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40章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落春在往席上端菜的时候听到薛姨妈要将宝钗许给霍镖头的儿子霍青为妻,而且为了表示所言不虚,甚至马上让贾琏帮着张罗,给两人写下婚书,将亲事定下。落春知道,在这个时代,女子只要定亲,就等于把一辈子交代出去了,哪怕是定给阿猫阿狗,只要对方要娶,就必须得嫁,基本上没有女方反悔的余地,所以才有了那句“嫁鸡随鸡嫁狗随狗,嫁个扁担抱着走”这句俗语。

    对霍青这个人,落春没什么意见,但是如果作为宝钗的丈夫,如果不是亲耳听到,亲眼看到薛姨妈是郑重其事,非常严肃把话说出来,她一定以为是个玩笑。因此她忙忙的跑回厨房将事情告诉宝钗。将事情说给宝钗,然后一把拉过宝钗,拽着她就往外走,一面走,一面说道:“宝姐姐,姨妈糊涂了,这可是你的终身大事,哪能这般儿戏。快,快跟我走,到上房去……”

    宝钗被落春拽着走了几步,身形停下来不动,伸手拨开落春拉着她的手。落春回过头诧异的望着她,只见宝钗低着头,眼帘垂下,让人看不清她脸上的神色和眼中的神情,只听见她曼声斯语的说道:“六妹妹,又在瞎说,幸亏这里没有别人,不然岂不被人笑话了去。婚姻大事,从来就是‘媒妁之言,父母之命’,哪有我们置喙的余地?”转身走到瓦罐前,掀开盖子去看熬的鸡汤去了。

    落春看着宝钗这么平静,有些目瞪口呆,哪怕在她来的那个时代,也有“女子嫁人等同于第二次投胎”这个观点,更何况在这个男尊女卑,“以夫为天”的时代。当然,落春不是说霍青不好,只是薛家现在再怎么落魄,宝钗也是金尊玉贵养大的,如果不是因为薛蟠闹出了打死了人这一桩事,她是要被送进宫去的。虽然后来断了青云路,却还有个侯门公子的贾宝玉做替补。

    凭心而论,除了出身商贾之家,在“士农工商”这个论掉的社会中,说起来她的家世上差些,宝钗其他方面都是极出挑的,不然,王夫人也不会将她推出来跟黛玉打擂台了,毕竟黛玉可是世外仙姝、,不是一般二般的女子可比的。霍青同宝钗那是差了十万八千里,一个是天上云,另一个就是脚下的树根,两个人不管怎么看那也是八竿子也打不到一块去,偏偏却结成亲了。宝钗这般的人才,嫁给霍青这样一个粗脚汉,不免让人有珍珠落在泥里之叹。

    “母亲一向疼我,想来是看准了人才把我许出去的。”宝钗随口说了一句,然后拿着汤勺从瓦罐里舀出一勺汤,盛到碗里,递给落春,笑道:“好了,你也别瞎想了。来,帮我尝尝这汤,看看味道怎么样。”

    落春和宝钗的感情并没有多好,刚才她之所以急着拉宝钗去上房,完全是因为被宝钗的婚配给吓到了。虽然曹公未写完,后面姓高的续书只能当做同人来看,不过根据后人的猜测,四大家族败落是一定的了,但是宝钗的归宿,大部分人还是认同她是嫁给了宝玉了的。从宝玉到霍青,画风变化太快,落春一时接受不能,而且这可是被誉为“高士晶莹雪”的。

    不过这会儿落春见宝钗神情这么平淡,一副八风不动,安之若素的模样,反倒衬得自己“皇帝不急太监急”了,她的心也平静了下来。接过宝钗递过来的汤碗拿起调羹尝了一口,汤一入口,顿时皱起了眉头,忙不迭的吐了出来,又赶忙拿清水漱口,这才说道:“宝姐姐,你这是放了几遭盐呀,齁死个人,莫不是打死卖盐的了?”

    宝钗闻言愣了一下,赶忙自家也尝了一口,呸呸的吐了出来,有些不好意思的对落春笑了一下,解释道:“是咸了。刚才忙忙叨叨的多放了一次盐。”说着赶紧拿瓦罐从灶火上一出来,将里面的肉盛出来,往汤里面加东西想办法弥补。

    让宝钗这么一说,落春这才想起,哪里是多放了一次盐的事,她才刚进来和宝钗说她的婚事的时候,宝钗手里正拿着盐罐准备往汤里放盐呢,听她说话的时候,手里不知不觉的从盐罐里舀盐往汤里放,不知道放了多少,那分量就是再炖十锅汤也足够了。等落春拉着她往外走,她不肯,回头看汤的时候把刚才才往汤里加过盐的事给忘了,又加了一遍盐,这么加下来,以至这汤最后已经咸得没法喝了。偏宝钗一点都没有觉察,从中可以看出其实她内心对自己被许亲这件事还是不平静的,只不过是面上掩饰的好罢了。

    就在宝钗和落春在厨房里忙乱的时候,贾琏已经将媒婆找了来,婚贴和婚书也立就了,宝钗和霍青的这门婚事就这么定了下来。或许宝钗在刚知道消息的时候,心情有过起伏,但是之后她的表现让落春叹为观止。大户人家讲究订了亲的男子和女子在没有成婚之前补得见面,但是小门小户并没有这个规矩,不是没有,而是不讲究。再加上,因为镖局接下了薛家趟镖,所以霍青日日上门来商量事情。作为看宝钗看傻了眼的霍青,如今定下宝钗为妻,那可是可着他的心眼来的,所以每次看到宝钗的时候虽然依旧傻傻的,却态度热切,那热度几乎能把人给烫熟。而宝钗待霍青,也是把自己放到了他妻子的身份上,只不过因为未过门,所以带有几分矜持,但是因为霍青是个粗人,而且不通大家规矩,所以宝钗行事并没有太过遮掩,言行举止中带着几分行迹。

    看着宝钗不仅接受了婚事,而且这么快把身份转换了过来,落春很是惊讶。不过转念一想,想到了后世对她评价,说她再怎么高士,也是俗世中的人,而且为人最为现实。“现实”这个评价带有贬义,但是细起来,可不是,宝钗还真的是非常现实不过的一个人。这个现实用好一点的说法就是顾大体,识时务,识进退。

    比如当初因为哥哥打死人的事从而导致她的待选的罢黜。为了入宫,她可是从小就开始准备,近十年的努力,一朝化为泡影,她却没有怨天尤人,反而顺着母亲的意思把目光放到了宝玉的身上,开始准备谋夺“宝二奶奶”的位置。

    家族的期望和自己的心血付诸东流,难道宝钗不恨,不怨吗?她自然是心中有怨的,但是她更清楚的知道,事已至此,再怨天尤人也没用,害了她的是她的亲哥哥,她还是怎么着,是杀了他,还是吃了他?左右什么都做不了,那么就不要去想,谋求下一步的打算才是,因此才有了“金玉良缘”这一说。

    宝钗不是个傻瓜,相反,她还是个非常聪敏的人,在谋求嫁给宝玉的时候,难道她不知道贾母属意的人选是黛玉;不清楚和她比起来,宝玉和黛玉更投契;看不出王夫人只是拿她当枪使,未必十分中意她做自己的儿媳妇?其实她的心里什么都明白,但是明白又怎么样?想入宫,但是连宫门朝哪开都没看到名字就被从名册上给勾掉了。下剩下怎么办?自家的情况自家清楚,父亲在的时候,家业也不过勉强支撑,等父亲过世,家业就开始一路向下,哥哥是个提不起来的,母亲没什么大主意,自家除了想办法结一门得力的姻亲再也无法可想。偏偏自家是个商户,虽...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