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6章 逃出赵国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一听到这声音,游胜男顿时感觉到不秒。txt全集下载/</strong>(. ’).访问:. 。那些守在皇宫‘门’口的锦衣卫们立即就朝她冲了过来。

    暗叫一声糟糕,连忙回过身,一脚踢翻了身后两个正朝着她一刀看来的锦衣卫,但是很快更多的人朝着她冲过来,她咬了咬牙,已经不够时间让她使用轻功逃了,正准备硬拼,突然有人不知道在哪喊道:“不好,皇宫里面失火了!”

    听到着一声,众人都不惊下意识的回过头去看,果然那冲天的火光正冒着滚滚的浓烟,果然着火了。

    等众人回过神来,哪还有那术士的影子,人早已经趁‘乱’逃走了。

    游胜男跑了一段距离这才停了下来,她回头看,依稀还能看到那冲天的火光,看方位,应该是杨浩龙说住的宫殿,她微微一笑,知道则这是杨浩龙在帮她。

    不在继续回头,她转过身,到了一僻静处,将身上的术士服一脱,扔到了地上,然后将头上的头冠也拿了下来,重新绑竖了一下,身上是件淡蓝‘色’的劲装,接着一旁的水缸里的水,将脸上画的浓重的眉‘色’洗掉,再抬起头,已经是一个活脱脱的‘女’侠范了。

    一把火将地上的衣服头冠烧了个干净,她就这样大摇大摆的走在街上,然后出了城,离开了。

    而此时宫内却是一片忙‘乱’,因为龙相住的寝宫起大火了,众人忙着救火,而杨浩龙他们正在‘门’外看着那冲天的火势。

    这把火就是她叫阿岳放的,目的是为了让游胜男能顺利逃出去。

    阿岳从外面回来就告诉她,‘门’口守着的人少少了一个,就知道不妙,为了给游胜男能顺利离开的时间,她让阿岳直接点燃了屋内的布帘,然后等到火势渐猛起来的时候才大喊道:“着火啦着火啦。”

    好一会儿才从那越来越凶猛的火势中逃出来,赵迎罡一听到起火,立马就赶了过来,路上一直担心她会不会有事,等到了看到她安然无恙,他的心这才放了下来。

    但是随即眸子就冷了,他看着冲天的火势,突然冷冷的道:“这该不是龙相的杰作吧。”

    话里话外都暗指这把火是不是她放的,听他的话,杨浩龙的表情颇为无辜:“皇上,臣可没有那闲工夫,本来只是困了在‘床’上安寝,谁知道会突然走水呢。”

    “如果不是婳婳将我摇醒恐怕臣就要葬身火海了。”说着眼里还有一丝后怕。

    赵迎罡看她那表情不像是作假,神‘色’也缓和了一些,但是一想到刚才有人来禀报,有一术士入了她的宫‘门’,他就心里有些怀疑,不过现在人没抓到也不好质问她什么,只得当做什么额没有发生过。

    火势渐小,最终被熄灭了,但是房屋已经毁了大半,里面也已经不成样子。

    赵迎罡皱了皱眉道:“这已经不能住了。”

    杨浩龙笑道:“那正好,皇上还是允了臣出宫去住吧,总在这里也不是个事。”

    赵迎罡皮笑‘肉’不笑:“龙相还是在宫里好生住着为好,我看,龙相就住到旁边的永乐宫吧,等这处修好了,龙相要是想再搬回来住再回来就是。”

    知晓她是不会让她离开的,她也只是随口说说,并不指望什么,当下也不说旁话了,点了点头道:“也好,皇上,臣有些乏了,天‘色’也已经晚了,皇上还是回宫休息吧。”

    赵迎罡点点头道:“好,龙相好生歇着,朕过几日再来看你。”

    说罢,便让人摆驾回了御书房,这几日事情繁多,还有很多的政务没能处理完。

    单手撑着下巴,他的眼里有几思倦意,他是真的觉得好累,当皇帝不轻松,一点也不轻松,他突然想起了那年还在杨家的事,想来,那个时候算是他这一生少有的轻松快乐的日子吧。

    赵迎罡走了之后,杨浩龙和徐婳他们便到了旁边的永乐宫住了下来,还好里面的东西都是现成的,每日都有宫人打扫,所以并没有荒废下来,住着也到还舒服。

    徐婳在一旁抱着孩子,自从上次孩子病好了之后,赵迎罡便把孩子让人给她送了过来,不是他想让孩子待在娘的身边,只是这孩子,已经接连着哭了好多天了,即使‘奶’娘怎么哄都没有用,他去看了几次,也抱过,只是孩子就是哭声不止。

    没办法,最后只能让人将孩子送了过来,果然孩子一到徐婳的手里,片刻便不再哭了。

    这孩子当真是认娘啊,别人怎么哄抱都无济于事,只有一到徐婳手立即就不哭了,也是个神事。

    此刻,她正在哄孩子睡觉,而阿岳站在一旁,温情的看着母子二人,杨浩龙坐在一旁,看到他那模样嘴角挂着暧昧的笑容。

    阿岳一抬头就看到杨浩龙怪异的看着他笑,他的脸顿时通红无比,虽然知道自家主子知道自己喜欢徐婳,但是被她这样的目光看着,他只觉得自己都要找个地缝钻下去了。

    无法再与其对视下去,阿岳直接冲出了内殿,走到外面。听到动静,徐婳这才抬头,将将看到阿岳离开的背影,眼里满是疑‘惑’:“阿岳怎么了。”

    杨浩龙轻笑,但是没说话。

    徐婳一脸疑‘惑’的看着她,不明白她在笑什么。

    好半天,她才说道:“某人被看穿了心事,羞羞脸了。”

    说完自己又笑了个东倒西歪,只留徐婳一个人莫名其妙。

    夜深了,游胜男已经回到了鼎龙‘门’,一进‘门’便直接朝着李鼎清的房间而去。

    直接一手推开‘门’,刚准备喊人,却突然发现屏风后面有哗哗的水声,顿时明白李鼎清正在洗澡呢,还好她刚才没有叫出声,而李鼎清也没有听到开‘门’的声音,兀自在里面洗着。

    而游胜男看到屏风后面若隐若现的人影,赶紧转过了身,然后轻手轻脚的走了出去。

    她可不想让他知道她误闯了进来,不然他的心里肯定会尴尬的吧。她不想让他们之间有任何的不自然。

    索‘性’就着台阶坐了下来,听着里面的声音,看着天上的月亮,想起来走的时候,宫里的大火,轻叹了一声,还是不要告诉李鼎清好了,不然怕是又担心的不得了,即刻就要进宫去看了。

    里面的声音渐小,然后便听到窸窸窣窣的声音,游胜男这才去敲了‘门’。里面立即响起了李鼎清的声音:“进来。”

    推开‘门’,游胜男走了进去,一看到是她,李鼎清顿时两眼放光:“你回来啦,怎么样,拿到了吗,去的时候有没有遇到危险。”

    游胜男摇了摇头:“我没事,东西已经拿到了,但是我去的时候也发现了,现在宫中的守备十分森严,基本上没有空子可钻,我也将我们的计划告诉了浩龙了,她的意思也是再等等,让我们不要‘操’之过急。”

    一听到杨浩龙的事情,李鼎清立即追问道:“她怎么样,她还好吗。“

    她点点头:“她很好,你放心吧,因为怀孕,稍稍胖了些,看样子还不错。”

    她这么一说,李鼎清这才放下了心,他一直害怕她在里面会过的不好,现在安然无恙,他的心里也就放心了。

    游若龙将地形图给了他,然后便说自己想休息了,今天奔‘波’了一天,也有些累了,李鼎清也不多留她,让她赶紧回去休息,具体的明天再说也不迟的。

    竪日,杨浩龙很早就醒了,自从怀了孩子,她早上都会醒的很早,然后不到两个时辰,便又困了,然后便会一觉睡到下午,再起身。

    她刚醒来,却发现了不对劲。她睁开眼睛四周却依旧一片黑暗。初时她还以为是天没有亮的原因,但是很快她就发现不是天没有亮,而是她的眼睛看不见了。

    这种感觉她之前也有过,之前的那次失明就是和现在一样,什么都看不见,就算在黑暗中好一会儿也依旧什么也看不见,这是真正的黑暗。

    因为有过之前的经验,她倒也没有感觉到有多害怕,其实习惯了黑暗便不觉得它可怕了,而其他的感官会变的异常灵敏。最新章节全文阅读</strong>[更新快,网站页面清爽,广告少,,最喜欢这种网站了,一定要好评]

    她喊了几声:“婳婳,婳婳,阿岳。”

    凌‘乱’的脚步声响起,一个人冲了进来,快速的到了‘床’边:“主子,你怎么了。”是阿岳的声音。

    杨浩龙瞬间安了心,她的手去‘摸’索着阿岳的手,阿岳一把扶住了她,然后便发现了问题。

    他有些颤道的开口:“主子,你的眼睛。”

    杨浩龙平静的点了点头,最开始的有些慌‘乱’到现在的平静镇定,她已经很好的接受了再度失明这件事情。

    “没什么大事,只是眼睛失明了而已,估计是昨天的那场大火熏的眼睛再次发作了。”淡淡的说着这一切就像是在说和自己不相干的事情一般。

    而阿岳的心却是剧烈的颤抖了起来,他深知眼疾发作对于杨浩龙来说意味着什么,这意味着她体内的古毒也会提早发作,不管是什么外力所致,都无法阻挡古毒的发作。

    感觉到了阿岳的颤抖,杨浩龙握了握他的手,示意他安心:“放心吧,我没那么容易就没命的,放心吧。我中古毒的时日不短了,现在不是还好好的嘛。”

    她的故作轻松,却让阿岳的心里更加难受,而此时赶来的徐婳看到杨浩龙的样子,瞬间就明白了,她的眼睛失明了。

    她快步走了过去,伸出一只手在她的眼前晃了晃,可是杨浩龙丝毫感觉都没有。

    她只感觉到又来了一个人,身上的味道是她所熟悉的。扬起笑脸:“婳婳,你来啦。”

    “相公,你又看不见了。”话里已是带了哭腔。

    杨浩龙点点头:“是啊,这是没办法的事情呢。”

    徐婳突然就哭了起来:“都是我不好,昨日就不该让你点那把火,我们就算想别的办法帮游姑娘离开,也不能用火烧啊,我怎么就忘了烟会熏到眼睛呢。”

    她一直说着自己的错,眼里的泪滴啪啪啪的滴落在被子上,徐婳自责的要命,如果自己当时坚持一些,主子的眼睛就不会看不见。

    一旁的阿岳看着她这般自责的模样心疼极了,自己的心也随着她的眼泪一‘抽’一‘抽’的。

    看不得她再难过下去,他连忙抢着话说道:“不是你的错,要怪就怪我,都是我不好,是我先提议的,如果不是我提议,主子的眼睛也不会成现在这个样子。”

    杨浩龙被他们二人搞得哭笑不得,这两人还真是护对方护的紧呢。

    她‘摸’索着‘摸’到两个人的手,然后握住,他们二人都看向她:“你们两个说什么呢,决定的人是我和你们又有什么关系呢,别往自己身上揽责任了,如果说有错我才是错的最大的那个呢,好啦,既然眼睛已经这样了,那就不要再去纠结是谁的过错了,反正我也死不了,你们该想的是往后该如何对我好,是不。”

    说完还呲牙笑了笑。

    徐婳知道她是在宽慰他们,可是她的眼睛要怎么办呢。

    “可是相公,你的眼睛还是需要医治的啊,不能任其拖下去啊,不然古毒会发作的越来越厉害的。”徐婳急道。

    徐婳说的一点也没有错,这古毒无人可解,就连之前的眼失明,也是那个古怪的奇长老治好的,可是现下又去哪里找这个人呢,茫茫人海,除非他自己出现,不然根本不可能找到他的。

    左右想了也没有用,杨浩龙也看开了,这就是命,也许她的命该如此,只要老天能再给她几个月的时间,将肚子里的孩子安安稳稳的生下来,她就死而无憾了。

    谁也不知道,她早已经抱着可能会死的想法,不过这话她是不敢说给阿岳和徐婳两个人听的,这两个人将她的命看的比自己的‘性’命都要重,又怎么会,让她死呢,想想还是将话留在了肚子里。

    然后安抚道:“放心吧,吉人自有天相,老天爷不会这么快就收我的命的,你们忘了还有奇长老吗,这个人神出鬼没的,说不定他能掐指算到我有难就来救我了呢,是不是,上次就是他突然出现将我的眼睛治好的,说不定这次也是。”

    两个人的眼睛都陡然一亮,是啊,他们怎么把这个人给忘了呀,只要有他在,肯定能治好主子的眼疾的。

    这样一想,也算是给了两个人一些希望,情绪也总算稳定了些。反正也不能一直都担心下去,这日子该怎么过还是得怎么过,他已经是死过一次得人了,杨浩龙深信老天不会没理由的让她再突然死一次,那她的重生就没有任何意义。

    她失明的事情很快就被赵迎罡知道了,赵迎罡马不停蹄的就赶来看她,看到她失明不能视物的样子,只觉得自己的心都通紧缩在了一起。

    他没让任何人传唤,只是自顾自的走了进去。而杨浩龙看不见,所以并不知道进来的人是谁,只以为是阿岳,毕竟,她这里,除了阿岳和徐婳,便不会再有别人进来了。

    想当然的,她便认为是阿岳,她有些撒娇的道:“阿岳,我好饿啊,身时候能吃午饭啊,你要是饿到我的孩子,我可要你好看。”

    说完还做了一个张牙舞爪可爱的表情。但很快她就感觉到了不对劲,如果是阿岳,她这么说,肯定立即就会回答,主人,阿岳立即就去办。

    可事今儿怎的一点声响也没有,疑‘惑’的再次开口:“阿岳?”

    “是我。”赵迎罡直接开了扣。

    他不喜欢她把他当成是别人,那种感觉很不好,但是随即又觉得自己小气,这都什么时候,还在计较这些,当下语气放柔:“眼睛怎么样了。”

    那两个字一出来,杨浩龙便知道此人是谁了,顿时便冷了脸‘色’淡淡道:“臣现在不能视物,未发现是皇上,还望皇上见谅。”

    赵迎罡摇了摇头,才又反应过来,她现在根本就看不见,摇头她又怎么会知道呢,遂开口:“无碍,龙儿,你的眼睛是因为古毒发作导致的吗?”

    杨浩龙点了点头:“是啊,已经很久没发作了。”

    确实,她已经很久没发作了,因为上次和这次中间已经隔了很长一段时间,在她都要忘记自己身上还有古毒这回事的时候,它便又陡然窜出来,提醒她自己的存在。

    而这几日身上已经开始出现各种畏寒的症状,身体更是僵硬的不行,这些都是古毒在身体里作祟着。

    其实她并不觉得这样有多可怕,她只是希望不要因此伤害到肚子里的孩子就好,别的她并不在乎。

    可是她不在乎,赵迎罡在乎,他不能任由着她的生命走向终结,她的手就在他的面前,可是他却连触碰的勇气的都没有,只是害怕她会厌恶的甩开他的手。龙袍下的手几次想伸出去,却都慢慢的又收了回来。

    良久只是见底的说道:“龙儿,朕绝对不会让你有事,绝对,朕发誓。”

    杨浩龙微微一笑:“皇上不必为臣如此,臣自己的身体自己明白,并不需要别人为我去做什么,尤其是皇上您。”

    她最后一个字说的特别重,还夹杂着一丝厌恶在里面,他的心又是一痛,他知道,她厌恶他,这辈子她都不会要他为她做的一切。

    徐婳的事情成为了他们之间一辈子的隔阂,曾经他以为徐婳是他们之间的枢纽,而如今,徐婳是他横跨不过去追寻她脚步的绊脚石。

    心情不好,可是他不想在她面表现出来,强忍着心里的苦楚,离开了永乐宫。

    而杨浩龙并不是没有感觉到他的难过和伤心,可是她的感情都已经通通给了另外一个人,别人对她再好,那也不是她想要的,更何况,赵迎罡曾经做的事情,是她一辈子都无法原谅的。

    日子一天天的过去,隔壁被杨浩龙烧毁的寝宫也已经修缮好了,赵迎罡特地着人来询问她是否再搬回去。

    杨浩龙点点头,她当然要搬,不然鼎清来的时候,不知道她换了地方,扑了个空只会让他更加深处于危险之中。

    当天她们就重新搬...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