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四二章 他醒了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山如深深地叹口气,站起身走向窗边,白色窗帘外的光线有些混沌。

    她探手拉开帘子,一下有些错愕。不知何时起了大雾,白茫茫的一片,视线仅及窗外片片渐红的秋叶,带着湿气和偶然笼罩下来的混沌,说不出的纯粹和茫然。白楼在雾气里隐去,人也模糊了,像是记忆一样,变得说不出的模糊。

    外婆院落的外面是一排高大的梧桐树,那次也是大雾,她一大早爬起来带着薄薄的类似于仙气的雾气,地上一片金黄色的落叶,抬头看去还是一片明黄,反而很清晰,整个人被包裹在明黄清澈的空间里。

    她蹲下身去捡起那片带着水珠的巴掌叶,清晰的纹络,纯碎的颜色,透明得分外好看。

    “哎!小心!”一声惊呼,吓得她站起身,叶子从手上滑出去。

    转身看见两个少年骑着单车快速驶过去,她甚至没来及看清他们的模样,可是那个声音她记得。

    墨发的后脑勺,晨风吹起发丝,她忘了落叶只看他远去的方向……

    那天的雾气,没有今日这么浓。

    “再见了,我的少年。”山如看着窗外喃喃自语。

    像是跟着虚空里的某个人告别。

    “呃……”

    突然一个轻微沉吟声,令山如心头一跳,她迅速回头,果然躺了几十天的那个人正艰难地用手遮眼睛。

    她一下心里乱了,说不出的情感汹涌而来,甚至手脚和大脑都不知该如何是好,只是眼里忍不住上了层迷雾。

    慌乱地几步过去,“你终于醒了……”声音竟微微颤抖,透出浓浓的鼻音。

    那人听到声音放开遮眼的手,转过头来看她,或许是刚苏醒时的迷茫,他竟瞅了良久眼睛才动了动,像是不敢置信般透出微微的光彩。

    “山……如……”长久的昏迷让他有些失去语言的能力,发出的声音暗哑又不清晰,眼睛紧紧地扣在她的表情上,似是屏着呼吸等待她的回应。

    山如激动地点点头,半跪在床边,凑近他的脸,也不顾眼泪从脸上滑下来,“嗯嗯,是我,你终于醒了……”她语无伦次,却又惊喜万分,不知道是哭是笑,睫毛上一片湿漉漉。

    听到她的回应,他这才安心地眨了眨眼睛,艰难地用沙哑的声音说:“你在就好……我想再睡一会……”又要闭上眼。

    山如吓了一跳,眼里刹那间不满慌乱,那一刹竟有做梦的错觉,赶紧抓住他的手,着急地说:“别睡,我给你倒水,你再喝点水,我去叫医生,我没有做梦,真的,你别睡。”眼看着又要落泪。

    看着她慌乱的样子,他有些失神,又转瞬安抚地笑笑,捏捏她的手,“好,我不睡。你不是在做梦。”

    “嗯。”她点点头,赶紧站起身。

    转身的那一刹有些慌,一时竟想不起来要做什么,又转过身迷茫地看着他,“我……”

    他一瞬不瞬地望着她,嘴角带着浅浅的笑,似是懂她的意思,“水。”努力用唇语告诉她。

    山如这才反应过来,“哦!”

    一时步子都走不稳,走出一步又转过身来按了床头的呼叫铃。

    一阵嘈乱的脚步声,水还没递到嘴边,医生便来了。

    山如将杯子放到床头,让开位置给医生。

    撩开他的衣服听心跳,翻眼皮,她只顾盯着医生了,却没注意到他一直看着他,眼睛眨也不眨,就怕一眨眼功夫她就不见了。

    一阵检查得出“一切正常,恢复很好”的结论,山如提到心口那块石头,这才落了下去。

    直到医生嘱咐完出去了,山如回头看到床头的水杯才注意到还没给他喝水。

    赶紧歉疚地将凉了的水倒掉,又换了一杯热水。

    “对不起啊……”她不好意思地将水杯放在边上,伸手将他扶起来,又给背后垫了一个靠枕。

    刚苏醒的人身体总是无力,他的唇角还泛着不健康的苍白,无力地摇摇头,并眨了眨眼表达自己并不介意。

    山如将水递到他的唇边,他微张开嘴喝了一口,又抬眼看着她。眼神变得似湖水一般,泛着淡淡澄澈的味道,再不是以往那般深邃忧郁。

    他看着她,却不敢太放肆,眼神总是小心翼翼。她不让他睡,他便怎么也撑着。

    见她收拾着东西,一时有些紧张,又着急又小心地开口道:“你要走了吗?”

    “嗯,我回去……”

    她还没说完,他又急急问道:“那你还来吗?”

    小心翼翼又不无期望的语气让她有些错愕,像是小孩子一般讨好的意味,她又怎么可能不知道。

    回过头来笑道:“来。”

    他这才安心地点点头,整个人放松下来。

    她出去,他在里面安心地睡着了。

    她却每走一步心里沉一分,他们彼此心照不宣地没有提任何事,像是初见一般小心翼翼地相处,可是不提并不代表不存在,迟早都是要让它抽丝剥茧歇斯底里地冒出来。>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