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十五章 【撒花,完结】相逢会有时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确定了自己要的是什么后,简疏白的动作就变得非常快。

    第二天,他就去找了岳子骞,大约是提亲去了。岳嘉怡忐忑得在门口等了片刻,就见自家老哥和简疏白各自黑着脸走了出来,直直走到房间门口的空地上。

    岳嘉怡看了片刻,正想走上前问问怎么回事,就见两个人在“含情脉脉”地对视了很久后,忽然开打。顿时,整个院子飞沙走石,天昏地暗,只闻得各种打斗声、吃痛声,不绝于耳。

    岳嘉怡满心担忧,想过去看个究竟,但是两个人打得实在太厉害了,风沙滚滚的,她根本进不了战斗内圈,那刷刷的战气逼得她无法靠近。

    就在岳嘉怡着急地想着两个人到底谁受了重伤的时候,烟沙散去,战斗圈子终于一点一点地,完全展现在岳嘉怡面前。她一路小跑过去,却惊讶地看见两人一点儿事儿都没有。简疏白拍了拍自己的袖子,说:“子骞武功越来越好了。”

    岳子骞朝简疏白拱了拱手,道:“是皇上承让了。”

    两个相视一笑,云淡风轻。

    岳嘉怡狐疑地看着两人,怀疑是不是自己刚刚听错了,一边走了过去,试探性地问道:“哥哥,皇上,你们都还好吧?”

    简疏白冲她温柔一笑:“没事儿,好着呢。”

    “无碍。”岳子骞言简意赅。说完,他看向简疏白,道:“皇上说的事,子骞答应了。”

    简疏白毫不意外:“那好。我回去问过礼官,定个时间。”

    “皇上做主。只要不亏待嘉怡。”

    听到这里,岳嘉怡就知道他们俩说的是什么了,想来应该就是自己的婚事。少女的羞涩这时候才涌上她的脸颊。岳子骞看了看自己这个脸泛红的妹妹,什么都没有说,转身朝房间走去。

    见岳子骞离开,岳嘉怡转过身拉着简疏白的胳膊上上下下打量着,嘴里问道:“怎么样?真的没有伤到?”

    简疏白被岳嘉怡抱住左手,动不了,只能默默地把右胳膊藏在身后,脸上笑着道:“没事啦,放心。”

    见简疏白身上确实没有什么伤,岳嘉怡松了口气,然后仰着头对他笑。可怜的简疏白握紧了右手,绷紧的胳膊上,透过不了沁出不少血迹。

    而岳子骞也没有好到哪里。他走进房间后,关上门,然后背靠着墙大呼了一口气,接着轻轻哼了一声,小有痛楚。

    “子骞这家伙,下手还真重。”被岳嘉怡抱着胳膊的简疏白心里默默地想着。

    “皇上对臣子也真是毫不留情。”躲在房里的岳子骞也在心里诽谤着。

    总之,不管着俩君臣怎么诽谤对方,岳嘉怡的婚事还是这么定了。当简疏白带着岳嘉怡回到皇宫里的时候,简容楚已经在他经常处理公事的宫殿里等候多时了。

    “皇叔?”乍然看见简容楚,简疏白还有些诧异,一旁的岳嘉怡也是一愣。

    同样愣住的也有简容楚。他狐疑地看了看简疏白,又看了看岳嘉怡,一脸若有所思。接着,他忽然一笑,道:“哎哟,疏白,动作挺快的啊。”

    简疏白咳嗽一声,转移话题:“皇叔是有什么事吗?”

    说到这事,简容楚的表情正经许多。他抬起手,手里是一封密函。简疏白接过密函,一边拆开看,一边听见简容楚说:“只是你之前让我查的事,看完你就知道了。”

    简疏白点了点头,认真地将密函看了一遍。看完后,他的神情变得很复杂,半天才像是自言自语道:“我果然猜对了。”

    说完这话,简疏白把密函往怀中一收,转而抬头对简容楚道:“皇叔,我还需要离宫一趟。”

    简容楚了然点头。岳嘉怡有些莫名其妙,但还是看着简疏白,一字一句道:“我也要去!”

    简疏白以此行危险拒绝了她,但岳嘉怡不依不饶,简容楚又在旁帮腔,最后简疏白只得同意。

    ————

    温衍已经*病榻好些日子了,除此之外,流水再没有别的消息。

    云绯站在窗前,窗外吹来的风撩起落在身侧的长发,在脑后纠缠打结。如今已经深秋,初冬将至,温度骤降,云绯只觉得冷风一阵一阵往脖子里灌,却完全不知道进屋。

    “云绯姑娘。”

    身后传来冬夏的声音,云绯连连回头,着急地问:“你从流水有打听到——”

    云绯话还没有说完,就戛然而止。她的目光直直盯着冬夏身边的人,半天说不出话来。

    那人轻笑一声,俊朗面容上笑容倜傥:“怎么?多日不见,就认不出我了?”

    云绯回过神,窗外的光芒在她脸上落下一层若有似无的轻纱,那轻纱微微动着,接着就像是被风吹散了似的,露出一个动人的笑容:“好久不见,乐正岑。”

    这个忽然出现在云绯面前的人,就是独自离开许久的乐正岑。

    乐正岑笑着看了云绯好一会儿,然后走了过去,伸手将窗户半掩,侧头有些责备道:“已经入冬了,注意点儿身体。”

    云绯笑道:“这么啰嗦不太像是你的风格。”

    “啰嗦么?”乐正岑摆出一副无辜的样子,“我就说了一句话诶。”

    云绯挑了挑眉,嘴角微勾,给了一副“我就是说你啰嗦,你奈我何”的表情。

    看着云绯这副表情,乐正岑忍不住也笑了。

    而站在一旁的冬夏见云绯终于露出了笑容,也欣慰一笑,默默地退出了房间,将空间留给两个久别重逢的知己。

    “你怎么会来这里?”和乐正岑再度相见,云绯笑着相问。

    乐正岑看了她许久,才笑着道:“听说流水如今内乱,而炎派由你做了门主。我猜测必有一场大乱,便来助你一臂之力。”

    千里迢迢赶回来,只是为了助自己一臂之力。云绯心头动容,水眸中清波熠熠,只觉得满心感激、感动,无以言说。

    只消看到云绯的神情,乐正岑就知道她心里想的是什么,顿时笑出了声,嘴里说道:“哎哎哎,就凭你我的交情,感动什么的就别说了,先说说现在的情况吧。给我传信的人也说得不太清楚。”

    听到这话,云绯满眼感动瞬间消散,转而秀眉微蹙,斜睨着他说:“怪不得你知道这些,又安插眼线了?”

    “什么叫‘又’?”乐正岑反驳道,“我好歹也是前前任炎派门主,有个别忠心的人,那也是理所当然的。”

    “是是是。”云绯懒得和他争,只是指了指旁边的凳子,道:“千里迢迢回来,不在自己的地盘上坐坐?”

    乐正岑自然不客气,掀开衣服下摆就坐了下去。云绯在他对面坐下,伸手倒水给他。乐正岑接过水,喝了一口,忽然喟叹一声,道:“你看看,你若是跟着我,就没这些破事儿了。”

    云绯耸了耸肩,笑吟吟道:“那么,乐正大公子,现在我后悔还来得及不?”

    乐正岑想都不想就摇了头:“你孩子都有了,我可不喜当爹。”

    听到这话,云绯一愣,那一瞬的表情变化若是给她自己看见,怕是也能惊呆了。

    对,她腹中已经有了温衍的孩子,前不久刚诊断出来的。只是,这事儿并没有多少人知道,乐正岑怎么会知道的?难道他看得出来?

    见云绯狐疑地看着自己,乐正岑学她耸了耸肩,道:“怎么?还不许眼线会医术啊?”说完,他收起嬉笑的脸,认真道:“把具体情况说一说吧,我看看怎么帮你。”

    云绯颔首,细细说了一遍近日炎派和流水发生的事情。说完后,她皱着眉,沉默。

    乐正岑搁在桌面上的手指轻轻敲了几下,然后抬起头,道:“我先替你探探流水的情况,如你所说,我觉得温衍的情况不太妙。”

    “我也担心他们对师傅做了什么手脚。不然我派人送到师傅那儿的信,不可能没有消息。”云绯眉头紧锁道。

    以杜嫣然的名义将自己“驱逐”出流水,然后顺理成章地接手炎派,最终在合并两派,这是她和温衍一开始商量好的计划。

    本来这些日子都是按照他们的计划进行的,可是,温衍忽然断了联系,云绯就觉得有些不对劲了。

    只是,她派去打听的人,都没能成功进入流水,只听说如今是由纪风和杜嫣然在处理门派诸事,流水里的人也不曾出过大门。云绯猜想,肯定是温衍那里出了什么问题。

    她不是没想过亲自去打探一下消息,但是现在腹中怀着温衍的孩子,她不敢冒险。其他人又没有那么大的本事——她虽然没有和纪风交过手,但是她是知道杜嫣然的情况的,光一个杜嫣然,就估摸没人是她的对手。

    如今,乐正岑愿意替她去打探情况,那是再好不过了。

    乐正岑也是个雷厉风行的主儿,和云绯说完后,他就动身了。第一次铩羽而归,毕竟对于流水的构造,他到底不如云绯了解。而回来后,他向云绯仔细问了流水的布局,然后趁着夜色,再探流水,顺利潜入温衍房中。

    ————

    在温衍卧*不起一个月后,所有弟子再度被召集到了派中广场上。

    宗瑶在离开房间的时候,心中隐隐有了不祥之感,她抬头看了一眼天空,初冬的天阴沉沉的,往日如雪一般白的云,此时也乌糟糟的,就像她这些日子的心情。

    “站在这儿干什么?”身后传来熟悉的声音,宗瑶回头,见周光远站在她身后不远处,静静地看着她。他的神色也不再意气风发,好像这些日子,也让他受了不少折磨。

    “没什么,看看天气。”宗瑶回答,“今日的天气看起来不太好。”

    周光远也抬起头,顿了顿,道:“人也不太好了。”

    两个人沉默了片刻,直到再有人来催,他们才迈开步子,朝广场走去。

    到前厅的时候,人差不多已经齐了。本来宗瑶还抱有一丝丝希望,希望能看见温衍坐在厅中,可当她一眼看去,只看见纪风和杜嫣然的时候,她默默地低下了眼。

    “诸位。”在所有人几乎都到齐了后,纪风清了清嗓子,开了口。喧嚣的广场一瞬安静了下来,众人齐齐看向纪风,等着他继续说话。

    “大家也知道,我的师兄,也就是你们的门主,至那日咳嗽不止后,已经卧*多日了。但实际上,我和嫣然对你们隐瞒了师兄的病情,实际上他昏迷多日,未曾醒来。”

    听到这句话,在场众人俱是一震,窃窃私语起来。在他们眼中,温衍几乎未曾生过病,这忽然昏迷过去,还是好些日子,着实让人吃惊。

    在一片纷纭声中,有人开口道:“我们多日不曾见过门主了,谁知道他是不是真的昏迷了?”

    大家都知道,温衍身体不算差,这莫名其妙的昏迷多日,听起来就很有问题。只是无人敢问。如今,有人带头质疑,其余人都纷纷附和了起来。

    对于大家的不置信,纪风表现得很淡定。他笑了笑,转头看向杜嫣然。杜嫣然会意上前,语笑嫣然道:“这些日子都是我在照顾师伯,师伯确实昏迷多日,原因是大师姐——云绯当初那一剑,剑上淬了毒。”

    如果前面的话是让平静的湖面起了波澜的话,那么杜嫣然这一句话,就相当于掀起了惊涛骇浪。

    云绯刺温衍那一剑,大家都知道,毕竟是温衍自己亲口说的。这一剑上居然淬了毒?这……太不可思议了。

    可是,如果不是因为中了毒,凭温衍的身体,怎么会莫名昏迷多日呢?

    众人只觉得真真假假,假假真真,简直让人想破头。宗瑶看着纪风微微扬起的嘴角,狠狠一咬牙,准备上前,却被周光远一把握住了手。

    “你——”宗瑶扭头瞪视周光远。

    周光远对她摇了摇头,“看看他们到底要做什么,切勿轻举妄动。”

    宗瑶深吸一口气,虽然心底气得不行,但到底是听了周光远的话,站在原地没有动。

    在说完了温衍的情况后,杜嫣然以笑容安抚了众人,只是这笑容看在有些人眼里,却是刺眼得很。

    比如说宗瑶。她也是第一次发现,美人计居然这么管用。这

    “这次叫大家过来,也是有事情要说。”等杜嫣然的安抚奏效后,纪风又开了口。他扫视了一下众人,目带重量,“昨晚,师兄曾醒来一会儿,他自觉短期内无法起身,便将着门主之位传与了我。”

    一瞬死寂。

    “也就是说,从今日起,我,纪风,就是流水的新门主。”

    死一般的沉默在广场上蔓延。众人都像是吃到了一颗石头一般,将嘴张得大大的,却怎么都发不出声音。

    直到——

    “你说门主将门主之位传给你,并没有人在场,我们凭什么相信?”宗瑶到底是忍不住了,摔开周光远的手——或者说,周光远由于自己太惊讶,也没有反应过来——开了口。

  &nb...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