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九十二章 双龙对决!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浅夏也没有想到,自己竟然是会在这样的情形下,与天下有名的秘术师见面。

    这个男子不说话,只是静静地站在那里,就如同是从画中走下来的人一般,浑身上下,都透着一股子不食人间烟火的气息。

    这样的一个男人,是真正地宛若谪仙一般的气质。

    不是像桑丘子睿那样的男子能比拟的,亦不是一身肃杀之气的穆流年能与相提并论的。

    眼前的这个男人,明明就是经历过了无数的风雨,可是偏生身上却不曾留下任何曾经争斗过、奋斗过的痕迹,这样的男人,若是走在了繁华的街道上,还不知道会有多少女人为之疯狂。

    这与容颜无关,与年龄无关,只是单纯地个人魅力,个人气质。

    苍溟国师,甚至是没有人还记得他曾经亦是苍溟的皇室成员之一,更没有人记得,他曾经的名字。

    国师,似乎这个职位,就是他的名字。

    “李云召,幸会了。”

    男子微愣,双眉间的那抹疑惑转瞬即逝。

    “多年不曾有人叫过我的名字了。甚至,我一度以为,世人早已将我的名字遗忘,没想到,你这个小丫头,竟然还能记得,看来,你的确是下了一番功夫的。”

    “我该如何称呼你?国师?可这里是紫夜,这样的称呼,似乎是有些不太合适。”

    国师淡淡笑了,“有趣,很久不曾见过你这样有趣的人了。随便你吧,我无所谓,名字也好,称谓也罢,不过就是一个代号罢了,代表不了我,也代表不了你。”

    “国师果然是看地透彻。”

    “你不是说,叫我国师不合适吗?难得你我有缘能相见,我不介意你叫我一声师叔。”

    浅夏的眼神微闪,表情随之一僵,师叔?这样的称呼,也能随便叫?

    “很意外?”

    浅夏轻轻点头,“能先帮我解释一下吗?你也知道,我曾经中过巫术,现在的脑子,或许并不是那么好用。”

    “你也太谦虚了。云浅夏,事实上,我很庆幸,你是云苍璃的外甥女,更是他选定的继承人,不然的话,或许,有些事情,会变得更糟。”

    浅夏微微侧目,却不说话,似乎只是为了等待他的一个答案。

    “多年前,我与你舅舅相熟,我们一同拜师,当然,拜的,自然不可能是秘术师,我们只是一起修习武功,当时,我与他也算得上是无话不谈的密友,他甚至还告诉我,如果有可能,他是真的想一辈子云游天下。”

    这倒是可以理解,云家的担子太重。

    与普通的富贵人家不同,怕是比人家担心的还要多。

    浅夏如果不是因为自己是重生,曾经经历过云家的衰败,只怕她也不会愿意接手云家的。

    所以说,但凡是有的选,只怕没有人愿意让自己总是顶着一副重担活着。

    可是到了舅舅这一辈,他似乎是没的选。

    母亲早早地便放弃了这一切,修习秘术的清苦,再加上原本母亲也没有什么天分,所以,最终也不曾踏入凤凰山。

    其实,到了浅夏和云长安这里,她又何尝不是没的选?

    “舅舅这一生过地很是辛苦,他这后半生,几乎都是在为了云家,为了我而努力着。如果不是因为我一直以来太弱了,或许,舅舅就不会走的那样早了。”

    对于云苍璃的死,李云召自然是早就预见到了。

    只不过,在他的预见中,云苍璃的死,应该是还要再推迟几年。

    直到云苍璃已逝的消息放出来之后,他才惊觉,自己一直再也看不到云苍璃的原因,竟然是因为他死了。

    也正是因为自己一直不曾得知他离世的消息,所以,在突然得知他已不在人世时,便明白,他定然是利用了秘术,封锁了自己的消息,同时,还一定是给他自己下了禁咒,不然,他不可能会看不到他的死。

    所以,他的死,定然是有着逆天的成分在的。

    事实上,自从他得知云浅夏就是云苍璃的继承人的时候,他就一直想要见见这位神秘的云家小姐。

    明明不姓云,却偏偏在云苍璃的插手下,改为了云姓,从而,也彻底地改变了这个丫头的命格,只不过,他插手不插手,云浅夏的命数,都不会太长久。

    “早就对你有所耳闻,今日才得以相见,看来,我们之间的缘分,也是不浅。”

    浅夏没想到,这个如谪仙一般的男子,在醒来之后,竟然是会用这样的一种态度见面,他难道一点儿也不介意,他们将他请来,所用的手段吗?

    “师叔?”

    “不要用这种带有怀疑的语气来跟我说话。云浅夏,我知道你是一个聪明的孩子,穆流年想尽一切办法将我掳来,为的,也不过就是想要解了你的命中之劫罢了,我说的对也不对?”

    “我的劫数?”

    浅夏低喃了一句之后,突然就轻笑了起来,那么一瞬间,一切的一切,恍若是被拨开了云雾,露出了里面最为本真的东西,也是最为实在,不容置疑的东西。

    “我明白了,既然是我的劫数,那么,自然就要我自己来想办法化解,这样简单的道理,却困扰了我数年,今日若非得师叔点化,我可能还要再执迷下去。”

    李云召微微一愣,对于云浅夏的聪慧和悟性,不得不赞叹了一句。

    “果然是个聪慧的。看来,云苍璃当年没有看错人,只是可惜了,他没有来得及看到你的成就,就离开了。”

    “师叔,既然是我自己的劫数,那我是否可以请师叔再指教一二?”

    李云召笑看向她,对于这个丫头,他是真的有了几分的喜欢。

    那种长辈对小辈的喜欢。

    “你是想问问,你的劫数,到底是情劫,还是生死劫?”

    “师叔果然是不愧是苍溟的国师,厉害。”

    “云浅夏,你的命格与旁人不同,你的情劫,便是你的生死劫。而这关键,却不在你这里。”

    浅夏蹙眉,“不明白。”

    “情劫,你虽为主角,却是做不得主。以后你会明白的。我只是想告诉你一句,坚持你自己心中所想,那么,定然就会有求必应。”

    这是什么鬼话?

    门外的穆流年听了,还真是恨不能冲进去质问他一番。

    这话说了就等于没说!

    如此浅显的大道理,谁也懂,问题是现在直接关系到了浅夏的性命,用这样的大道理,能救得了她的命吗?

    “师叔,对于梁城被围一事,我真的很想知道,您是如何做到的?”

    李云召脸上的表情微变,好一会儿,脸上已是愁云密布,再没有了刚才的云淡风轻模样。

    “都是我的错,我不该因为想着自己也是皇室中人,就轻易地答应了他们。这一次的事情,我又何尝不是逆天而为?不过,好在我这样做,却是间接地造成了双龙会的局面,所以,还好,我应该是不会遭到天遣的。”

    “这么说,你也知道,你这么做的后果?”

    “能让苍溟获得暂时的胜利,这一点,是我一开始就想差了,我不该太过盲目乐观了。可以说是睿亲王说动了我,可是,我自己没能守住一个秘术师应有的操守。为此,我将付出几年的寿命做为代价,不过,比起云苍璃来,已经好了太多。”

    浅夏的眉眼一动,“你知道我舅舅是如何逆改了天命?”

    李云召就那样静静地看着她,然后慢慢地点了点对,脸上再度有了笑,那种笑容,却是很难让人再轻松下来。

    “我只能说,云苍璃用他自己的性命,为你扫除了你生命中最大的那个障碍。换言之,他虽然是不能更改你的命格,可是却间接地将对你最不利的人除去了。你能明白我的意思吗?”

    浅夏的眼神有些呆滞,这种话,哪里是一时半刻就能理解得了的?

    对自己不利的人?

    这天下间,想要取自己性命的,怕是太多了!

    比如说自己在梁城时,曾得罪过的那些人。

    比如说这紫夜的肖氏族人,只怕,对于自己,是没有一个有好感的。

    再比如说,桑丘子睿和皇甫定涛的师父,蒙天!

    浅夏的心底一下子就狠揪了起来,难以置信道,“不会是蒙天吧?”

    李云召看着她的反应,竟然是连连轻笑。

    “你以为,你人生中最大的那个劲敌会是谁?”

    这倒是将浅夏给问住了,难道她猜错了,不是蒙天?

    “好了,你进来了这么久,外面的那一位,怕是早就等不及了吧?行了,有什么话,你们夫妻两个可以一起问。”

    果然,门外的穆流年听到了这话,毫不犹豫地就推门而入,脸上竟然是一点儿不自在的表情也没有,浅夏暗暗腹诽,这个男人的脸皮,什么时候这么厚了?

    “浅浅,你先坐,身体不好,莫要再累着了。”

    “我没事。”

    虽然是说没事,可还是被穆流年扶着坐下了,再命人去弄了一个小手炉过来,又给她沏了一杯热茶。

    李云召也不说话,就这样看着这对夫妻的相处模式。

    看地出来,他们之间,似乎是向来如此。

    云浅夏,这个本该是照顾自家男人的女人,却坐在那里,心安理得地享受着男人的照顾。

    而穆流年,这个紫夜家喻户晓的大英雄,却在这里,如此小心翼翼地照顾着一个女人,这样的场面,着实不多见。

    呃,更准确地说,对于李云召来说,实在是不多见。

    “李国师,我真的是很好奇,当初我出现在了苍溟的上京,你是如何发现的?占卜得出的,还是利用你本就有的预见的天赋,看到的?”

    “应该说,这几年,我一直在关注着你。对于你的任何举动,我都是很好奇的。只是没想到,你这么快,就知道了浅夏的事,然后竟然会胆大到自己亲往上京。”

    李云召说到此,看穆流年的神色,难免就复杂了几分。

    “难道你不知道,一旦你落入了睿亲王的手中,会有怎样的下场?”

    “不入虎穴,焉得虎子?再说,我总不能眼睁睁地看着浅浅出事而不顾。既然有希望,我就不能放弃?”

    “哪怕是赔上了你的性命,也是在所不惜?”

    “浅浅就是我的命,没了她,这世上哪里还会再有一个穆流年?”

    李云召挑眉,淡笑道,“这倒是我听过的最好听的情话了。”

    浅夏的嘴角一抽,怎么听着这么别扭呢?

    “师叔,这情话是说给我听的,你只是蹭了个耳福。”

    这是什么情况?

    穆流年也愣了一下,然后有些哭笑不得道,“浅浅,你不一定非得这样说的。”

    场面似乎是有些尴尬。

    李云召年岁大一些,轻咳了一声,“穆流年,我很佩服你的胆量,不过,对于你的人秘密接近,还真是让我有些意外。你是如何做到的?”

    穆流年轻嗤一声,“你是说,我是如何做到,没有让你提前预见的?”

    “正是。”

    “很简单,我告诉他们,他们的真实目的是去刺杀苍冥皇,直到最关键的时刻,才会将予头一转,直接将你给弄晕了。”

    李云召愣了一下,有些难以置信,他不认为这样做,就能成功地避开了他的占卜。

    “师叔,有些事,想不通就不要想了。”

    李云召的眼睛一亮,“是你?”

    浅夏有些无奈地轻叹一声,“让这么多人为了我的性命而四处奔走,我既然有能力做些什么,自然是不会不做的。”

    “果然!你的确是变强了许多!没想到,仅凭你一己之力,就可以做到了这些。厉害,连我的眼睛也瞒了过去,这世上能做到的,估计也就只有一个你了。便是当年你的舅舅,也是绝无可能的。”

    “我的秘术在舅舅之上,虽然我不会武,可是不代表了,我就是可以任人欺负的。”

    浅夏对于李云召的夸赞,表示不能接受。

    特别是想到了当初在上京,他对穆流年做的事,浅夏的心里就有些不太舒服了。

    “皇甫定涛死了?”

    静默了好一会儿,李云召突然问出了这样一个问题。

    穆流年只是挑眉,却不说话。

    而浅夏轻轻地喝了几口茶之后,才抬头与其对视,然后微点了一下头,“你早就预料到了他死亡的结局,不是吗?”

    “不是你亲手杀的?”

    李云召的确是预见到了皇甫定涛的死,可是他所预见到的,正是妖月易容成了浅夏模样时刺过去的那一刀。

    事实上,那一刀,并不致命,可是这一点,李云召是不知情的。

    另外,那个女人也不是浅夏,现在,他在求证。

    “那是我的一名女护卫假扮的。”

    “浅夏,你出手是不是也太狠了?”

    “如果他不费尽心思地劫持我,我又怎么可能会有机会来接近他?这是他咎由自取,与我无关。”

    李云召被这话给噎了一下,的确,他也知道,如果不是皇甫定涛太过自负,又太过冲动,那么,他的下场,或许就不是这样的。

    “他是苍溟亲王的世子,他死了,你觉得,苍溟皇会就此罢手?”

    “那又如何?他们若是觉得败地还不够丢脸,那我不介意再教训他们一次。”穆流年这话说的可谓是狂妄至极!

    好似苍溟的大军一旦对上了他,就只有死路一条似的。

    这话,听在了李云召的耳朵里,可是有几分的不舒服的。

    再怎么说,那也是他的国家!

    “师叔,既然您之前与我舅舅是有几分交情的,那么晚辈也不敢对您不敬,您放心,不日,定然是会恭敬地送您离开,只是,这一次的战事,您不能否认,是你们苍溟挑起来的。我们也没有别的要求,那几百万两的赔款,定然是不能少的。若是待我们到了梁城之后,仍然没有得到苍溟的回复,那么,我们能悄无声息地劫了您来,自然也有办法,将你们的皇上劫过来。”

    这既是威胁,又是提醒。

    提醒李云召,那赔款是只是进到穆流年的手中的。

    而威胁,则是实打实的。

    李云召也知道,他们现在,还真就是有这个本事。

    如今紫夜无人做主,就算是他们算计苍溟什么,他们也不知道该找哪个来说话。

    “你放心,睿亲王是我苍溟的亲王,既然签署了协议,我们自然是会照办。这一次的事情,你们紫夜的损失,的确是比我们苍溟要严重,你放心,我回国后,会尽快地说服陛下的。”

    穆流...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