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章 逃荒的新娘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就在秦峥被送入洞房的时候,敦阳城被攻陷了。

    南蛮子凶狠无比,凡是攻陷的城池必要屠城,甚至烧城。

    洞房外噪杂一片,人们开始纷纷逃命。

    秦峥的红盖头被匆忙扯下,新郎倌卫衡拉着她往外跑,新郎倌的父母哭着喊着让卫衡快逃,卫衡不忍心不管爹娘,左右为难。秦峥挣脱了卫衡的手,在人群中寻找自己的父亲。

    她抓着父亲,拼命往院子外跑。

    一片混乱中,周围有利箭落在他们身边,有大炎朝的军队在和敌人拼命,更多的是和秦峥这样要逃命的平民百姓。

    箭如雨下,刀枪无眼,旁边许多的人在血泊中倒下。

    秦峥拉着年迈的父亲,绕过两兵交戈之地,开始往外跑。

    秦父气喘吁吁:“峥儿,放开我!你拉着我,自己也跑不掉的!”

    秦父年纪倒并不到,不过中年,可是一直以来身体并不好,此时他不愿意拖累女儿。

    秦峥紧握着父亲的手,不能放,怎能放,她拽着父亲发抖的手往前跑。

    一定要在混战中趁机逃出敦阳,这是他们唯一的活命机会了。

    若是不能逃出,或者在南蛮的刀剑下成为枉死之鬼,或者在亡国的屈辱中饱受柔躏。

    这时候,一个身穿黑色镶金边铠甲的年轻将领,身姿挺拔地立在染血的城池之上。他脸上线条棱角分明,目光深邃凌厉,透着深沉的嗜血之感,一头黑发桀骜不驯,抬手间神情冷傲。他冷酷地俯视着城内的芸芸众生,犹如俯瞰着一群蝼蚁。

    眯眼见到一群慌忙逃路的百姓,他伸出长指,无情的唇吐出一个冷酷的字眼:“杀!”

    凡南蛮军队所到之处,不留活口。

    这是南蛮人的信仰。

    历史上,他们曾经无数次攻破大炎朝的城池,可是最终却总是功亏一篑,还是被逼退到荒芜潮湿的南国之地。

    这是他们血的教训,那就是:杀,杀,杀。

    黑袍将领这一声令下,顿时箭如雨下,城池之下,多少人纷纷中箭,痛苦地倒下。

    人群中,传来一声声凄厉痛苦的喊叫和挣扎。

    秦峥拉着父亲的手正跑着,猛然仿佛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绝望地痛呼着“爹,娘!”

    那是卫衡的声音。

    这一声痛唤却引来更多的弓箭射来,卫衡闷哼一声,倒在了那里。

    秦父颤抖着双手,凄凉地望着这一切,他万没想到,一刻钟前才为女儿准备了婚事,原以为她终身有托,谁知道如今却要做了未亡人!

    就在此时,又是一支冷箭射来,正中秦父大腿,他皱眉低哼一声,摇摇欲坠,就要倒下。

    秦峥见此,忙上前一手扶着父亲,另一只手顺势一捞,将父亲背起。

    秦父仰望上空,哀叹一声道:“峥儿,放下我,自己逃命去吧。”

    秦峥不言,径自背着父亲弯腰小心往前逃去。她打小儿力气大,全然不似女孩家。

    秦父泪下,他知道女儿不会舍弃自己的,他的女儿从来都是个孝顺的孩子。可是作为一个父亲,他怎么可能拖累女儿?

    秦父伸手,将插在大腿上的那支冷箭拔出,一个仰胸,反手狠狠地将这带血的箭头插入自己的胸口。鲜血顺着冰冷的铁器和火热的胸口相接之处慢慢溢出,滴在了秦峥的背上。

    秦峥身子一僵,心里已然明白。她抬头望向城楼方向,只见高台之上一个男子巍然而立,手拿长弓,如铁血阎罗一般俯视着城墙内的芸芸众生。

    秦父借着最后犹如游丝的一口气,挣扎着道:“峥儿,取下我的麻袋……拿着爹的砂锅……记住爹曾经对你说过的话……要替为父找到……你娘!”说完这句,他便再也没有力气和喘息了,只双眼茫然睁着。

    秦峥缓慢而僵硬地放下父亲,将父亲的双目合上,紧紧抱住父亲,将脸贴上父亲的脸,闭目片刻,终于道:“爹爹,我会记得的,一定会找到娘的……”

    说完这话,她决绝地将父亲放下,背起麻袋,小心地在横尸残箭中爬行。

    黑袍将领盯着这个方向,冷笑一声:“在我高璋的手下,岂能让你逃脱!”说着,他举起长弓,弓如满月,利箭蓄势待发。

    残骸中的秦峥不知墙头上的这一切,她犹自以不引人注意的速度慢慢往前爬。

    高璋嘲讽嗜血地冷笑,利箭就要离弦。

    可是就在这时,忽然一大片身着囚衣披着长发的人冲了过来,他们踩着惨尸和残血,往城门方向冲去。

    高璋眉头一皱,这群囚犯人数不少来势汹汹,比那些大炎朝的正规军还要凶残勇猛,看来这都是亡命之徒。

    秦峥正爬着,忽然被一群穷凶极恶的死犯冲撞而来,顿时她也顾不得隐藏,忙站起来,随着这群囚犯一起往外冲。

    这群囚犯全都是关在大牢里,准备秋后处斩的,如今好不容易得了这个机会逃出,冲将起来自然不是常人能比。他们一边跑一边捡着地上的断剑乱矛,遇到敌军,杀,遇到大炎军,也杀。反正是遇神杀神遇鬼杀鬼,谁阻了老子去路老子就杀谁。天大地大命最大。

    秦峥不会杀人,不过她边跑边脱掉了新娘裙,露出里面白色的里衣,里衣的白色和囚衣的白色有点像。她还弄乱了自己的头发,胡乱抓...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