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64章 回来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夜已经很深了,屋里渐渐也就安静下来,前半夜的癫狂让玉玦累极,身后又有火炉一样的身体,疲乏上来,很快就合上眼睡过去。

    怀里的人鼻息渐匀,孔泽瞿却是一时睡不着,方才这孩子掉眼泪他听见了,于是一时心思上来,原本这回只是来看看,还没想着把人领回去,现在看来无论如何人是要领回去了。

    人是要领回去的,只是要怎么领回去还是个大问题,孩子都有了,玉玦该是他孔家的大功臣了,谁都再不能说他不能要她的话,况且这两年他劳心劳力建了个新的族从,为防出现第二个许家,这族从他亲自看着。于孔家来说,有了新的族从该是可以了,人他是可以放在自己屋里了,然,后续还有一大摊子事情等着要妥善处理,这时候将人领回去也很是不妥当。

    新建的族从是孔家的,可是眼下他的身份又不单是孔家人,建的族从要以后摘得干净,这中间的尺度他必须要把握好,一不小心被别人抓住点什么,后果真的不堪设想。新族从是他召集人建起来的,必须要隐秘而迅速的站起来,现在是站起来了,只是因为他在上面,怎么继续下去还要好好量商,他这样两头兼顾,根本不可能顾及到旁的,玉玦两年之后回去,还有了孩子,该是要名正言顺的回去的,只是眼下他怕是不能做些什么,南洋许家的影响也需要避开几年,等等等等旁的牵扯进许多,如此就很有些无力感。

    这人眼眸幽暗想了这许多,好长时间过去也没半点睡意,窗外都透了些亮光进来他还清醒的很,怀里的女孩儿却是睡得好极了,稍微撑起身体想看一眼,却是看见睡在那头的小家伙也不知道什么时候醒了,正安静睁着圆溜溜的大眼睛看屋顶。

    大约小家伙也是刚刚醒来,睁着看了会屋顶就翻身,对着他妈妈这面了,如同他寻常做的那样伸手要攀上他妈身体,没成想他刚刚伸出手儿,却是被一只更大的手抓住了,小家伙愣愣张嘴看这半路伸出来的庞然物,然后再愣愣看那躲在他妈身后的那人,嘴里的哈喇子往下流,居然没哭。

    手心里的手儿绵软细小的叫孔泽瞿吓了一大跳,然终是没放开,看那小东西张着只有两颗小牙的嘴四处流哈喇子,孔泽瞿很是觉得让人爱,索性悄悄坐起来,伸长胳膊将孩子抱过去放到自己腿圈儿里。

    这回那种新奇感和怪异感少了许多,孔泽瞿细细打量过小家伙,对于小家伙同自己一样长了一双那么女孩子一样的眼睛很是有些不满意,只是现在孩子还小,看着就只是觉得可爱,小童子一样,可到底是个男娃娃,以后长这样个眼睛该是少了男子气的。

    孔泽瞿一直没很发出什么声音,屋里也是很安静,小孩儿也仿佛知道现在不能吵闹,就很是安静的伸胳膊蹬腿儿,孔泽瞿掌着孩子腰这个方向那个方向的看着孩子,一会儿之后孩子攀着他脖子将脑袋贴在他颈窝里,是个乖巧依赖的样子。

    怀里贴上这么个热乎乎的奶娃娃,这是头一回,这奶娃娃还是自己的,孔泽瞿生疏的拍着孩子后背,看一眼睡在自己旁边的人,只觉得大约人生最完满的就是这样了。

    不多会攀着他肩头的孩子重又睡过去,小心将孩子放在一边儿,一时情切,伸手摸上玉玦身体,睡着的人还是照旧睡着,可手底下的细腻滑嫩还是清晰的能感知到,孔泽瞿也管不上什么了,清晨正是亢奋的时候,即便他一夜没睡精神也很足,于是伸手抱起还睡着的人,下床,进浴室。

    玉玦还在睡梦中,被抱起来时候还迷糊着,等被压在浴室墙上时候才被激灵清醒,不及说什么,身下就被攻陷,饱胀感简直叫她五脏都要缩起来。

    玉玦皱着眉头哭叫,一大早上这是干什么这是,两腿悬在半空中无依无靠,只夹着人精瘦的腰,又怕掉下去又觉得钻进身体里的东西过于庞大简直难以忍受,后背又是冰凉,一时冰火两重天恨不能死去,还都没睡醒这又是发的什么疯。

    “小声点,孩子吵醒了……”孔泽瞿梗着嗓子沉沉说。

    玉玦难受的要死,听见这人这样说,睁开眼睛一时恨恨,伸手攀着这人臂膀很是下了力气,手指甲扣进人肉里的时候自己股间被捅了个彻底,只压着嗓子哭,简直要讨厌死这男人了。

    这长的时间没见,孔泽瞿决心补上这空白的时间,遂逮住点时间就要折磨人,早上这一回愣是折腾了许久,最后只将玉玦折腾的连求饶带大哭才勉强结束。

    于是自然,早上闻思修在一楼没看见玉玦,只孔泽瞿抱着孩子在一楼玩,先前还是好好的,孩子和大人都是和乐的样子,只是这和乐的气氛在孩子冲着他喊爸爸的时候就变了。

    孔泽瞿怀疑自己耳朵出了问题,他方才分明是听见从小家伙嘴里出来了两个字,起先以为是叫自己的,只是在看见小东西奔着旁人去喊了第二声的时候就清楚知道不是叫自己了,然后脸就彻底黑下来了。

    “这不是很正常么,这孩子从生下来到现在,我跟玉玦带大的。“闻思修窥着孔泽瞿脸色很是自然的说这样话,虽然听了些玉玦家里的事情,只是两家的关系他不很清楚,他眼看着玉玦怀孕时候的各种痛苦,看见孔泽瞿这么白捡个儿子很是有些不愉快。

    孔泽瞿脸完全黑掉了,看着闻思修是怎么都不顺眼了,虽然他说的也是事实,可他有什么错向来轮不上旁人说,于是只不说话,心里觉得这地方无论如何是呆不下去了,赶紧走,赶紧回家去,同时悄悄收回了自己决定给雷让放一周假的念头。

    于是第二天傍晚的时候,玉玦重新又踏上了她阔别两年的土地,暖风吹过来风里的细沙子也跟着扑过来的时候,玉玦才找回来些实感,这个地方她真的重新回来了。

    车一路向山上开去,还是同样的路,路两旁的东西却是有了很些变化,偶尔才有记忆中的地方掠过,旁的就全是陌生,玉玦是切切实实感受到自己真的离开这地方有很长时间了,抬眼看自己身边坐的男人,那男人抱着孩子的样子也是陌生,时间真的不知觉间流转很多。

    晚些时候,所有东西都安顿好,玉玦细细看这屋子,所有东西都变了,只这屋里东西都没变,连椅子的摆放方向都没有变,于是觉得这屋里很是有些神奇,她的幼年,少年,直到现在甚至往后都要这里度过的,可这屋里竟然一直没有变过。

    这么感慨的时候,家里门铃却是响了,孔泽瞿还在楼上,玉玦自己去开门,门一打开,玉玦一时间竟是不知道门口的人是谁,细看一眼然后大惊,门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