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章 楔子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天地间,银装素裹,鹅毛大雪纷纷而下,夹着北风呼呼肆虐,冷的彻骨。

    谢嫮面如死灰,眼眶,嘴角,脸颊,凡是露在外面的地方,全都是发黑发紫的伤,正躺在一张单薄的板床之上,奄奄一息的看着残破的屋顶漏下雪花,身边唯一的丫头在院子里砍柴烧水,房门却是开着,风雪吹来,说不出的凄凉。

    但比起天地间的严寒,更叫她心寒的却是人心。

    她也是出身侯府的千金,十五岁那年被人绑架坏了名声,上京再无人敢娶她。在家蹉跎至二十岁,借着新旧更迭之际,入了宫做了教习姑姑,两年后调去驾前伺候,一待就是十余载,原本以为自己就该在宫中老死一辈子,可是静安侯李臻却突然向今上开口,说要娶她为嫡妻,圣上赐婚。

    静安侯李臻是谢嫮争了一辈子,爱了一辈子的男人,可是他的心始终不在她身上,当年她在家蹉跎不嫁有一部分是因为坏了名声,她毕竟是侯府千金,若是真的想嫁,也不是没有地方要的,可是她内心还是不愿嫁,因为她在等,等那个她从小就喜欢的人回来,回来映证少时的诺言,娶她为妻,可是这些都只是期盼,她一直都知道,只是期盼而已,因为李臻爱的是她的堂姐谢衡。

    因为谢衡是庶出,所以静安侯老夫人死都不肯让她做正妻,李臻为了谢衡遣散了所有通房妾侍,迎谢衡入宅,虽是侧房,却叫院中众人尊她为主母,老夫人也无可奈何。

    李臻娶了谢衡之后,就自请外放,谢嫮这才死了心,在家蹉跎几年之后,也就入宫去做了教习姑姑。

    直到这一回,李臻回京,入了朝堂,竟然对圣上提出要娶谢嫮为正妻。

    谢嫮初听这个消息的时候简直是置身云端的,直到万岁又对她说了一遍,问她愿不愿意,谢嫮才哭了出来,那一刻她真的是高兴的,只觉得自己这么些年没有白等,他终究还是回来了。

    含着泪谢了恩,圣旨便发了出去,她以贵女之礼如愿嫁入了静安侯府,成为她心爱男子的正妻。

    可是新婚之夜,李臻根本没有来过,连她头上的盖头都是嬷嬷替她掀开的,打听之后才知道,李臻依旧是去了谢衡那里。

    谢嫮百思不得其解,既然娶了她,又为何要这般冷待?她知道他对谢衡是痴心不悔的,可是既然娶了她,就连表面上最基本的尊严都不给她,谢嫮当时是想不通的,可是,她不敢去问李臻,害怕听到她最不愿意听到的话,于是她就去闹谢衡,三天两头就去,闹到最后,李臻是不得不出面了。

    可是她与夫君重逢后第二次见面,就被他重重的打了一个巴掌。

    谢嫮从小到大都很要强,就是被绑架后名声尽毁时她都没有放弃自己,可是,李臻的那一巴掌将她直接从云端掀下了泥地,颜面尽失不说,最痛的莫过于捧了三十几年的自尊心蓦然碎裂……

    她不懂自己到底哪里不好,李臻就是不喜欢她!为了配得上他的才学,她在家时几乎夜夜挑灯夜读,自问文采绝不输粉黛,在男人里也可算是中等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