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章 小人物的重生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是挺美的。

    这是201x年的10月19号,距离末世来临还有整整一个月的时间,甭管别人重生的时候是不是忙于锻炼体能,收集物资,林安睁开眼的第一件事就是直奔菜市场买肉。整整小半锅红烧肉,他就站在自家厨房就着馒头吃的连汤汁都不剩。

    任谁在末世过了连续吃几年野菜玉米饼,甚至是豆渣饼都吃不饱的日子,回来也都是他这幅德行。

    “当当当!!!”大门被急促的敲响,林安咽下嘴里的肉,一脸不情愿地走出厨房。

    随着厚重木门被猛地打开,本来还气势汹汹准备先声夺人的中年男子被屋内满嘴流油,神情凶猛的青年吓到了,气势瞬间萎靡。

    被打扰到吃肉的林小爷相当不爽,看到门外的男人就更不爽了,要不是心里谋算着小九九,他此刻恨不得一脚把男人踹出楼道去。

    门外不是别人,正是他自己的亲爹林富贵,上辈子严格算起来,也正是这个男人在末世来临前将他逼上的绝路。

    事情其实挺狗血,林安他妈在他三岁时生病去世了,然后当年的林富贵理年富力强,不愿意被个奶娃娃所牵绊。

    恰巧当时林富贵的老姨,也就是他老娘的妹妹以前死了男人,当时就没有再嫁。熬到林安三岁的时候这位姨奶已经五十有六,退休在家。人一闲着就容易寂寞,这位姨奶上班的时候还好,每天忙忙碌碌就过去了。如今闲在家里时间一长,不禁感到自己孤家寡人的,日子过得没意思。她上了一辈子班又是个不差钱的,便有心领养一个孩子养老送终。

    林富贵得知自己这位老姨的想法后后大喜,说定之后几乎是迫不及待地,将小小的林安一打包,匆匆扔下了两千块钱,头也不回地走了。

    两千块,在当时那个工人的平均工资不过两三百的年代,看似不算少,用林富贵的话来说他这算是仁至义尽了。可林富贵的意思是——这两千块钱就是林安长到十八岁的全部抚养费了,多一分他也掏不出来!

    掏不出来是假,不想掏却是真的,毕竟当时林富贵所在的厂子里的相好也怀了他的种。一个是爹娘安排的病死的婆娘,活着的时候也是个病歪歪的黄脸婆,只会拖累他。而另一个却是自己从前就心仪的小相好,林富贵几乎不用多加考虑,心中的天秤就毫无迟疑地偏斜到了自己的新媳妇和即将出生的小儿子身上。

    至于林安,摊上这么一个父亲,童年注定要经历一段痛苦。所幸痛苦是短暂的。他还有个好姨奶,把他当亲孙子似的一直养了十五年。弥补了他童年所缺失的,来自家庭全部的爱和关怀。

    姨奶领养他的时候已经五十多了,祖孙相互陪伴着过了十五个春秋,一直其乐融融。后来老人家在七十一岁的时候离世,最后的日子里也没受过什么罪,在大孙子的伺候下走的十分安详,能称得上一声寿终正寝。

    老人家一辈子活得明白,走得也没什么遗憾。临走前她将房子和存下的一点养老钱全部留给了自己的大乖孙,东西虽然不多,但至少让她从小养大的孩子能有个遮风避雨的住处,能有一些傍身的钱。

    可惜老人一走,只剩下林安一个刚刚十八岁的半大孩子,消停日子没过个五六年,这处遮风避雨的房子便遭了惦记。

    门外的林富贵正是打着房子的注意来的,他的宝贝小儿子快要订婚了,人家女孩儿家里已经放下话,男方学历不高工作不好他们也不挑,可要是没房子,那就别想和人家姑娘定下来!

    现如今房价年年疯长,一辈子都吃个单位死工资的林富贵根本拿不出钱去买新房。

    事情也巧了,一天他和个有些门路朋友喝酒,酒桌上人家一醉糊涂,就信誓旦旦说了——华泽路的鲤鱼小区被某个开发商看上了,正和政府部门洽谈要开发,到时候原住户反迁,一户一套大平米是跑不了了,还能得到不少安置金。

    林富贵一个激灵,肚子里那点酒气立刻全都散了,他那死了的老姨不就住在鲤鱼塘小区?而老姨那套五十多平的房子,也在死后留给了自己前妻生的大儿子。

    这事好办呀,林富贵喜得不知跟什么似的,回家就跟媳妇商量了,他亲老子去让林安把房子让给弟弟结婚,他还能不从?!
上一页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