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65章 番外一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走吧。”时间已经差不多了,该是要赶紧走了,可是孔泽瞿的脚步却是有些犹疑,念着玉玦近几个月一直没有出来过,终是领到那人多的宴会了。

    “孔老,孔老……”说话的人已经说的口干舌燥了也等不到应有的反应,禁不住叫了好几声,只眼前坐着的人目光却是一直在别处,说话人顺着目光看过去,然后了然,今晚这宴会厅里泰半男人目光大约都是落在那女子身上了。

    “真是长得很好,要不然我想办法给您弄过去?”说话人一说完,终于得了点反应。

    “劳您架,美意我心领了。”孔泽瞿压着自己啜了一口酒,三两语打发了上他跟前讨上面动向的人,忍不住目光又转到正厅里了。

    今晚这宴会是他撺掇起来的,以新建那族从的名义举办的,有一些非见不可的人必须要见,本来他一个人来就可以,可是莫名就想着领这孩子出来转转玩耍,她到底是二十岁的小年轻,成天在山上也是闷得慌,谁成想把人带来,就成现在这样。

    “你是西班牙长大的?”玉玦看坐在她身边的年轻男子,声音清越好听,长得也俊秀,看着是优越环境长大的,可难得是稳重,说话也很有些乐趣,于是有了些说话的意向,三两句说开之后,才知道这人是西班牙长大的,因为事业缘故才来了这里。

    今天这晚会起先还是很有趣的,因为穆梁丘领宁馨来了,雷让也在,可是刚刚穆梁丘领宁馨回去了,玉玦就有些不得劲,孔泽瞿也不在,她知道他身份出席这种商业晚会有些不合适,于是也就没有试图去寻找他,这下终于有个能说上话的,一下子就说开了。

    两个人就西班牙的东西好是一番交流,人家毕竟住的时间长,说起来比玉玦知道的多,说到有趣的地方玉玦也忍不住笑,然后一厅的人目光就总也从那张脸上移不开。

    雷让也是坐在玉玦身边,跟着这两人一起说,虽然知道他大哥一定在哪里看着,可因为他已经三个月没有假期就故意似得挑气氛,简直是越说越高兴,一忽儿之后就有人借机也跟着坐下,等那沙发上终于没地儿坐之后有人就开始站在附近了,全是男人,除了迫不得已要商量事情的,其他男人几乎全围在这一小簇周围,简直是奇景,雷让一概是没管,让厅里的男人都聚在周围了。

    孔泽瞿起先还忍着,等那一小簇人变成一大垄之后就有些沉不住气,那些男人虽然是在笑着,可目光总是上上下下的看玉玦,男人最是了解男人,孔泽瞿知道那些男人对女人的龌龊想法,简直一刻也忍不了,险些发作,终于等该见的人见完之后招人吩咐,跟玉玦说要走了。

    谁知传话的人到雷让那里自动被断下去了,玉玦一点都不知道孔泽瞿要回去的事儿,孔泽瞿又等好几秒,终于是坐不住,也顾不上旁人的说法了,起身走出去。

    他一出现,厅里就不自觉安静下来,一个是因为这男人长相,另个则是因为他身上沉淀的东西,还有就是他的脸这会潭水一样。

    厅里有认识孔泽瞿的低声跟旁边人说了,旁边人又跟旁边人说,于是一时之间厅里越发安静。他往玉玦那里走,原本簇拥的那些人自动分开。

    玉玦在厅里安静的时候也安静下来,看孔泽瞿往自己跟前走,脸上颜色很不好看,一点都不知道因为什么。

    “回家了。”孔泽瞿这么说。

    “你给我留个联系方式。”孔泽瞿说回家了,玉玦却是转身对旁边说话投机的男子问联系方式。

    那男子本来是青年才俊,一直单身,看见佳人立马就陷进去了,等看见孔泽瞿就知道不好,这时候还被要联系方式,瞬间不知如何是好,然孔泽瞿没发话,佳人又要联系方式,一横心还是给了自己电话。

    “走吧.”玉玦得到联系方式终于跟孔泽瞿说,被拉着往出走的时候只觉得这人的步子怎的这样大。

    玉玦等那俊秀男子电话号码的时候,雷让都大气不敢喘一声,简直后悔自己为什么要挑起这事儿,这下估计皮要被扒了。

    “开车。”一上车孔泽瞿就发话,开车的是个面生的人,玉玦的注意力还在那面生的司机身上,手里攥着的纸条就被夺过去了,然后转头,就见方才留的人家电话号码已经飘到窗户外面。

    “干什么?”玉玦莫名,看孔泽瞿脸色不很好,再看这人方才的举动,猛地脑里就醒了,完蛋。她刚才根本就没想起这茬,况且身边还有雷让在,就更是没想起这茬,心里压根没有那个念头,自然对于身边那些个男人没有想法,只当她们说的有趣周围人都爱听。她到底是在西班牙住的时间长了,对于这种谈话很是习惯,这下完蛋,最后出来的时候还要了联系方式。

    车里没开灯,玉玦看孔泽瞿眼睛,看这人眼睛简直发着光,像是能吃人一样,一时心虚又害怕,想起早上的事情,孔泽瞿该不是还要打人,看这样子是真生气,于是壮着胆子先发夺人。

    “本来好好儿的,这又是怎么了,平白无故的怎么脸就成这样。”至于电话号码什么,玉玦一点都不敢提。

    “你知道我生气了?”到底是在外面,孔泽瞿勉强控制自己问了句。

    “你脸那个样子谁不知道!本来上了年龄的人就该控制着自己脾气,怎么老是就生气,老是就扳着脸。”

    ”轰隆”一声,孔泽瞿脑子里着火了,大火!好!好的很!玉玦一句话,孔泽瞿险些冷笑!上了年龄?上了年龄?方才要电话的人当真是个小年轻儿来着!!他本来还没想怎么着呢,这下真是太好了!

    “你不知道我因为什么生气?”

    “不知道。”

    “我看今天不收拾真的不行了。”孔泽瞿本来不是个收拾人还预告的人,这会因为生气话都多了起来。

    玉玦惊叫,“孔泽瞿,你要是敢打我,我……”话没说完,人就被扯了过去。

    也不管前面有司机什么的,玉玦还穿了那样轻薄的衣服,孔泽瞿就打人了,真的打,往那肉最厚的地方打。

    “往后这种衣服少穿。”孔泽瞿说一句,一巴掌,玉玦起先是叫一声,因为车猛地颠了一下想起前面的司机还是个面生的,立马就咽下惊叫。

    “我要走啊,不和你过了……”玉玦因为羞耻和疼,含含混混的边哭边说,实在觉得这种日子简直没法过了,她就算是他养大的,打大的,可现如今孩子都有了,她这个年岁了,这人动不动就跟教训小孩儿一样,这是个夫妻之间过日子的?一时之间这么想只将自己气了个好歹。

    孔泽瞿是完全生气了,先前多是因为旁的男人生气,也生自己为什么把人领出来的气,可这会是完全生气了,听这孩子哭嚷喊出来的话忽然就停手,瞬间就停了动作。

    人家瞬间停住动作,玉玦也什么都顾不上,连忙坐起来,她就那么无心的说了,也不知道为什么孔泽瞿忽然停手,只是这人转脸去看窗外,剩下的时间里什么都没说了。

    起先因为屁股火辣辣的玉玦还没想着孔泽瞿忽然停手,只是好半天之后这人也不骂了也不打了就觉出了异常。

    她怎么可能要走,孔泽瞿也就只是打打手掌心然后屁股挨几巴掌而已,就算真的有家暴她可能也舍不得走,就只是那么一说而已。

    可一时之间又说不出什么,到底自己方才还莫名其妙挨了巴掌呢,等回去将孩子接回来孔泽瞿也没说什么,玉玦忐忑。

    晚些时候终于躺上床时候,孔泽瞿一上床就合眼了,虽然也还是同往日一样,可玉玦发现这人没抱着自己了。

    “孔泽瞿。”玉玦唤一声。

    “嗯。”

    “怎么这么小气。”玉玦说话,然后强行把自己卷进人家怀里,只觉得自己没出息透顶。

    “打的我屁股多疼。”玉玦拉孔泽瞿手,“你给我摸摸。”

    孔泽瞿虽是没有将手抽出来,可手没有动作。

    “我以后再不这样了。”玉玦终于带哭声儿说。

    “不哪样了?”

    “再不说伤心的话。”

    “还有。”

    “再不和别的男人说那么些话。”

    “还有。”

    “再不顶撞你。”

    “还有。”

    “嗯……疼……”玉玦说话,被子里男人已经移到下面了,自己喊疼的地方正被更大力的啃咬着。

    可是她喊了疼,那么记仇的男人怎么能容易消气,打算好好和说浑话的人说话,可是暂且先放下,只下使劲儿将那丰腴的嫩肉咬的更紧,连舔舐带咬。

    好半天过去。

    “我老了么?”

    身下被死命的出进,胸前的大手也折磨人,玉玦伸长脖子觉得要死了,长大嘴要喘气,可是张嘴这人就堵了上来,一时连哭都不能,股间火辣辣,先前的疼加上酥麻,只小肚子都开始战栗。

    “不和我过了?”

    这人说一句,身下就用力,得不到回应就一直说,最后得了回应也还是反复说,只夜深的时候还依稀能听见玉玦尖着嗓子的求饶声里混合着承认身上人不老和她要和他过的话
上一页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