈之下,睿亲王不得不签署了他认为的丧权辱国的条约。

    皇甫定涛在被点了穴之后,送还至苍溟军前。

    此时,睿亲王的大军,已经全数退至祁阳关外,而穆流年和浅夏,则是站了祁阳关的城墙上,居高临下地看着他们离开。

    皇甫定涛得知父王竟然是签署了这样的一份和谈书,当即大怒。

    可是木已成舟,自然是别无他法。

    祁阳关顺利收回,接下来,他们一东一西,就要看看谁最想坐上那个位置了。

    穆流年经过了几天的深思熟虑之后,还是决定放弃了进军梁城。

    许彦和许无忌,以及许多的大将,皆是不解。

    此时,除了肖云航之外,可以说就只有宫里头的那个福王,是皇室的嫡系血脉了,而这两个人,根本就不是足为惧。

    没想到,他们一力支持的穆流年,竟然要放弃这次机会。

    “抱歉,我知道我可能让大家失望了。可是人各有志,我不能因为那个位置,就失去我现在身边最宝贵的。至于桑丘子睿,我相信,他会是一个好皇帝。”

    “他?表哥,你有没有想过,一旦他登基为帝,等待你的,将会是什么?你确定你能逃得掉吗?”

    穆流年丝毫不为之所动,“我自然会有我的办法,你们放心,就算是我不与他争那个位置,我也一定会想办法护住咱们几家的周全。”

    许无忌冷笑一声,“笑话!你拿什么护?我问你,就算是有你在的时候,你能护上几十年,那没你之后呢?我们的下一辈,岂会有保障?你想想之前你在长平王府过的是什么日子?想想当初姑父是受了怎样的煎熬?你再想想姑姑曾经殁了的那个孩子,你真的就这样忍心?”

    许无忌的话还真是狠!

    句句都是往他的心窝子上戳。

    穆流年沉默不语,他知道,他这话一出,定然就会在他们之间引起强烈的反应,果不其然!

    许彦一直不愿意插手这一类的事,可是现在,他也不得不站出来说两句了。

    “流年,你该明白,匹夫无罪,怀璧其罪的道理。再说了,就算是你不愿意,那么你父亲呢?他也不愿意吗?就算你不管是不是会寒了这些将士们的心,难道你就不为你的两个孩子想想吗?”

    许彦的话,让穆流年的眉心微颤了一下,他说的没错,就算自己不想坐那个位置,总要为了自己的后人想想吧。

    可是这个时候,紫夜是绝对不能先出现内乱的。

    “舅舅,现在紫夜的损失惨重,当务之急,还是想办法让百姓们休养生息,将士们也都好好休养。若是我们一旦起了内乱,只怕,好不容易安定下来的局面,将会被皇甫定涛,再次打破。”

    “这算是理由吗?”许彦似笑非笑地看着他。

    穆流年一对上了他的视线,便快速地躲开,舅舅的眼神,让他难免就生出了几分的心虚。

    “流年,说说你不愿意兵发梁城的真实原因。别拿什么担心内乱为由来搪塞我们。”

    穆流年犹豫了一会儿,将众人都遣了出去,屋内,只留了许彦父子,还有青龙和玄武二人在。

    “舅舅,这一次我们能如此顺利地结束了这场战斗,有大半儿,是浅浅的功劳。当然,我说的,并不是那天她能制止了对方暗卫的事。她的本事,相信无忌是领教过的。”

    许无忌的脸色微红,略有些不自然,然后梗着脖子道,“那又如何?这与你兵发梁城,有何关系?”

    穆流年面有痛色,深吸了一口气,“浅浅的命格怪异,她是云家数代不曾出现过的一位极有天赋的秘术师。也因此,她的寿命,不会太长。”

    这个消息,饶是青龙和玄武,亦是吃了一惊。

    “你们难道没有觉得奇怪吗?这样大的场面,我与浅浅都在这里,可是为何只有朱雀守在了浅夏身边,我的四位门主,还差了一个白虎呢。”

    “公子?”青龙最先有了反应,“白虎可是去了苍溟?”

    穆流年点点头,他相信,苍溟国师绝对会有办法,哪怕是无法完全地改变浅夏的命格,可是至少,可以延长她两三年的寿命。

    哪怕是能延长一个月,他现在也愿意为了这一个月,而付出任何的代价。

    至于紫夜的皇位,于他而言,还有何效用?

    没有了浅夏的陪伴,便是他坐拥天下,可是夜半醒来,独自一人,寂寞难耐,又是何等的凄凉?

    真有这个时间,他宁愿为了浅夏而四处奔走,哪怕最终无果,至少,他们两个在一起,也是无怨无悔,至少,他曾经付出了自己全部的努力。

    许彦大概也听明白了,轻叹一声,那样一个倾城风华的女子,竟然是个短命之人,也难怪,这让自己的侄儿无法接受了。

    “表哥,若是你成为了紫夜的皇,那寻找一些灵凡妙药,或者是世外高人,岂不是更加地方便?”

    “呵呵,无忌,若是需要我跋山涉水,陪着她一同前往呢?我若真是坐上了那个位置,那国家大事,又由何人来处理?你是想着让我也成为下一个肖云放?”

    许无忌撇了撇嘴,没再吭声。

    许彦也跟着有些沉痛的表情,“人的精力是有限的,不可能事事都做得完美。流年的话也有道理,现在,他所有的心思都在浅夏的身上,自然是不可能再有心思将紫夜治理得安宁了。”

    “可是父亲,难道我们就此错过这个大好的机会?若是将来桑丘子睿出手对付我们怎么办?他这个人,可是智多近妖,一旦被他给盯上了,只怕是会麻烦不断,直到家族的彻底衰败了。”

    “这?也只能是走一步看一步了。”

    接下来,便是一屋子的沉默。

    气氛紧张,而有些淡淡的伤痛。

    穆流年率先打破了沉默,“我不可能会让浅浅一个人走。所以,我注定不会是一个好帝王。甚至是连一个家族,我也是不可能挑得起来的。”

    这话,一下子就如同道惊天霹雳,直接就炸响在了众人的心底。

    青龙的脸色瞬间就惨白如纸,“公子?”

    声音里的颤抖,让一旁的玄武也跟着哆嗦了一下身子。

    他们刚刚没听错吧?

    公子竟然是已经有了这样的打算?如果主母去了,公子也要一并跟着去?

    天哪,有没有人来告诉他一声,刚刚他们是出现了幻听?

    许彦和许无忌的脸色也好看不到哪儿去。

    “流年,你别胡说!浅夏若是真走的早了,难道你就不想想你的两个儿子?你别忘了,你不仅仅是浅夏的夫君,你还是长平王的儿子,还是你两个儿子的父亲。”

    “公子,您之前一直在大力地栽培三公子,难道也是?”玄武有些不太确定,也不太愿意承认的样子。

    “没错。万一我走的早,而云华他们兄弟俩又太小,那么,就只能靠三弟多多扶持了。”

    “公子,不会的,我们一定会找到办法救少夫人的。”

    许无忌的眼睛一亮,“对!没错,表哥,你现在应该做什么,就该做什么。我们不能因为这道坎儿,就什么也不做了。”

    “流年,你表弟说的对,你就听他一次,或许,我们可以利用了紫夜的权势,广召天下名医或者是隐士,一定会有办法帮一帮浅夏的。”

    穆流年的神色不变,眸子也只是微晃了一下,轻笑道,“好了,别说了。现在我们还是应该先整顿一下兵马,然后,将这里处置妥善,再回辽城议事。”

    意思已经很明显了,他不想再听到任何关于梁城的话了。

    许无忌虽然是有些不甘心,可是也无可奈何。

    不料,穆流年才走到了屋门口,便看到了一脸平静淡然的浅夏。

    “你怎么会在这儿?”这一屋子人,都是武林高手,可是竟然没有一个,发现了浅夏的出现。

    “我能进来吗?”

    许无忌听说了她的事,这会儿看她...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