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6章 逃出赵国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就重新搬了过去,而赵迎罡也来过一次,他只是陪着她说了几句话便离开了,和之前以为她背叛他的时候的样子简直判若两人。

    赵迎罡承认,自己当时只是在被她背叛的巨大打击中没能缓的过来,但是当看到她的眼睛瞎了,他就觉得无论她做没做过,他都可以原谅,她能好好的活着,这就足够了。

    因为双方的平和,面上也还相安无事。

    而另一边,拿到皇宫地图的李鼎清,正和游胜男一起商量着该如何进宫去救杨浩龙。

    赵国皇宫的地形本身就很复杂。而如今,为了防止殇朝突然偷袭更是守备严格。

    游胜男看着那地图还有自己标注出来进宫时候看到的守备程度,进去的时候如果只有他们还要轻松点,但是他们出来的时候是要带着‘腿’脚不便的杨浩龙的,如果按照现在这种程度去的话,她们很可能有去无回。

    她把自己的想法告诉李鼎清,他点了点头,但是脸‘色’却还是一脸我们只能现在去的表情。

    “胜男,如果我们现在不去的话,要等到什么时候呢,殇朝那边我们不知道他们什么时候行动,也许他们根本就不会来也是有可能的,我不可能这样一直等下去。”

    游胜男自然也想到了他说的问题,但是眼下的贸然行进,却让她一直担心不已,她不是担心自己而是担心他的安危。

    可是李鼎清却以为她是在担心自己的生命安全,还拍了拍她的肩膀道:“胜男,你为了我做了够多的了,这次的行动你就不要去了,我带着几个兄弟就可以了。”

    游胜男以为他是真的觉得她担心自己的小命,顿时觉得有些生气,猛的推了他一把:“你说什么呢,我是你师傅,怎么可能会有贪生怕死之意,别把你师傅我看扁了,再说了,浩龙也是我的朋友,我去就我自己的朋友,还会在乎自己的小命吗?”

    说完还高傲的扬了扬头。

    李鼎清被她的样子逗笑,但是随即脸‘色’极为认真:“胜男,我并未真的认为你是在乎自己的那条小命,相反你为了我,什么蹭着刀口过去的日子没有过,可是这次我不想你再为我受伤了,这次就让我自己一个人来可以吗。”

    他欠她的已经太多太多了的,多到他已经无法去细想了,她对他的感情,他又何尝不知,就因着这份感情他也不能让她再去了,这次的行动凶险非常,他是无论如何都不会让她去冒这个险的。

    而游胜男却坚持要去:“不行,你一个人去我怎么能放心,到时候需要人帮衬的时候怎么办,你是想去送死吗!”说到最后游胜男已经有些‘激’动。

    李鼎清见她这般模样是一定要去的,无奈的叹口气,为何她每次都能这般坚决,义无反顾,可是他却不能让她这样了。

    心里已经有一计,但是面上却丝毫不‘露’,他只是假装叹了一口气:“真拿你没办法,你要去的话就去吧,我们来定时间吧。”

    说着就低头去看那地图了,一听他说会带着她去,游胜男顿时心下一松,要让她一个人在这等他回来还不如和他一起去,这样她能时刻盯着他的安危,她不能让他受到一丁点的伤害。

    本以为她成功的让李鼎清答应带着她了,却不想她被提前放了鸽子。

    他们原本定的时间是三日后,可是她没想到的是,第二日的晚上,李鼎清就已经出发去了赵国皇宫了,当时答应她,只是为了稳住她,而自己早就已经暗地里准备了妥当,第二日就去救人。

    领着几个在鼎龙‘门’里的好手,便直接朝着赵国皇宫飞身而去。

    已是入寝的时间了,宫里除了守卫巡逻,还有些少许的小太监们走动便也再无别人了。各宫点着灯的屋子也只有零星少许。

    几个人趴伏在屋顶上,小心的匍匐前进着,没有人的时候,快速的跳跃着,然后落到一处隐秘的地方,几个人换上了太监服,便大摇大摆的走了出来。

    倒不是他们不怕,而是越是畏畏缩缩反而会让人生疑。几个人分散了开来,朝着杨浩龙所在的寝宫小心的接近着。

    此时御书房的等还在亮着,没一会儿,布衣便从里面走了出来,然后小心的关上了‘门’。

    虽然已是宫内‘门’禁之时,但是因为一要事,皇上便立即将他召进了宫,说了好几个时辰,这才完。看着已经将近子时,布衣只想说,为人臣子真是难难难啊。

    叹了一口气,他便朝着宫‘门’口悠哒悠哒的走去,皇宫很大,而他的马车又刚巧停在了离宫‘门’口不远的立政殿旁边,从御书房到立政殿也还设有段距离的,索‘性’也不着急就这么晃‘荡’着走着。

    突然,他看见房檐上一个人影忽闪而过,他连头也没有回,心里已然知晓,有人偷入宫,面上却丝毫未变,装作没看见,眼睛微微上翘:看来今晚这皇宫里算是热闹了。

    李鼎清带着人已经到了杨浩龙的寝宫不远处,那‘门’口把手的人已经撤了,自从上次杨浩龙的眼睛被伤了,赵迎罡也不想一直将她困在寝宫里,便将人撤了,让她可以出来多转转。

    这到方便了李鼎清他们,不用再想别的方法进到里面了。

    四下里望了望,见没有人路过,几个人便直接一个纵身翻墙进去。

    杨浩龙已经睡着了,却被突然的响动声惊醒了过来,因为怀孕,所以晚上睡觉虽然睡着了,但是睡的并不深,这一下子听到了动静,便立即醒过来了。

    她本来就看不见,那耳朵就变得更加灵敏,只听到有悉悉索索的身朝着她这边而来,手下意识的抓紧了身旁的被子。

    心里已经急速的运转了起来,到底是敌是友,这半夜来袭怕是坏事更多啊。

    她的身上现在没有任何防身的东西,心里已经紧张到了极点,突然有人轻喊了她一声:“龙儿。”

    这一声轻唤让杨浩龙原本已经僵硬绷直的身体瞬间柔软了下来,她的眼角有泪意:“你怎么才来,吓死我了。”

    说着就有些小声的哽咽了起来,声音非常小,但是让李鼎清顿时便柔软了心,他将她抱坐了起来,轻轻拍着她的后背:“别哭,是不是吓着你了。”

    杨浩龙在她的怀里点了点头,然后道:“你怎么来了。”

    李鼎清道:“我来带你走的。”

    “现在?”杨浩龙惊讶的看着他。

    李鼎清点了点头,他今夜就是来带她走的,今天不走更待何时。

    可是杨浩龙却有些着急:“但是阿岳和婳婳都还没通知他们呢,要走我也要带着他们一起走。”

    李鼎清最是了解她的‘性’子,而且换做是他也不会将自己重要的亲人单独留下的,早已经忧她所忧,想她所想,轻刮了一下她的小鼻子笑道:“小傻瓜,我怎么会不知道你的心思,我来找你的时候已经让别人去叫他们了,徐婳在储秀宫,估计她过来的时间会晚一些。”

    听他这么说,心下稍安。而李鼎清这个时候才发现杨浩龙有些不对劲,他看着她道:“龙儿,为什么你都不看我。”

    虽然没有点灯,屋子里一片漆黑,但是只要过一会儿,还是可以看到人的大致轮廓的,但是从他进来到现在,他却发现龙儿始终都没有正脸对着他过。

    杨浩龙知道他已经发现了,只能叹了口气道:“古毒发作,我的眼睛失明了。”

    本来杨浩龙是不想让他知道的,因为害怕他担心,也一直认为,他一会半会是不会来宫中救她的,想着也是能拖一时是一时,说不定到他来的时候,她的眼睛能好一点呢,不过看来只能是个幻想了。

    既然人已经在这里了,也隐瞒不了,索‘性’就和盘托出了。

    而李鼎清心疼的将她拥进了怀里,他知道古毒无‘药’可解,他也一直没再见她发作,居然都把这件事情给忘了,他的手渐渐有些颤抖。

    能感受到他的不安,她‘摸’索着‘摸’到他的手,然后放到自己的脸颊上道:“别担心,我不是还没事嘛,也许上天不会那么快的要了我的命呢,这古毒虽然无‘药’可解,但是起码短时间我还死不了,我还要将我们俩的孩子平平安安的生下来呢,虽然即使可能我看不见她的模样,不过只要能触碰到你,触碰到孩子,我就是幸福的。”无论我只能活一年或者更短,我都不再惧怕了。

    最后一句,她在心里慢慢说着。

    李鼎清什么话也没有说,此刻他只想将她紧紧的拥在怀里,只有这样他才能感受到她真实的存在,只要她还在这世上一天,他便会紧紧的跟随者她一天,看着她,爱着她,守护着她。

    阿岳已经来了,而徐婳也随后就赶了过来,她的手上,小晋王还在‘吮’吸着自己的手指。

    一阵手忙脚‘乱’的帮着杨浩龙穿上衣服,抱到轮椅上,然后几个人整理了一下有些凌‘乱’的衣服。

    阿岳负责推着轮椅朝外面走去,李鼎清他们本来就穿着太监服,此刻跟在他们的身后,而杨浩龙他们走在前面,就这样大摇大摆的朝着大‘门’走去。

    要出宫并不容易,她们本来打算绕到一处隐秘的地方,然后李鼎清他们用轻功讲杨浩龙直接抬着轮椅一起出去的,但是还没到预先设想好的地方,他们就被人拦下来了。

    大概四五个人,是锦衣卫。他们一看都已经快子时了,而龙相居然还在外晃动,而且身后还跟着几个陌生的太监,便觉得奇怪。

    然后便拦住了他们的道,然后一个请安:“给龙相请安。”

    听到声音,杨浩龙知道他们被人挡了下来了,遂镇定道:“免礼,起身吧。”

    那几个人一同站起了身,然后疑‘惑’道:“不知道已经如此深夜了,龙相怎的还不就寝呢,这皇宫之内,晚上是不能出来闲逛的。”

    杨浩龙的脸上平淡无‘波’:“皇上突然深夜找本相有事,让几位公公来请我前去,如果不是传召,本相又怎会在这个点在宫里‘乱’转呢。”

    她的话非常有说服力,那几个人也觉得有理,便往后退了一步,拱手放行。

    然后杨浩龙他们便朝着前面继续走,可是当李鼎清他们走过去的时候,那几个锦衣卫立即发现了不对,然后说道:“你们不是宫里的人!”

    说完手里的刀已经出鞘,李鼎清作势便点了这个人的‘穴’道,然后另外几个中的一个突然喊道:“有刺客!”

    刚喊了一声然后就被迅速一个手刀劈晕了过去,另外几个也被迅速的解决掉,但是刚才那声喊得极大,立即就听到了有脚步声朝这边而来。

    杨浩龙立即喊道:“我们快走。”

    说完阿岳便带着她立即飞奔了起来,李鼎清他们紧紧的跟随在他们的旁边。

    但是身后的脚步身却越来越近,还夹杂着一些嘈杂的声音。那些声音越来越近,杨浩龙的心已经揪到了极点,她现在害怕极了会被发现,如果是她一个人就无所谓了,偏偏二货也在,他不能被发现啊。

    一个声音一直在她的心里盘旋,到底应该怎么办,可是在这种情况下,她根本就没有办法去思考。

    突然离他们很近的地方传来一阵响动,李鼎清看过去的时候有些意外,因为在他们的前方正好站着一个人,正是布衣。

    他颇有些惊讶的看着杨浩龙道:“龙相,你怎么在这里。”

    杨浩龙一听就听出来了是布衣的声音,心里顿时一喜:“布衣大人,还望你能帮本相一个忙。”

    布衣一愣:“龙相这可折煞我了,有什么事情您尽管说。”

    他还准备在说些什么,却被杨浩龙一把打断了:“有些事情我等过了再给你解释,你帮我先把这几个穿着太监服的人都带走好吗。”

    布衣抬头一看李鼎清他们,然后又听到了那越来越近的脚步声,心中顿时了然,点点头:“我,我答应帮你们,来你们跟我来。”

    说完便带着他们准备走另外一条路,可是这个时候,李鼎清却突然拉住杨浩龙的手道:“我们走。”

    可是杨浩龙却一把松开了他的手道:“你赶紧走,带上我你是决计逃不掉的,我至少会没事,赵迎罡不会对我怎么样,但是你,他是不会放过的,你赶紧走,来日方长。”

    可是李鼎清还是想要带着她一起走,都到这里了,松手了就是功亏于溃,突然阿岳伸手在李鼎清的后颈项来了一下,李鼎清一个没防备便被劈晕了过去。

    他的手下立即就接住了他要滑到在地上的身子,然后便听到阿岳厉声道:快带他走。”

    那几个鼎龙‘门’的人也知道再待下去他们都得被抓,然后便赶紧跟在布衣的后头离开了。

    而此时杨浩龙让阿岳他们在原地别动,他们至少要给二货他们离开争取点时间。

    那些锦衣卫很快就赶了上来了,然后却只看到站在那的阿岳和徐婳,还有坐在轮椅上的龙相。

    一众人立即下跪道:“拜见龙相。”

    挥了挥手,示意道:“你们起来吧,本相还得感谢你们如果不是你们,本相怕是就要被那几个‘奸’人带走了。”

    众人心里皆是一惊,这是怎么回事,其中一个锦衣卫站出来问道:“还望龙相能够详述那些人到哪去了。”

    杨浩龙摇了摇头:“这位小兄弟,本相眼睛不能视物又怎么会看到那几个人逃到哪里去了呢,不如你问问阿岳。”

    说完便转头道:“阿岳,你看到那几个贼人往哪跑了吗。”

    阿岳点点头道:“回主子,属下看到了,那几个人朝着西南方向而去了。”

    刚说完那锦衣卫便急火忙撩的拜别就带着人去追了。

    直到那些锦衣卫离开,杨浩龙这才长叹一口气,但愿二货他们能够平安无事。

    布衣带着他们绕着小路迅速到了他的马车前,然后道:“你们都快点上车,我带你们出去。”

    那几个人迅速点了点头,然后快速的上了马车,然后最后布衣也跟了上去,马夫是布衣的人,自然对于大人做的任何事情都没有意义。

    等到人上齐了,然后便直接驾着马车朝着宫‘门’口而去。他是布衣,和皇上从小就认识,他进入宫中是直接不需要任何信物的,只要看到他的马车直接放行就可以,这是皇上亲口说的。

    所以到了宫‘门’口也没有任何人说要查看他布衣大人的马车就这样,大摇大摆的出了宫。

    剩下那一堆锦衣卫在宫里面瞎搜查。

    布衣的车已经行驶出宫有点距离了,而此时李鼎清已经醒了过来。猛地一下坐了起来,人还有点发‘蒙’:“我这是在哪里。”

    布衣嘴角挂着笑:“你现在在我的车里。”

    听到声音,李鼎清这才看到他,然后一瞬间想起了直接被人敲晕的事情,顿时就要跳下车,却被人一把按住了,他回过头,正是布衣按住了他的胳膊。

    他闲适的道:“你现在回去是准备直接送去给锦衣卫抓的吗,那龙相可是要遭殃了,既然今天你没能将她带的出来,来日方长又何必急在这一时去送死。”

    不咸不淡的话却让李鼎清冷静了下来,他原本已经半仰在外的身子又慢慢收了回来,而他身后的几名手下则有些担忧的看着他:“‘门’主。”

    李鼎清一抬手,那几人便不再说话,只是眼里的担忧一点也没减少。

    他摇了摇头道:“我没事,我们先回去。”

    “是。”

    李鼎清又看向了布衣,然后双手一拱:“布衣大人的大恩,鼎清不会忘记,他日布衣大人若有用的到我的地方,在下在所不辞。”

    布衣浅浅的笑了一下:“还是他日再说吧,让龙相还也未尝不可啊。”

    说完还暧昧的笑了笑,不过在触碰到李鼎清陡然变冷的面容又及时的收了回去,唉,现在的人啊,连个玩笑都开不起。
上一页目录下一章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