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九十一章 准备好了?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皇甫定涛,我可以理解为你现在是在交待遗言吗?”一道清越的声音响起,云长安背了一把古琴,就出现在了他们的眼前,他的身边,还有一名女子,正是云浅夏。

    “你?”

    皇甫定涛的暗卫立刻飞身而上,只可惜了,还没有接近对方,就被突然出现的十几名暗卫围攻,被迫退了回去。

    “皇甫定涛,我以为经过了之前的事,你会变聪明了一些,没想到,你竟然仍然贼心不死,还想着再拿我做幌子来威胁元初。你真的以为,你就是天下第一了?”

    浅夏的嘲讽,就像是无数的冰刀,一下下地戳在了他的心窝上。

    他此生并不介意拿他跟别人比,他知道,于军事上,他不及穆流年,于武功上,他或许也不及穆流年,可是于秘术上,穆流年却是一丁点儿都不会的。

    他不明白,上天为何要如此地眷顾一个穆流年?

    他有什么好?

    不就是一个长平王的儿子吗?他得到了师兄梦寐以求的女人,还得到了无上的荣耀,他凭什么?

    原本他们两个人或许不会有什么交集,可是他没有想到,这个穆流年,竟然会成了阻碍桑丘子睿大业的最大的一颗绊脚石!

    皇甫定涛想杀了穆流年,这种想法,已经不是一日两日了。

    对于穆流年,只要是他不威胁到了桑丘子睿的大业,他或许还会考虑罢手,可对于云浅夏,在他的意识里,她就必须得死!

    只有她死了,桑丘子睿的心才能静下来,只有这世上让桑丘子睿再也没有了牵绊,他才能够成就大业!

    到那个时候,就算他的身边还会出现其它的女人,那又有什么关系?

    只要他的心里,再不可能对任何一个女人有爱,那便足矣。

    不得不说,如果浅夏得知他此时心中的想法,定然是会骂他一句变态的。

    这是什么古怪想法?为了一个桑丘子睿,全天下的女人,但凡是让桑丘子睿动心的,都该死?

    再说了,从一开始,浅夏就不断地拒绝桑丘子睿,甚至是想尽了一切办法避开他,远离他,何曾一心利用他了?

    就算后来他出手帮了她,可是她却自认,不欠他的。

    如果当初没有浅夏出手,桑丘子睿也未必就能活到现在。

    所以说,这一切,冥冥之中,自有定数。

    云长安盘膝而坐,将古琴摆好,这样标准的姿势,在皇甫定涛看来,却是格外的紧张。

    “大家小心些,对方极有可能会对大家使用幻术,所以,要时刻保持头脑的清醒和冷静。千万不要轻易相信你们眼中看到的一切。”

    “是,世子。”

    “皇甫定涛,你不必紧张。现在哥哥弹的不过是静心曲,相信你也听出来了吧?”

    果然,那琴弦微动,字字音符,都不过是再正常不过的静心曲,这种曲子,沉稳,清心,什么都好,就是不能用于使用幻术。

    “你想怎么样?”

    角色对调,现在问这句话的,却成了皇甫定涛。

    浅夏不想笑话他,可是现在他的样子,实在是有些滑稽。

    一手捂在了腹部上,手指和手背上,已经是沾上了不少的血迹,而他的一身锦袍,亦是看起来有些狼狈。

    看着他微乱的头发,渐渐失了血色的脸,还有那微微前倾的身躯,这样的皇甫定涛,实在是让人很难相信,会是那个在苍溟,被皇室寄予了极高希望的亲王世子。

    “皇甫定涛,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你是一个聪明人,云家的禁地,你自然是不可能进得去。甚至,你们连凤凰山的主脉,也不能踏足一步。”

    “你倒是对自己很有信心!”

    “看到现在这样的你,我有什么理由没有自信呢?”

    这话还真是将人堵地难受。

    皇甫定涛恶狠狠地瞪着她,如果眼光能杀人,估计这会儿浅夏早死了不知道多少遍了。

    “云浅夏,我原本是有些好奇的,你这样的女人,除了一张脸,和自以为是之外,还有什么?今日,你倒是让我刮目相看,难得的,你还有了几分的头脑。”

    “皇甫定涛,我觉得,你现在需要大夫。”

    浅夏的眼神落在了他的腹部上,然后很好心的提议。

    浅夏在离云长安不过丈余的地方停住,这个距离,对于她这个不会武功的人来说,还是很安全的。

    皇甫定涛看着这个女人,这个一直让他恨不能除之而后快的女人,他真想一刀结果了她。

    可惜了,现在,是心有余,而力不足了。

    “云浅夏,你知不知道,你就不该活在这个世上?你看你,你可知道为何你的命格会比别人奇特?”

    皇甫定涛突然笑了,而且笑地颇有几分的诡异,一双凤眼中射出来的光芒,实在是让人有些畏惧。那种感觉,就好像是独自一人走在了深山老林里,却被一只饿狼给盯上了。

    浅夏微微眯眼,“看来,你知道的,远比我想像的要多。”

    “呵呵,是呀,很奇怪是吗?连我师兄都不知道的一秘辛,我都知道呢,怎么办呢?你现在是不是有些后悔,刚刚让那个女人下手狠了些?哈哈,我快要死了,你就算是再厉害,难道还能从死人的嘴里套出话来?”

    皇甫定涛清楚地感觉到了自己身上的力气,在一点一点的流失,他体内的血液,也在一滴一滴地脱离他的躯体。

    浅夏平静的面上,似乎是闪过了一抹急切,右手微抬,很快,便有大批的黑衣人冲他们杀了过去。

    厮杀声、兵器入体的那种冰冷感,还有血被溅到了身上的那种腥热感。

    皇甫定涛的定力再好,此刻,也不可能让他静静地看着他身边的人,一个个地被他们杀了。

    可是现在,他明显地感觉到,连支撑自己的力气都没有了,想要挥剑杀人,似乎是更为艰难了。

    一个站立不稳,他最终还是以剑做柱,支撑着身体,不让自己倒下去。

    眼睁睁地看着他们一个个死去,没有哀号声,没有惨叫声,只有他们变软的身子,倒地的那种扑通声。

    可就是这样的声音,却是在一下又一下地刺激着他的神经,告诉他,因为他的无能,因为他的自私,因为他的愚蠢,害得苍溟的精英,一个又一个地死在了紫夜。

    要知道,这么多的暗卫,加上上一次损失的,苍溟怕是至少要再花费五年,甚至是更久的时间,才能再训练出一批来。

    这还得是有现成的预备人员。

    浅夏就这样冷静且无情地站在他的面前,然后嫣然一笑,那样的笑容,展现在了这样的场合里,就像是美丽的杜娟花,开在了一片血泊里,妖艳而华美。

    “怎么样?看着你的手下,一个又一个地死在你面前,你是不是觉得很心痛?很无力?”

    皇甫定涛的眸子里就像是染了血一样,狰狞而狠戾。

    “是不是不甘心?是不是觉得上天对你不公平?那怎么办呢?你现在,似乎是什么也做不了呢。”

    “你到底想要怎么样?”

    这已经是皇甫定涛第二次问出这样的话了。

    “很简单!”

    浅夏再次一抬手,她的人,尽数退到了她的身后,全神戒备地盯着对方的一举一动。

    “将人知道的一切告诉我,你放心,我不仅会再帮你多活一个时辰的命,而且,你的手下,还活着的这些,我都会让他们平安离开。”

    皇甫定涛,很想说她卑鄙。

    可是想想,自己昨天劫掳她的举动,似乎是比她还要卑鄙,或许,他是最没有资格骂别人卑鄙的那个人了。

    “世子,不要听她的,我们不怕死。就算是死,我们也不能看着世子受人要挟。”

    “对,世子,不要听她的。”

    浅夏的唇角微扬,不明显,却很好看的弧度。

    “你们闭嘴!全都退后。”

    皇甫定涛话落,剩余的十余人,面面相觑,最终只得听令,退后数丈。

    “你不是想知道?那就过来吧。”

    浅夏当然不会害怕他,带上了自己的人手,缓缓靠近,“你总算是还有一点儿良心,没打算让所有的人,跟着你陪葬。”

    “你说话算话?”

    “你放心,我保证他们的安全,我会让云家的人,亲自送他们离开紫夜。”

    “好,我虽然讨厌你,可是你的人品,我还是信得过的。”

    “我洗耳恭听。”浅夏很好脾气道。

    “桑丘子睿和穆流年,都是帝王星相,这一点,你应该是早就知道了吧?”

    看到浅夏不语,皇甫定涛却是轻笑了起来,“你或许不知道,无论他们两个人哪一个称帝,你都是最大的一个阻碍。”

    浅夏的眸光一紧,“什么意思?”

    “自古帝王,最是无情。而皇宫,更是无情冢。可是你不同!你让这两个男人,为了你都甘愿抛下一切,哪怕是万里江山,无上的权势。云浅夏,这是你的幸,亦是你的不幸。”

    浅夏只觉得心里头一时被什么东西给堵住了,让她几乎就是快要喘不过气来。

    “皇甫定涛,这是你最新学的挑拨离间的技巧?”

    “呵呵,你说是,那就是吧。你自己也好好想想,我师兄到底对你有多看重,多在意!而穆流年,那就更不必我说了吧?你好好想想,如果现在摆在他面前的,有两条路,一条是让他选择改变你的命格,别一条路,则是让他成为紫夜的皇,你说,他会怎么选?”

    浅夏的身子突然就是一软,好不容易强近自己站稳了,然后才有些不可思议道,“怎么可能?你,你到底还做了什么?”

    “不是我做了什么,这话,你应该去问我的师父,不过可惜了,就连我现在也找不到师父的踪迹。我之前一直怀疑他被云苍璃给关起来了,可是现在看来,应该是不在这里了,不然的话,你不可能会不知道这一点的。”

    “蒙天?他做了什么?”

    “是他篡改了你的命格,你原本不该是这样的。可是师父早就窥探到了你与我师兄之间上一世的感情纠葛,所以,他才会帮着你重生,逆天改命,让你有机会重生,从而成为他们两个帝王星,最大的阻力。”

    浅夏这回完全就懵住了。

    她之前曾经在桃花林的梦境中看到了,是桑丘子睿帮她重生的,可是没想到,这一切的背后,竟然都是蒙天搞的鬼?

    那么费尽心思地做这一切,到底是为了什么?

    “呵呵,你不知道吧?你重生前,登基为帝的,是大皇子肖云松。而我师父窥破了天机,得知其实,真正的帝王星,根本就不是他。就算是他登基为帝也总会成为死棋。果然,在你死后没多久,紫夜便乱了。只是那一次,师父没有想到,四皇子,也死于了一场意外。”

    皇甫定涛深吸了一口气,虽然刚刚吞下了浅夏给他的一颗药丸,可是他感觉自己就快要撑不下去了,仿佛,死亡,离他又近了一步。

    “师父费尽心思,才知道这一切的起因是你。都是因为你的天赋,不曾被人发现,你也不曾成为了云家的秘术师,所以,他才会暗示了师兄,到了九华山上,启动了九转玲珑阵。”

    浅夏的身子微晃,后退一步,脸色微白,“怎么会是这样?”

    “你没有想到吧?哈哈,你自以为隐秘的一场重生,其实这一切都是在师父的算计之中,这一切,从一开始,就是一个局。你越是出色,越是出彩,我师父就会越高兴。因为这样的话,你引起了他们二人的关注,也就会越来越高。”

    “不过,师父终究还是算错了一招。原本,在师父看来,那两颗帝王星,一颗是我师兄,另一颗,是四皇子,只要你重生了,那么,我师兄定然是会舍弃了这一切,只为与你相守。可是没想到,这一切竟然在你重生之际,发生了改变。”

    “什么改变?难道穆流年的命格也是被他改过的?”

    “不!这一切,都是天意,没有人想到穆流年的命格,也在那之后,发生了改变。直到我师父察觉到了这一切的时候,一切都太迟了。这一切,都完全超出了他的掌控。因为你的重生,两个帝王星相的人,也发生了改变。”

    “你的意思是说,其实在我重生之前,蒙天所预见到的两颗帝王星的星相,其实有一颗,是属于四皇子的?”

    “不错,正是如此。也正是因为这一点,他才会冒着风险,在暗中帮着桑丘子睿,助你重生。只是他没有想到,在九龙玲珑阵启动的那一刻,竟然会发生了连他也无法预知的事。”

    浅夏几乎就是屏住了呼吸,“你,能不能说的再清楚些?”

    “扭转乾坤,新旧更迭。”

    八个字,足以将穆流年的命格,说地清楚详细了。

    “这么说,最终登上那个最高位置的人,这一世仍然不是四皇子,反倒是直接就带来了紫夜的覆灭?呵呵,我倒是没想到,我的重生,竟然是一个朝代灭亡的导火索。”

    “你现在都知道了,满意了吧?让他们走。”

    浅夏一挑眉,“皇甫定涛,你是不是还有什么事情没有说清楚?”

    “什么?你想知道的,我都已经告诉你了,事实上,你的命格,就算是你找到了我师父,也无法改变,没有什么人能再动你的命格,你的命格太过特殊了。只怕就连将来的帝王星,也无法帮到你。”

    浅夏的眼神微闪,“这么说,我从你嘴里知道的,就是我注定是个短命鬼了?”

    “算是吧。不过,至少我让你知道了有关你重生的一切,不是吗?”

    “我很好奇,蒙天怎么会告诉你这些?他不是向来都不轻易相信人的吗?”

    “我自然也不是通过了光明正大的途径知道的,至于其它的,你也没有必要去追究太多了。”

    “可是,你还没有告诉我,你如此仇恨紫夜的原因。”

    皇甫定涛一愣,“你几时问过这个?你刚刚明明就是答应了我,要放了他们的。”

    “我的问题还没有问完。”

    浅夏很理所当然地回答道。

    这样的答案,几乎是能将皇甫定涛给气炸了。

    “云浅夏,你别欺人太甚。”

    “这里是紫夜,而且你还被困在了我的家门口,我便是真的欺你,怎么了?现在的关键是,那十几条人命,你到底是救,还是不救?”

    皇甫定涛的呼吸渐渐急促了起来,轻咳了两声,直接就咳出了一口血。

    “云浅夏,你休想再从我的嘴里听到一丝一毫的消息,除非,你先放他们一半的人离开。”

    浅夏扬眉,看了他们一眼,“可是我说了不算呀。”

    “云浅夏,你言而无信!”...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