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170|舞弊案10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朱驰贵在牢中畏罪自杀,五日之后,皇上的谕示便到了苏州府衙。魏永奉了圣谕,四处搜捕方子安。又过五日,三位钦差到了苏州,一边查案,一边重判试卷。原来皇上虽是龙颜大怒,到底可怜读书人的不易,不叫把南闱今年的科考都废了,着令将考卷重新誊抄弥封,统统重判。这件事到这里,水落石出,奸邪伏法,看似便算是告一段落。

    苏州府衙,香园。

    “什么?你要翻案?”张浪惊骇莫名地看着魏永。

    张浪是魏永的同年,当年魏永得罪了李家落了难,唯有张浪并没有落进下石,故而称得上至交。

    魏永知道张浪这个人胆子小,却没什么坏心眼,所以,他很是恳切地对张浪说:“天下哪有傻里傻气送死的人?朱驰贵真杀了人,他早躲到爪哇国去了,还敢来认罪!再说了,他既然供出了方子安,无论如何也没有必要自杀。”

    张浪道:“这件事的确不同寻常,但是朱驰贵既然是个痴情种子,做出这种事情想要择出自己的心上人,也不是不可能。死在牢房中,看来方子安的势力简直超出你我的想象。”

    魏永看了他一眼,不认同地点头道:“不,我只是觉得这事不是方子安一个人做出来的,很可能方子安是与人顶了缸。你想想,这朱驰贵出身江南豪族,官府衙门也罢,江湖也好,朱家经营多年,都有一些暗子。若说有人能在守卫森严的大牢里把朱氏嫡出的大公子杀了,凶手会是何等人物?方子安在江南并无根基,况且现在也如丧家之犬,如何还能有这样大的威势?这江南四大家族,顾朱沈丘,盘踞日久互相扶持,又对科举制早有不满,哪个不比方子安嫌疑大?”

    张浪心里陡然一惊,试探着问道:“老兄弟这是打算破釜沉舟查到底了?不知道有什么收获没有?”

    魏永缓缓地点了点头:“南闱舞弊,绝不是方子安一个人能做成的。期间涉及的官吏不下数百,事情坐下了,就会留下痕迹。听说有这么一本账册,可是不仅方子安失踪了,连着这本账册也跟着失踪。幸好我手下颇有几个能人,几方查探,终于得到了一份南闱舞弊案涉案账册残卷。只是这种东西一旦传出去,只怕整个官场都要视我为敌了。”

    “魏兄手上居然有这种东西!”张浪瞪大了眼睛。“可有别的人知晓。”

    “如今江南刑事复杂,我哪里敢声张?其实我手里的账册是残缺不全的,只有一小部分,不过即便如此,也已经很惊人了。”魏永脸上露出那种惯常的顽固又坚定的表情:“若是我遭遇了不测,这名单便拜托张兄替我交给皇上。”

    张庭赶忙安慰魏永:“哎呀,老兄啊,你总是这么说话!陛下身边可离不得你,不然为何不派别人,单派你来江南呢。那是他信不过崔景深和王若谷,也是在给永年你积累功勋。至于名单,我先给你保管着,若是那些人敢对永年你下手,我便是死,也要把名单送到陛下手中。”

    这句话说到了魏永心坎里,严肃的神情也略有缓和。魏永怕自己会出意外,被江南豪族派人刺杀,又或者是失踪,就把名单包好交给张浪,又再三嘱咐他小心安全,这才派项辰送他出门。

    拿着魏永递过来的厚厚的资料走出门去,张浪的脸上露出忠厚老实的笑容,然后随手将资料塞入怀中,上了等候在路旁的小轿中。

    “去羡道园。”

    夜色渐渐降临,苏州城多植柳树,夜风拂过,便似有无数鬼魅在张牙舞爪。黑色的河水看似平静,其下却有暗流涌动。

    约莫丑牌时分,万籁俱寂,幽黑空荡的街道,偶尔传来几声犬吠,但见一条黑影从顾家的羡道园中飘出,那黑影肩头似乎扛着一个人形的麻袋,顺着北城外官道一路奔跑,不多时便来到护城河旁边。

    那黑影在岸边查看一番,将背上的麻袋放下解开,借着幽幽的月光,里面赫然便是失踪了一月的方子安。此时他惊恐地瞪大了眼睛,然而手足却都动弹不得,那黑影将一块大石吊在方子安背上,桀桀怪笑两声,将方子安往河中推去,然后拍拍手,心满意足地转身离去。

    在他离开后,一叶渔舟悄无声息地从阴影处驶了出来。

    寅牌时分,苏州府城外驻扎的江南水军大营中,一匹骏马如风驰电骋一般奔到营门前,守门的军兵远远望见,手中长枪一横,高声问道:“来着何人?”

    那人手一扬,袖中一道金光一闪而逝,声音如金石裂空:“江南兵马指挥司将军李卫国何在?”……

    寅卯时分下起了雨,雨点落在鳞鳞千瓣的瓦上,夹着一股股的细流沿瓦槽与屋檐潺潺泄下,窗外飘来一种雨天独有的土腥味,楚昭和陈敬相对而坐,面前一盘黑白棋子。

    这一局棋从丑时一直下到现在。博弈伊始,手谈双方占据星位,飞棋落子,各自打围,奇招迭起,然而如今场上的形式,却已经明显是白子的天下。按理此时执黑者应当努力构造活眼保护活眼,然而棋盘对面的人却明显有些心不在焉。

    潺潺的雨声和树梢哗啦哗啦的风声显得屋子里分外的安静,楚昭看了一眼茫茫无际的黑暗,手执棋子轻敲棋盘,灯花蓦然爆了一下,而后扑簌簌往下落。

    “大人似乎心不在焉?可是有什么心事?”

    楚昭蓦然惊醒过来,叹了口气,苦笑着掷开握在掌中的棋子:“啊,说心事也不确切,只是目前这棋似乎已成困局。”

    陈敬一双眼睛里满是血丝,眼神也有些发直:“岂止是困局,简直已经走成了死局。”

    他注视着棋盘,又像是透过面前的棋盘注视着虚空之中的黑白棋局:“那幕后之人步步设围,从客栈里装神弄鬼开始,就故意将我们的眼光吸引到了陈公子身上,之后利用陈公子引出朱驰贵,达到嫁祸方大人的目的。”顿了顿,楚昭叹道:“世上哪里有什么鬼怪呢,若是有,也住在人的心里罢了。”

    “还请大人别叫我公子,唤我云生便是。陈云生不过一介草民,当不得公子二字。”

    随着寒庶分野渐渐不那么明显,公子也不再是...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