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174|河神案3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p; 谁知王五毫不相让,说:“爷爷你想请谁都可以,只是我就看不惯这群装神弄鬼草菅人命的混蛋。”知道自己看到的不是河神而是乔装打扮的道士之后,王五的态度突然来了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

    “什么蛟龙,什么水鬼,都是这群道士编出来骗钱的玩意,说不得一切都是你们道观在捣鬼。”王五指着楚昭等人大吼大叫。

    这猜测其实和楚昭心里所想暗暗相和,便解释道:“公子误会了,我和师兄是游历到此的,和那普玄观并无关系。”

    “好了,阿武!”村长将拐杖重重地敲击了一下地面,说:“你这样打断仪式,是想要给玉娘招来灾祸吗?”老者虽然看似凶横,但是眼睛里已经流露出了祈求之色。

    “哼!”王五却根本不予理会,说:“爷爷,大不了去报官,你还真的要让这群道士骑在咱们头上作威作福多久?什么闹鬼,什么蛟龙,都是假的,每次一出事,村子就要往道观上送钱财粮物,男童女童,那些小孩子后来都去了哪?只说是伺候河神去了,爷爷你不觉得奇怪吗?”

    那老者刻满皱纹的脸似乎更加苍老了,他挥舞着拐杖就朝王五打去!后者猝不及防之下,肩膀挨了一下。“滚,给我滚!咱们家不要你这样毁家灭族的东西。”

    打跑了王五,老者忽然开始咳嗽起来,叹着气说道:“作孽啊,都是作孽。”

    楚昭和韩起对视一眼,却识相地没有再问,只是默不吭声地将歪倒的香扶正,继续进行仪式,只是在场之人心里,难免都蒙上了一层阴影。

    毕竟仪式被生生王五打断,以至蜡烛熄灭,香自行全部倒于炉外,都是极大的不祥之兆。

    好在之后的仪式再没出什么差错,棺材里的尸体也一直老老实实的,简直死得不能再死,楚昭便怀疑刚才是自己眼花。等他和了棺,天权等四人各扶住棺材盖子一角钉死棺材,这就算是将死者的亡魂封在了棺材里,不可能再出来作乱。

    屋子里众人都松了一口气,村长开始安排守灵人分坐在里屋外屋,村里几位乐师开始演奏古朴幽雅的南曲,几位少妇手执檀板,在乐师的伴奏之下边拍边唱。这样一直闹到子时,才算消停下来,玉娘给他们添了一桌子饮食,又出来送乡人往外走。

    村长家离得不远,楚玄年纪小,熬不得夜,楚昭就带他先回家里睡觉。讲好韩起带着天枢几人留在这里看上半夜,等过了子夜就换成乡民自行看守。

    ***

    这一夜楚昭回去抱着儿子倒头就睡,连韩起什么时候回来的都不知道。

    正睡的香,楚昭突然听到外面混乱起来。似乎有人闹嚷嚷地喊着什么尸变。

    楚昭一下子坐了起来,发现外面的天色还没有大亮,韩起胡子拉碴地睡在他的旁边,儿子打横睡在韩起肚子上。大概是在楚昭身边的缘故,韩起是真的进入了深层睡眠之中,浑身呈现出少见的放松状态,此时被外面的声音所惊扰,也只是把眉毛皱了起来,并没有醒过来的迹象。就好像一个平常人一样。

    楚昭难得看到这样的韩起,欣赏了一会儿,方凑到韩起耳边,低声道:“你好好睡,外面的事情我来处理。”然后轻轻把儿子抱下来裹好,自己穿了衣服走出来。

    楚昭刚走到门口,就听到村长在大声咆哮:“放屁!两个已经入殓的死人难道会自己揭开棺材盖子跑了?”

    “我……我们虽然是活人,但是防得住活人,防不住死人啊……”

    楚昭走过去询问,才知道原来今晚守后半夜的人打盹睡着了,结果一觉醒来一看,不得了了!尸体居然真的不见了!

    “昨晚看守尸体的是谁?”老村长愤怒地用拐杖梆梆梆的敲打着地面,连手都在微微发抖。看得出来不只是气愤,更多的还有一种恐惧。

    一个村民回答道:“原本是说好道长他们看守前半夜,我们看守后半夜的。可是村长您走后不久,王五带着几个人来说了一大堆的怪话,道长就回来睡觉了。后来是我们几个换着守的。最后留守的,该是孙……孙小仙。”

    这也可以理解,谁晚上没有一觉呢。其实村民在道士走之后,心里都不乐意守夜,加上也不认为会出事,所以就推来推去,最后全推给了孙小仙。

    “那他人呢?”

    “不……不见了。”

    “找,活要见人死要见尸。”老村长脸上的皱纹更深了。

    孙小仙是本地的一个鳏夫,整日只贪那杯中之物,因他胆大,各家守灵都请他。所以他对于守灵这件事,也算的是驾轻就熟。约莫半个时辰,乡人方才寻得孙小仙,他不知道什么时候躺在玉娘家的柴草垛子里睡着了。乡人将他扶过来,拿凉水泼他的脸,方才睁开眼来,迷迷糊糊道:“好酒,今夜不醉不归!”

    村长走过去“啪”的对着他的脑袋来了一下:“还喝!我问你,昨晚上明明该是你守尸,为何人却不在?”

    孙小仙嘟囔道:“那尸体既不会有人偷,更不会逃走。谁会看死人看一个晚上。”

    “谁说尸体不会跑?别忘了,孙长发一家是怎么死的。”

    孙小仙已经半醒了,他激灵灵打了一个颤:“莫非出什么事了不成?”

    “出什么事了?尸体不见了。”村长说这话的时候,声音里已经带上了止不住的颤抖。“你给我说清楚,昨晚到底发生了什么。”

    孙小仙唬出一身冷汗,连连后退,酒已完全醒了,急惶惶道:“回三叔祖,昨晚入殓结束之后,侄儿就来把大师叫走了,其余人也早了理由各自睡去,只余下下人一个,少些纸钱,检查香烛,又往长明灯里添了一回油,就去独自饮酒。谁知不过一二杯,就醉倒了。”

    楚昭在旁问道:“其间你可曾醒来?或听得什么异常声响?”

    孙小仙茫然道:“小人白日里甚是疲惫,故而什么都没听到。难道……难道真的是我那老哥哥出殃了?”

    村长的脸色异常的难看,这件事无论如何与自己的孙子脱不开关系,心里怒火中烧,却也不知该向谁发作,便阴沉着脸说道:“找,都给我找,无论如何也要找到这具尸体!”

    话音刚落,忽听有人冷笑一声,楚昭转头一看,是那疯疯癫癫的老婆婆,她一个人孤零零站在黑洞洞的门口,乐得合不拢嘴:“这回躲不掉了。报应啊,该来的总会来的。”

    这句话楚昭不明白,赶忙问:“报应?什么报应?”

    村长怒道:“你个老太婆,贵客面前说什么呢?孙子都被你养坏了!”

    老太太这一回却不怕她男人发怒了,只道:“我年纪也大了!不怕哪个来害我!他们也太猖狂了,我就说给你这后生听听,也许你们还可以想想办法。这种事情已经持续好多年啦,每七年就发生一件灭门血案……村子里人口越来越少,这个村子是被诅咒的,生下来的男童都活不成,是她的报复,是她来报仇了……”

    ...

    为君
上一页目录下一章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