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171|舞弊案11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陈敬这一晚总觉得不太对劲,就好像有人跟在他身边一样,可是回过头去,却又什么都没有。(www.juyit.com 君子聚义堂小说网)

    按说现在大局已定,他再没有什么可担忧的,但是却总有一层隐忧,像老屋子的蜘蛛网一般,牵牵连连地覆盖在陈敬心头,挥开一层又落一层。

    走到浴桶旁,陈敬刚拉开腰带,突然听见耳边传来“赫赫”的粗重喘息声,以及有规律的敲击声。

    “笃笃——笃笃——笃笃笃。”

    这暗号一般的敲门方式似乎叫陈敬想起某种不愉快的往事,陈敬皱了皱眉:那人已经死了,死得凄惨无比,身败名裂,连廖道一也死了。现在皇帝又让重判卷子,自己把写好的河道一书交上去,加上背后有顾公子的助力,不愁没有一个好前程。

    “笃笃——笃笃——笃笃笃。”

    敲门声还在继续,大有陈敬不开门他就不罢休的架势。

    “是谁?”陈敬问了一声,门外无人应答。他想了想,只好握着匕首前去开门,然而打开门之后什么都没有,幽幽的月光下,陈敬看到自己的门口有好几个大大的泥脚印。

    一无所获地关上门,陈敬回到屋子里洗澡,很快就忘记了这件事,一心琢磨起自己的前程来。

    从浴桶里出来,陈敬走到铜镜前面,正在笨手笨脚地擦拭头发,突然发现镜子里印出一个模模糊糊的身形。镜子上都是水汽,所以陈敬只看到一团白影闪过去,像是一个穿着白衣服的人。

    “什么人?”陈敬停住手,握住藏在腰间的匕首,戒备地询问。然而满室寂然,陈敬转头看去,的确什么人都没有,只是窗户不知道什么时候开了一条缝。可能是院子里的猫溜了进来。

    陈敬走过去将窗户关起来。然而他的手刚扶住窗框,突然顿了顿,白皙的手掌被什么东西握住了。

    是有人在窗外和他开玩笑吗?

    陈敬的目光缓缓下移,四根青白的手指扒在窗框上,指缝里都是泥土。

    陈敬厌恶地皱着眉,口里问道:“谁在外面?”手上的刀却毫不犹豫朝着那只手斩落下去。

    装神弄鬼到他面前来了,不知道他陈敬是从来不信这些的吗?

    然而陈敬的匕首方落下,那双手突然消失了。陈敬一愣,推开窗,外面安安静静的,人大概都在前堂,隐约可以听到外头闹嚷嚷的呼喝。

    齐敛带着人从昨晚开始,就一直围着魏永的府邸,不许任何人出入,现在只怕苏州府大大小小的官吏都已经到了。

    一场好戏即将开演,陈敬略觉有趣地挑了挑眉,随手把窗户关好走回床前,还没躺下,又听见了“笃笃笃”的敲门声。

    陈敬咬了咬嘴唇,心中发狠,便悄没声息的起床,偷偷打开门栓。

    “吱嘎——”老旧的门牙发出刺耳的呻吟,门被推开了,一个人影在外面探头探脑,然后试探着走了进来,在他经过的地方,赫然留下几个泥脚印。借着月光,陈敬分明看到这个人浑身泥土,脖子上一道触目惊心的红色勒痕。

    是李赫?还是有人假扮李赫装神弄鬼?

    陈敬瞳孔猛然缩小,手中的剑忽然伸了出去,扑哧一声扎进那个人的颈部。

    那个人连一声呼叫都没有能发出来,就这样无声无息地死了。

    “我能叫你死一次,就能让你死第二次。”然而陈敬脸上的笑容没有维持多久,就突然收了起来。因为面前的根本不是李赫,而是项辰!苏州府巡按班头项辰。

    李赫突然反应过来,在他们的计划中,项辰担任的正是假扮李赫复活杀人的角色,而此时项辰的手里还拿着一封信,显然不是来找他麻烦,而是给他传递情报的。

    陈敬的嘴唇被他咬出了血:他误杀了项辰,那么公子那里……

    瞬间就决定要将此事永远的隐瞒下去,于是陈敬将项辰手里的信取过来,看完就烧掉,然后皱着眉头将尸体塞到自己床底下。

    刚做好这些事,就听见虚掩的门口再次传来呼唤声:“陈公子,大人请你到前面去。”

    陈敬慢吞吞地跟着来到大堂,就看到魏永满脸愁容,看上去老了十岁不止。

    “这群人有备而来,只怕今日不得善了,你带着这封信从密道里偷偷儿出去,务必将此信送到陛下手中。”魏永交代完,转身面对着陈敬,问他可愿意自行离去。这件事毕竟和陈敬没有关系,看在他这个钦差大臣的面子上,外头的齐敛应该会放陈敬平安离去。

    陈敬摇了摇头:“几位大人对我有救命之恩,我怎么能在危机关头独善其身呢。”

    见他坚持要留下来,魏永不再多言,大步流星的带人出门了。留下的天权等人便去开启了暗道。

    “项辰呢?”楚昭左右看了看。众人都说没有看到,陈敬只暗暗后悔,上头有命不要伤害这位谢家公子,如果项辰还活着,路上伺机夺取密信的把握又能多上几分,而现在却只能靠他自己了。

    到这个时候,外面的齐敛分分钟就能带人进来,楚昭也不敢再磨叽,招呼了陈敬同往地道里去。

    默不吭声地走了一会儿,陈敬像是还没反应过来,愣愣地问:“这是去哪里?”

    天权等人走在最前面,楚昭和陈敬走在最后,因此黑暗里只有前方一点微微的光,楚昭的声音嗡嗡地传过来:“这条地道通往城外,咱们出去后直接往驿站去。”

    陈敬心念电转,当下也不再说话,只是埋头赶路而已,然而走着走着他就觉察出不对劲了——似乎有什么东西一直在拉扯他的衣角,脖子上也感觉到凉凉的,就像……就像有人靠得很近地在他背后吹气。

    天权等人走在最前面,那几位身负密信的侍卫走在中间,陈敬跟在楚昭后面,他依稀记得自己背后似乎并没有人。

    滴答,滴答。

    安静的隧道里传来隐隐约约的水滴声,那声音一开始很远,渐渐地越来越近,一滴水落在陈敬的头顶,他摸了摸,手里黏糊糊的,不由恶心地皱起了眉头。

    借着微弱的光线,陈敬抬头一看,霎那间,恐惧如潮水一般袭来,直至没顶。

    隧道的上方,赫然露出一张人面,脸色青白,然后蓦然张开嘴,露出森森的白牙,对着他咬了过来。泥土里的人面裹着沙石咬过来的冲击力过大,饶是陈敬镇定,此时也忍不住惊叫了一声,拼命往前跑去,然而前面却已经看不到一个人了。不知何时,走在前面的楚昭等人消失了。

    陈敬提高了警惕,将武器握在手中,慢慢往前走。

    地道里很昏暗,原本应该是黑的看不见五指,然而地上却冒出星星点点的鬼火,在辚辚地鬼火映照之下,陈敬隐约的看到隧道两旁站立着三三两两的人。这些人的面孔,陈敬都很熟悉,全都是他昔日的同窗。那些人带着恶意的笑容,不停的伸手抓住陈敬的衣衫,或者伸出脚来想要绊倒陈敬。

    陈敬看着前后无人,刷一声抽出了悬在腰间的宝剑,恶狠狠道:“就凭你们这些东西,也配来阻拦本公子?都去死吧——”

    也许是神鬼怕恶人,陈敬举着剑对着那些人一通砍,那些幽灵便带着奇怪的,严肃的表情消散了。

    不,还剩下一个。

    “云生,把我写的《论河道》还来。”陈敬一回头,就看到李赫站在他的不远处。

    “别过来!”陈敬把剑举在身前,戒备地喝道。

    李赫的头一偏,脑袋突然滚落下来,咕噜噜一直滚到陈敬脚边。这场景异常的眼熟,陈敬的头皮一阵发麻,他在心里不断对自己说:这是假的,这是假的,这是假的……然而到底忍不住后退了几步,陈敬突然感觉有一双残缺潮湿的手放在了他的肩膀上,那“嗬嗬”声就在耳边,腐烂的气息喷到了脖子上……

    “云生。”陈敬一回头,正对上一张脸,距离近得几乎能够听到对方发出的粗重喘息声,虽然这张脸已经开始出现尸斑,但是陈敬还是认出来此人就是朱驰贵。

    朱驰贵用一种极慢而含糊的声音说:“云生,终于找到你。”

    “什么?”

    “嗬嗬,因为……一切才刚刚开始。虽……虽然你是顾公子送给我的玩物,但是我喜欢你,愿意和你永远在一起……”陈敬闻到了腐尸的臭味,脸色变得惨白,过往那种绝望的感觉一下子撕开了他的心。

    是的,朱驰贵说的没错,他的真名叫做李敬。李家大公子李世繁当年奉命南下剿匪,后来死在了江南的叛乱之中,却留下了这么一个儿子。可惜李家在安靖末年迅速倒台,李敬也不过四五岁,就跟着母亲一同被卖做官妓,几经流转落到廖姓商人手中。因为李家原是做丝绸生意起的家,在江南商场上颇有一些势力,曾经帮过廖家,所以廖家对李敬母子还算不错,名义上是奴隶,实际却当成半个少爷养着。不然李敬如何能够读书认字?

    可糟糕就遭在李敬学会了读书认字,而且表现的比寻常男童更加优秀聪明上。随着李敬慢慢长大,他那位沉默的母亲终于对他讲述安靖年间李家的兴衰史,认为喻王和当今是李家败落的罪魁祸首,让李敬一定要为家族复仇。

    李敬是个聪明孝顺有野心的人,他也不负母亲的期待,很快得到了江南顾家的赏识。然而李敬很快就明白了,出身低微意味着什么,所谓的才子不过是上位者豢养的一条宠物犬。

    “滚开!你为什么还是不肯放过我!我恨你,要不是你,我怎么会走到今天这一步!”李敬大喊道。

    朱驰贵青白而僵硬的脸上露出一个伤心的表情:“当初在顾公子面前,你是自己愿意的。”

    果然即便做了鬼,朱驰贵也是一个孬种。

    李敬不那么害怕了,他冷笑道:“你也真是奇怪,明明一切都是依靠家族取得的,最后却愿意为了一个无足轻重的男宠将家族拖下水。实话告诉你吧,你一直以为自己的妻妾在欺负我,爹娘兄妹排斥我,其实都是我故意的,我就是要让他们讨厌我,害我,因为这样,你就会对我更加内疚。”似乎觉得朱驰贵的表情很有趣,李敬继续说道:“不过现在我有了账册,江南官场都在我的控制之下,多谢你过来给我做替死鬼。”

    “所以那个账册在你手里,你做了一份假货给顾公子?”

    李敬警惕起来:“你问这个做什么?”

    “我?我是地下爬出来的冤魂啊。”朱驰贵拨开乱蓬蓬的头发,露出一张腐烂了一半的脸庞。一条蛆虫自他的鼻孔懒散地爬出,路旁那些死去的人又出现了,并且发出桀桀怪笑。

    很快,地道里想起了一声惨叫,接着是古怪的吞咽吸允之声。一切又恢复了漆黑一片……

    楚昭耸了耸肩膀,不得不承认这位朱公子虽然不学无术,好色无厌,倒的确很有导演鬼片的天赋。这灯光音效和机关暗道,硬生生把三流剧情演出了一种身临其境地真实感。楚昭作为一个旁观者都觉得后背凉飕飕的,更别提深陷噩梦中的当事人了。

    这条暗道当然并不通到城外,楚昭他们转了一圈,又回到了青云客栈。李敬也许做梦都没有想到,当初他叫朱驰贵帮忙修建用来装神弄鬼的布置,会被用在他自己身上。

    楚昭摸着下巴思索了一会报应这件事,然后他就感觉自己的衣服下摆被什么东西扯住了。低头一看,赶忙把儿子捞起来:“和你爹去江南大营里玩得如何?”

    小龙摇摇摆摆地把挂在脖子上的虎符给父皇看。

    “你怎么什么东西都给儿子玩?丢了怎么办?”楚昭埋怨着韩起,然后小心翼翼地把虎符取下来。

    “丢不了,你儿子是个守财奴,东西到他手里就别指望要回来了。”原本负手站立门口、满身杀气的黑衣人一秒钟变回平凡的妻奴。

    果然,楚昭取下虎符的行为遭到了小龙...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