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百二十三章 各怀鬼胎〔8〕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吸血妖剑一阵嗡鸣,发出了刺耳的声响,撕裂了空气,狰狞的刺向了冷天鹰双眼。有眼无珠的人不需要眼睛,徐君要刺瞎冷天鹰这双招子,让他毕生活在黑暗中。

    冷天鹰双眼一阵抽搐,知道徐君动了真怒。不过,徐君出手实在太狠毒,不是正道人所谓。他一声咆哮,不闪不避,双手成爪,整个手掌表层笼罩着一层淡青色的光芒,准确的抓住了吸血妖剑的剑身,狞笑道:“老子这双手刀枪不入,水火不侵,老子倒想看看,是老子的这双手硬,还是你的修罗臂硬。”

    剑在人在剑忘人亡,这是江湖上使剑人的规矩,可惜这些规矩对徐君无效,他高深莫测的一笑,突然松开了紧握吸血妖剑的手,以一化三,幻化成三个血影,狰狞的扑向了冷天鹰。

    他的实战经验极其丰富,上辈子就没少在街头干架,深深明白以一敌众,必须要速战速决这个道理。因为若时间久了,那不单在气势上压不住敌人,体力上也无法和敌人抗衡。

    冷天鹰大惊失色,他听说徐君练成了道家第一神功金关玉锁诀,又因缘巧合下,继承了上古六道修罗道的道统,可没听说徐君还精通这种诡异的武功。他连连后退,却怎么也逃不开那三道血影的纠缠。

    徐君的血魔吞噬大法极其恐怖难缠,它融合了道家的金关玉锁诀和魔门的噬天大法两大神功,威力无穷。可谓是人挡杀人佛挡杀佛,一经使出,不死不休。

    伪君子和酒神对望了一眼。两人同时出手,一人迎向了徐君的一道血影。兔死狐悲,不管他们喜不喜欢冷天鹰,都不能眼睁睁看着冷天鹰死在徐君手里。因为冷天鹰若是死了,那下一个死的就是他们。而那时没有人能救得了他们。

    “来得好..”三道血影同时发声,宛如厉鬼活现,令人惊恐无比,却不知究竟哪一个才是徐君的真身。不过,三大高手同时出手,声势非同小可。徐君的三道血影。硬生生的被分离、缠住,无法再汇聚到一起。

    徐君暗叫一声不妙,他这三道血影,除了一道血影是他本体之外,其余两道血影皆是他的精血所化。一旦湮灭,后果不堪设想,他会当场吐血,身负重伤。

    他咆哮的仰天怒吼,声音化作三重,从三道血影口中钻出道:“这是你们逼本少爷的,要死大家一起死,看看谁先完蛋..”

    徐君脾气一向暴躁。属于事后冷静无比,事前不顾一切的那一类。他的三道血影猛然炸的粉碎,变成了漫天血雾。弥漫在空中。冷天鹰皱了皱眉头,忙和酒神、孙仁善靠在一起,背贴着背,警惕的望向四周。

    温度遽然降低,变得寒冷无比,一道道冰纹爬上了桌面。冷天鹰三人对视了一眼,呼吸开始加重。一滴冷汗从孙仁善额头钻出。缓缓跌落地面,瞬间凝结成了寒冰。所有的热血都冷了下来。下意识的停下了手,迷茫的望向四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震耳欲聋的一声龙吟,漫天血雾突然如暴风雪般滚在一起,疯狂旋转,幻化成一条长数十丈的狰狞烛龙。偌大的酒铺,瞬间炸裂,变成漫天碎屑。

    酒神大惊失色道:“徐君,你百毒不侵,可你不怕自己身旁的人也中毒吗?你毁了这间酒铺,万一所有人都毒死怎么办?”

    “凉拌…”徐君双眼血红,哪里还能听进去别人的话。此时就算天王老子站在他面前,他也会大开杀戒。他睁开巨大的死亡之瞳,猛然望向了冷天鹰三人,冷天鹰瞳孔抽搐,突然一掌击向了伪君子孙仁善的后背,把伪君子推向了徐君的毁灭之瞳,自己则趁机逃了出去。

    孙仁善惊恐的回头,嘴巴蠕动,刚说了一个“卑..”字,身体即化为了虚无,变成一片灰飞,随风消散。酒神面色惨白道:“怎么会这样..”

    冷天鹰瞳孔抽搐道:“他幻化的是上古大凶之兽烛龙,其毁灭之瞳射出的光芒,乃是天底下最恶毒的纯阴之火,任何高手若被这毁灭之瞳照个正着,都必死无疑,即使剑痴宇文浩都不例外。刚才本官要不这么做,我们三人都要死。不过,酒神不必担心,毁灭之瞳极耗灵力,他一天之内只能使出一次。我们快趁他身体虚弱的时候杀了他,不然等他恢复了灵力,死的就该是我们了…”

    酒神叹了口气道:“老朽说的不是毁灭之瞳,而是在说你..”

    “我?”冷天鹰皱了皱眉头,不知是怎么回事。他望了望脚下,猛然面色巨变。不知何时,他双脚已经踏在了“擅离者死”那四个大字之外,但他却并没有中毒,这只能说明一个问题…

    他恐惧的抬起头道:“不是本官,真的不是本官..”

    酒神冷笑一声道:“贼喊捉贼,冷捕头果然好手段..”

    公主也是冷笑连连道:“冷天鹰,你好大的胆子,本公主要上奏朝廷,派人灭了你们鹰爪门..”

    冷天鹰面色瞬间一片惨白,他是天下第一神捕,却惨遭人诬陷,他用力吸了一口气,尽量让自己保持冷静,眯缝着眼睛仔细一想道:“公主暂且息怒,倘若本官猜的没错,一定是刚才剧烈的打斗,毁掉了酒铺,破坏了下毒之人散布在四周的毒..药,致使毒性无法发作,倘若公主不信,本官可派出一名衙役验证给公主看。”

    冷天鹰使了个眼色,一名衙役咬了咬牙齿,凝重的向他走来,双脚刚要踏出“擅离者死”那四个大字,酒神突然制止道:“慢着,倘若你真没下毒,那你就进来,呆在老朽身边,你可敢吗..”

    酒神话里的含义不言而喻。明显是怕冷天鹰逃跑,他现在呆在“擅离者死”那四个大字之外,倘若毒真是他下的,那这些人当中,除了徐君。没有人能离开酒铺所在的位置,冲出去追他。

    冷天鹰皱了皱眉头道:“老子行得正,坐得直,毒明明不是老子下的,老子有什么不敢的…”

    他咬了咬牙,大步走到了酒神身边。十指却不由自主的弯曲成爪,显然时刻防备着酒神等人的偷袭。酒神冲衙役点了点头,衙役略作犹豫,即横下心一脚埋过了“擅离者死”这四个大字。

    风不停地拍打着衙役的衣服,他面无表情的站在那里。安然无恙。冷天鹰见状,长出了一口气,胸口高擎的一块大石总算落下。不料,他刚想张口说话,那名衙役突然一个颤抖,五官流血,痛苦的倒在地上,双腿一蹬。魂飞魄散。冷天鹰面色瞬间死灰,这下他就是跳进黄河都洗不清了。

    “好你个天下第一神捕,老朽本来以为你只是年少轻狂。有些放荡,不知天高地厚,却不料你狼子野心,心如蛇蝎。你先是利用自己的特殊身份震住了酒铺中的江湖人,然后毒死了自己的手下,贼喊捉贼。趁询问之际,对我们挨个下毒。你好卑鄙。”

    酒神义愤填膺,江南刘家二小姐刘少红也愤怒道:“你这卑鄙无耻的小人。明明是你下的毒,你却借此机会害死了我夫君,你的目的就是让我们互相怀疑,借我们的手和徐君两败俱伤,好把我们全部杀死,然后独吞长生不老丹的配方。刚才本小姐看到你为了保住自己的性命,竟然利用同伴的身体替你挡住毁灭之瞳,就知道你不是好人..”

    冷天鹰身体剧烈的颤抖,再也无法保持冷静,疯狂咆哮道:“毒真的不是本官下的,再给本官一点时间,本官一定能找出下毒的那个人..”

    徐君叹了口气,扶起一张歪倒在地上的凳子,一屁..股坐了下去。一人独自应对三大高手,并没有那么容易,他刚才耗费了太多的灵力,此时穴海内空空如也,倘若再打下去,...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