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九十二章 双龙对决!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bsp;穆流年的眉心微拢,“不止如此。既然你来了,我便将话说清楚了。你们的人,进入梁城劫掠,别的东西也就算了,我不予追究。可是有关我琳琅苑里的东西,却是一样儿也不能少了,必须全部归还。”

    梁城的事虽然了了,可是当时还是逃走了一部分的将士,他们身上,自然也都是将能带走的珍宝,全都带走了。

    李云召有些为难,这一些小东西,虽然珍贵,可是想要查出来,却是太难了。再说当时还有北漠的联军呢,这事儿,真不好办。

    “您放心,我也不为难您,若是有的部分落入了北漠的手中,他们敢执意不给,我们紫夜,自然是会助你们将东西讨回。”

    这话说的可是太巧妙了。

    只说是紫夜会助他讨回,可是出面的,却毕竟是苍溟人。

    穆流年这算盘也打地太精了。

    明知道现在北漠与苍溟的关系算不得好,可是偏偏还故意如此,这是故意给苍溟皇找不痛快呢。

    “此事,我尽力而为吧。”

    李云召在这里住了两日,穆流年的兵马也整顿地差不多了。

    “李国师,你先前与浅夏说的那些,我听不明白,我现在只是问你一句话,浅夏的命格,可有更改的可能?”

    穆流年一脸认真的样子,倒是让李云召起了要逗弄他的心思。

    “既然是命格,哪里有可能会轻易地就能改了?”

    “为何不能?我之前虽然是听地不全,却也知道,浅夏重生之事,分明就是有人在暗中操控。此人就是蒙天,我虽不知道具体的情形,可是很明显,她的前世今生,差别极大。”

    “那是逆天改命,所以,你看到了桑丘子睿的一头银发了?当然,还有其它的天道轮回,以后,你就会知道了。”

    “你们修习秘术的人,说话都是这般吗?真是让人高兴不起来。”

    “你身边不就是有一个秘术师?”

    穆流年瞪他一眼,“那不一样,我的浅浅,自然是不会对我如此,说半句,留半句。”

    李云召大笑,“既然如此,那你倒不如去问问她才是。”

    穆流年真是气得恨不能上前揍他两拳,可是现在也知道,这个李云召是浅夏舅舅的旧识,还有师兄弟的情谊,身为晚辈,他自然不能动手。

    “那我问你,若是我舍了这所谓的帝王命格,能不能保她一命?或者说,能不能延长她十年的寿命?”

    李云召一愣,好一会儿才道,“你当真愿意为了她,舍了这帝王命格?”

    “自然。”

    李云召不由得上下打量了他一番。

    如此顶天立地的一个大英雄,竟然愿意为了一个女人,便舍弃了无上的权利,这个男人是不是傻?

    若是以前有人跟他说,这世上会有这样的人,那他一定会笑着说那是在讲笑话。

    可是现在他亲眼所见,亲耳所闻,不由得有些匪夷所思了。

    他想不明白,没有了云浅夏,他可享用这紫夜的万里河山,何乐而不为?何故非要因此,而舍了自己,乃至后代子孙的荣华富贵?

    值得吗?

    李云召如此想,也便问了出来,“值得吗?”

    穆流年的眸光闪了闪,面上却是浮上了一层浅笑,“李国师定然是没有在意过一个人吧?”

    李云召的眉眼微沉,这样的话,此刻在他听来,更像是一种讽刺。

    “若是你曾在意过一个人,真正地将这个人的名字,融入你的骨血之中,你便会明白,这世上总有那么一个人,让你愿意为了她,舍了这世间的一切。没有什么,能与她相提并论,权势、名望,在她的面前,都是那么的微不足道,渺小不堪。”

    这便是情了?

    李云召不由得便想到了他的那位王兄,睿亲王。

    当年他对于那个女人,不也是十分的挂念在意,甚至为此,一生只得一子?

    现在唯一的儿子没了,也不知道,这个时候,再想想当年,他是否后悔了?

    好在,他现在已经有了孙子,总算是也不至于让他断了血脉,否则,怕是他能气得疯了!

    “情之一字,果然是害人匪浅!”

    李云召这话,也不知是在说睿亲王,还是在说穆流年,亦或者,是梁城的那个桑丘子睿。

    穆流年听罢,只是浅笑,“子非鱼,焉知鱼之乐?这世上看的透的人,似乎很多。可是自己的人生,总归是只有自己经历,其中的酸甜苦辣,幸福悲伤,也只有自己才能体会。”

    这话倒是有道理!

    “也罢,穆流年,我这样与你说吧,就算你舍了你的帝王命格,也不可能会对浅夏有一丝一毫的帮助的。非但如此,只怕反倒是会让她的寿命更短。”

    穆流年顿时大惊,“却是为何?”

    “简单!你是帝王命格,而若是因为浅夏而舍弃了这一切,那么,就等于是逆天改命,而这个因由,却是云浅夏。你不会有事,可是浅夏,怕是则要死于非命。”

    穆流年的脑子里瞬间就像是被雷给劈中了一般,一下子就懵了!

    只觉得大离里一片空白,云蒙蒙,烟缭缭的,死于非命?

    怎么可能?

    他的浅浅,怎么可能会是这样的?

    她之前无论是在安阳城,还是在允州,做过的好事,虽不能说是不计其数,可是也从不曾主动害人,上天怎么可能会如此地不公平?

    “这是天意,有句话,相信你一定不会陌生,天意,不可违!”

    穆流年连连摇头,他不能相信这样的事情会发生在浅夏的身上。

    突然,他似乎是想到了什么,“若是我顺利为帝呢?那么于浅夏,是否会有帮助?”

    李云召沉默了一会儿,“难说。只能是走一步,看一步。浅夏的命格太过诡异,便是连我这种有着天赋的秘术师,也不可能预见她的未来,所以,我只能说,顺天而行,总好过逆天而亡。”

    穆流年深吸了一口气,尽量地让自己冷静下来。

    “应该会的。既然你说如果我逆天,浅夏是因由,那么,一旦我顺天行事,那因由必然也是因为浅夏,所以,上天一定不会这样残忍,再狠心地对待她的。”

    李云召没有提醒他,有着帝王星相的人,不止他一个。

    而桑丘子睿,又是心系浅夏。

    一旦到了两人对决之时,那么,必然是只能有一个人胜出。

    换言之,二龙相争,只能存活其一。

    两个帝王星,同是恋上了同一名女子。

    无论是哪一个登基为帝,死的那一个,必然也将是因为云浅夏而败。

    这是命数,亦是劫难。

    李云召不忍心告诉穆流年,不论是谁生谁死,云浅夏,都是阻挠了其中的一颗帝王星!

    所以,浅夏的结局,很难让人相信,会安然终老。

    李云召之前跟浅夏说的那些话,并不直白,其实也是这个意思。

    而浅夏是秘术师,既然她早就窥探到了星相,那么,她定然也猜到了这一切。所以,她会领悟了这些,只是不知道,真到了那个时候,云浅夏,会做出怎样的决定。

    人人都道,帝王最是无情冢!

    偏偏紫夜的这两颗帝王星,都对云浅夏如此专一宠信,这本身,就是违背了天意。

    李云召能隐约地测算到,穆流年的命格也是较为奇特,他就像是在赛马中,猛然蹿出来的一匹黑马,没有人知道他是谁,他就已经闪耀出了璀璨的光芒,引领全军。

    他就是个异数,亦是紫夜的一个变数。

    更是云浅夏命格中的一个变数!

    所以说,李云召也不能确定,将来他们的走向会是什么样的。

    或许,穆流年真的就能拥有逆天改命的本事,也是说不定的。

    “多谢你,晚辈今日受教了。他日若是能参得其中奥妙,定然是会对国师重谢。”

    穆流年说完,几乎就是逃一样地离开了那里,再站下去,他只怕,自己会将最为脆弱的一面暴露出来,那是他绝对不允许的。

    就是在浅夏面前,他也绝对不容许自己太过脆弱了,更何况是眼前的这个外人。

    回到了穆府,穆流年简单地安排了一下,便直接去找浅夏了。

    “浅浅,我们大军明日开拔,四十万大军,向梁城进发。”

    “这么快?我以为你要犹豫几日,才能下定了决心呢。”

    “你说的对,这样的机会,我不能错过。就算是我放弃了这次的机会,桑丘子睿也未必会放过我。或者,他一直不愿意放弃的,便是你。只要是他还活着,你就是他这辈子最大的奢望。”

    浅夏觉得他的态度有些奇怪,他是很少这样主动提及她和桑丘子睿之间的关系的,甚至于,他是有些逃避这些的。

    “如果说,只有拥有了权势,才能保住你,便是杀到了最后,只余我一人,我也一定会去夺取那个最高的位置。只是为了守护你。”

    浅夏将他的话给领会错了。

    只以为是在他心里,桑丘子睿一旦手怕大权,凭着他的智慧,用不了多久,便会在紫夜建立起更为强悍的军队,到时候,只怕是就能真正地与穆流年抗衡,那个时候,穆流年想要守护家人,只怕就会有些困难了。

    所以,穆流年才以为,他应该勇敢地面对这一切,主动出击。

    浅夏伸手帮他整理了一下衣襟,“安阳城方面,可有消息?”

    穆流年摇摇头,“安阳城一切正常,那里的驻军本就不多,这个时候,是帮不上什么忙的。我带四十万穆家军直逼梁城,陆将军率他麾下的十万大军守护辽城。我相信,我们的家人,都会是安全的。”

    “嗯。”

    “浅浅,这一次,你与我同往。”

    浅夏的大眼闪烁了一下,原以为,他会再次提出将自己留下,没想到,这一回,他倒是主动提及了要带上自己。

    “好,我们不分开。”

    “浅浅,我从来不曾像现在这样的期待,你与我一起携手指点江山的那一刻。相信我,我不会败。”

    浅夏笑笑,这一场的对决,在她看来,是毫无悬念的。

    只是,突然想到了当初桑丘子睿说过的那些话。

    他说过,他要让她也看看,面对江山和美人时,穆流年又会是做出什么样的抉择。

    浅夏的笑容在脸上僵住,好在此时她是倚在了穆流年的怀里的,所以,穆流年并没有察觉到她的异样。

    曾经的一切,是否还要再重来一次?

    曾经受过的伤,还要再次被人扒开,再重新地经历一遍?

    浅夏的呼吸渐渐有些急促,心底的恐惧,开始无休止地蔓延,就像是那墙上数不尽的藤蔓,顺着她的心,她的血管,开始一点一点地攀爬着。

    她努力地想要制止它们伸长,可是却偏偏无能为力。

    似乎是她越要制止,它们攀爬的速度,便越是快速。

    她知道,她到底还是害怕了,畏惧了。

    曾经的梦魇,像是决堤的洪水一般,不可扼制地向她席卷而来,让她的身子忍不住颤了颤,仿佛,连站着的力气,也被抽干了。

    “浅浅,你怎么了?”

    此时,终于意识到了浅夏的不对劲,穆流年有些急切地问道。

    浅夏被他的话惊醒,一瞬间,脑子便清明了起来,若无其事地笑笑,“没事,只是刚刚觉得有些冷。”

    “看着她有些发白的脸色,再摸了摸她的小手,的确是有些冰凉。”

    “来,我帮你暖一暖。”

    次日,云若谷差了一队人马,十分恭敬地护送李云召出城。

    穆流年则是号令全军,向梁城进发。

    一路上,也遇到了大小不一的阻碍,皆被大军势如破竹之力而败。

    同年十月底,大军抵达梁城外五十里的一处镇子。

    大军安营扎寨,同一时刻,京城的御书房里,桑丘子睿,则是颇为诡异地笑了。

    “穆流年,你果然没让我失望。很好,我们的巅峰对决,这才只是刚刚开始。”

    梁城内,璃亲王府的肖云航,一脸淡然地听着手下的禀报,面对手上的心焦,他却像个没事儿人一般。

    “世子,您怎么一点儿也不急?那穆流年就快要打进梁城了。一旦他进了梁城,入了宫,那这天底下,就再也没有您的容身之处了。”

    听着这些忠仆的劝慰,他却只是摇头轻笑,“肖氏,早就该亡了。肖云放死了,父王死了,就连福王,也难逃厄运。肖氏除了我,已再没有了什么嫡系的血脉。落得这个下场,只怕是先皇所没有想到的吧?”

    下人微愣,不明白好主子为何说提及这个。

    “当初先皇给穆流年下毒的时候,可曾想过,终有一日,他会覆了这紫夜的天下?当年先皇派人害了长平王妃的嫡长子的时候,他可曾想到,穆家,终是有一日不会再忍了?”

    下人的脸色,亦是跟着,渐渐灰白。

    “世子,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您还是想想咱们的将来吧?梁城的守卫,总共也才有十几万,对方可是有着四十万大军呢。咱们要怎么办?”

    “不怎么办!现在,是桑丘子睿与他争天下,又不是我,你担心什么?”

    “可是世子,无论他们谁当了皇帝,都不可能再留您活在这世上的。您可是肖氏仅存的嫡系血脉了。”

    “那又如何?我对他们,没有任何的威胁。你以为,经历了梁城一劫,肖,这个姓氏,在紫夜的臣民心中,还是那个高贵又神圣的姓氏吗?没有了!”

    看到了主子的淡然,下人似乎也想到了什么,脸色比之前更为惨白,那一日的梁城,可谓是人间炼狱,惨绝人寰。

    的确,有着肖云放那样自私且胆小如鼠的帝王,梁城的百姓,怕已是恨毒了,肖,这个姓氏了。

    如果不是因为当时世子受了伤,而且璃亲王府也同样遭了难,怕是这会儿,梁城的百姓们,能来璃王府将他们的房子给拆了。

    别的不说,就说肖云放就那样死在了宫里头,可是却没有一个人站出来,愿意为他说句话。

    一代帝王,就连下葬,也不过就是匆匆的,甚至是偷偷摸摸的。

    饶是如此,听说,仍然有不少的百姓,趁着黑夜,去掘了肖云放的坟。

    虽有侍卫看守,可是这会儿的皇陵,无论是在百姓眼中,还是在桑丘子睿的眼中,都不过是形同废墟了。

    当晚,一个在御书房,一个在梁城五十里外的营帐里。

    两个男人,两上风华绝代,英明睿智的贵公子,几乎是同时,都极其郑重,表情严肃地,在纸上写下了一个名字:云浅夏!
上一页目录下一章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