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001【偷渡客】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茫茫的海面上晃动着月光的粼粼波纹,两个黑点在海上奋力游动,游向陌生未知而又充满希望的彼岸。

    这片海域被香港人叫做后海湾,多年以后,大陆版的地图会标注上“深.圳湾”三个字。

    后海湾左接宝安,右连香港,是个游泳锻炼的好地方,成千上万的大陆偷渡者曾从这里游去香港。

    眼下海面上这两个黑点,很明显也是偷渡客。他们此时的别名叫“逃港者”,再过几年会被香港媒体称为“人蛇”。

    “哗啦,哗啦……”

    两个偷渡客越游越近,离元朗的海岸线只剩下一里多,站在岸边都能隐约听到他们的划水声。

    游在最前面那个,身上绑着两个如气球一般吹胀的猪尿包,冲劲十足地蹬着水。

    后面一人趴在木板上,似乎已经脱力了,他反复地念着太祖语录为自己鼓劲:“下定决心,不怕牺牲;排除万难,争取胜利……”

    “嘭!”前面那个偷渡者身上的猪尿包突然爆了一个。

    后头那个偷渡者累得半死,见状打起精神取笑道:“哈哈,叫你抱木头过海,你非要图便宜……咦,爱国,你怎么了?”

    “腿……腿抽筋!”前头那个偷渡者惊慌地拍着水面,“嘭”的一声将仅剩的猪尿包也弄爆掉了。

    …………

    …………

    “爱国,你醒醒,爱国……”

    康剑飞隐约感觉到有人在拍他的脸,接着肚子又被狠狠地按了几下,他感觉喉咙一哽,“哇”的吐出几口水来。

    “别他妈烦我!”康剑飞迷迷糊糊地胡乱挥着手。

    “醒了,爱国你醒了!”那人使劲地拍着康剑飞的脸,低着声音喊,“爱国,我们到香港了,是每个月可以赚一千多块的香港!你快睁开眼睛看看!”

    康剑飞被这人烦透了,愤怒地睁开眼,正准备破口大骂,不过眼前的景象却让他把骂人的话咽了回去。一个穿着破旧红背心的家伙,正在他的脸上方咧嘴冲他傻笑,而这里……貌似不是他喝醉后睡觉的酒店。

    “我是康爱国?”康剑飞突然感觉脑子里多出许多乱七八糟的记忆来。

    康剑飞很快记起眼前这人是谁,是跟他同村的胡跃进。两人一起从宝安游海过来,准备偷渡到满地是黄金的香港去投亲戚。

    胡跃进这厮长得很高,接近1米80的样子,可惜瘦得像根竹竿。他拖着昏迷的康剑飞上岸时就已力竭,见康剑飞醒来之后,直接脱力瘫倒在地上,有气无力道:“累死了,我走不动路了。”

    康剑飞捂着发昏的脑袋爬起来,发现抽过筋的小腿还有些酸痛,走了几步后才渐渐适应过来。

    康剑飞闭上眼揉了揉脸,重新睁开眼一看,眼前还是那一片荒滩——不是在做梦,真他妈穿越了啊!

    恍恍惚惚一阵,康剑飞算是勉强接受了穿越的事实。嗯,穿都穿了,不接受也得接受,难不成悲伤痛哭一顿?还是装忧郁等人来安慰?

    笑话,他康剑飞什么时候低头认输过!

    穿越了也无所谓,反正老子在那边没什么牵挂。

    两人身上的衣服全是湿的,脱下衣裤拧掉水,然后摊在海边的岩石上晾晒。休息了足足一个多小时,康剑飞和胡跃进才打着赤脚摸黑赶路,那狼狈样子活像两个难民。

    “往哪边走?”胡跃进没来过香港,看着四野的荒地问。

    “当然是往前走!”康剑飞抬头看了看北极星,估摸着香港市区的方向,走在前面带路。

    胡跃进追上来道:“爱国……”

    “停,以后别叫我爱国。”康剑飞虽然接受了穿越,可却没接受康爱国这个名字。他觉得这名字太土太傻,听起来别扭极了。

    胡跃进奇怪道:“不叫你爱国叫什么?”

    康剑飞郑重地对他说:“我以后叫康剑飞!”

    胡跃进看了看康剑飞,好奇地问:“你什么时候改的名字?”

    “刚才改的,”康剑飞想出个理由,解释道,“不止我要改新名字,你也要改。我听说香港人很排外的,你看看我们两个的名字——爱国、跃进,一听就是到是大陆来的,以后找工作会被本地人歧视!”

    “对?剑?孟裎依媳碓谛爬镆菜担??较愀酆缶桶衙?指牧耍 焙?窘?愕阃罚??硇质羌改昵巴刀傻较愀鄣模??翟谙愀圩?舜笄??p>  胡跃进摸着自己颧骨高耸的瘦脸,无比自恋地问:“你看我叫胡俊才怎么样?我觉得俊才这个名字跟我很配。”

    康剑飞咳嗽一声,点头道:“这名字很有水平。”

    …………

    …………

    此时的元朗许多地方都还未开发,随处可见的是农田菜地,跟三十年后的元朗完全不一样。康剑飞与胡俊才足足走了大半夜,又都是光着脚,就算脚底有老茧,可走到天亮时也全起了水泡。

    走着走着,胡俊才突然想起什么,连忙从裤兜里拿出一个塑料袋,塑料袋上还印着“惠康超市”几个大字。

    如今在广.东买鱼卖肉都是用干水草捆扎,谁家有个塑料袋绝对是稀奇宝贝。提着个塑料袋出门,比几十年后提lv包包出门还惹眼,会引来一路人的艳羡围观。要是塑料袋破了个洞,主人也舍不得丢弃,还要用最好的布给它打上补丁。

    胡俊才手里的塑料袋,是他老表寄东西时寄过来的,里面装着几封信和一个小布袋,小布袋里装的是港币。

    “糟糕,里面进水了!”胡俊才从塑料袋拿出几个信封,看着上面被水浸湿的污迹皱眉道,“爱国……哦不,阿飞,你表舅家的地址是石什么尾来着?看不清楚了。”

    康剑飞夺过信封,发现上面许多字迹都是被水浸湿的墨迹,只能靠脑补读道:“石硖尾上?……操,从元朗走到九龙,非走上一天不可。不行,我们得坐车!”

    胡俊才拿出另个信封,说道:“我老表说他在大屿山那边打渔,还娶了个渔头的女儿,不知道大屿山远不远。”

    康剑飞非常同情地拍拍他的肩头道:“你就慢慢走吧,养足精神,准备再游一次海。”

    胡俊才苦着脸说:“还,还要游海啊?”

    又走了一阵,两人终于发现一条路况非常不好的小马路。十多分钟后,马路上驶来一辆货车,康剑飞立即窜到路中间不停地挥手。

    “嘎……”那货车一个急刹车停下来,司机伸出脑袋看了看乞丐模样的两人,问道:“对面游过来的大陆仔?”

    胡俊才上前赔笑道:“同志,你行个方便,搭我们去市区吧。”

    那司机犹豫了一下,指指后面说:“上来吧,顺带你们一程。我要去九龙,到了那边你们自己下车。”

    “多谢多谢!”胡俊才连连鞠躬。

    两人爬进货车的货柜中,里面装的全是水产,一股鱼腥味夹杂着恶臭,没呆多久就让人难受得想吐。

    康剑飞不仅没有吐,还优哉游哉地闭眼打盹儿,昨晚走了一夜,可是把他累得够呛,得趁机休息一下。

    穿越前的康剑飞也算半个奇人,婴儿时就被人贩子卖到山里,被一家农户养到10岁。养父母本来无法生育才买的他,可在康剑飞5岁时,养父母居然有了亲生儿子,对他的态度从溺爱渐渐转为忽视和厌恶。

    养父母后来简直将康剑飞当成小奴隶使唤,稍不顺心动辄喝骂毒打。直到10岁时,不堪虐待的康剑飞做了件胆大包天的事,他把家里的农药放到饭菜里,将养父母全家6口人毒得半死,然后连夜逃出山村。

    康剑飞拿走了家里所有的现款,加上沿路乞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