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章 无意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大周成业四年。

    农历二月,虽已是仲春,然地处北方的燕州城一早一晚还颇笼着几分春寒,不过郑府里有些爱悄的丫头已经悄悄脱下略显臃肿的棉衣,换上轻薄的春裳。好在此刻已接近午时,金盘正照,风儿也柔和不少,那些咬牙硬挺的丫头们终于暗暗舒展身段,绽出一个自认为最得体好看的笑来。

    日光里,龚嬷嬷穿着酱色暗纹的褙子端着手走在去往厨房的青石路上,过往的婆子、丫头们见了无不或恭敬或谄媚的笑着打招呼:“龚妈妈,这是往厨房去呀?还劳您亲自来了.......”

    龚嬷嬷微昂着头,期间偶尔扯下嘴角算是回应,直至进了厨房的院子方顿住脚步,园中两个正挪着菜缸的婆子见了她忙停手见礼,龚嬷嬷受了礼也不言语只立在院子中央轻咳了声:“刘蒙家的,老太太的午饭可准备得当了?”

    厨房里忙跑出来一个系着蓝花围裙的婆子,一面腆着脸笑一面快步走至龚嬷嬷跟前:“哟,怎么是嬷嬷亲自来了,都好了,正要让人送过去呢。”

    龚嬷嬷搭了她一眼,抽出帕子扇了扇面前并不存在的烟尘,眼瞅着里面又出来了一个二十六七岁,模样颇齐整的媳妇子,这才对着那媳妇开口:“好了便差人送来,今儿早上老太太起得早,这会子有些乏了,吃罢午饭要歇午觉的。”

    刘蒙媳妇答应一声,也不管龚嬷嬷板着的一张脸,过来就挽了龚嬷嬷的手:“正巧是嬷嬷亲自来了,我这心里正拿不准呢,前儿个得嬷嬷提点说老太太想吃“白鱼汁唇”,今儿特意让厨房做了这道菜。只是嬷嬷也知道,这白鱼汁唇是地道的闽地菜,咱们这些厨娘都是北方的,也只是听说过具体的却没真吃过,又让人专去打听了做法,也不知做的对不对。嬷嬷您见多识广必是尝过的,还请先帮着把把关,咱们这菜才敢上桌呢!”

    龚嬷嬷瞅着刘蒙家的笑了笑,不好说她实际上也没吃过,便跟着她进了厨房,嘴上道:“就你想得周全!”心里却想这邓昆家的倒真是小心,这丁点儿的事也要将她拉上,若不是真谨慎就是真难缠了,龚嬷嬷想到她每月“孝敬”给自己的银钱,心里突然有一瞬间的不舒服。

    不过这也就是一闪念的事儿她们已进了厨房,龚嬷嬷在专有的一张方桌上一一看过去:荤菜是明虾玉菜、脆皮五香鸡和藕肉莲蓬,时鲜的素菜有马头兰炒春笋、呛拌豆苗、蚕豆滑菇,芙蓉莲子,还另有四样精致小酱菜,主食有米饭、胡麻饼、金枣糕、肉松小锅贴,还有一窝蟹粉羹,一旁单另放着的,正是她点的“白鱼汁唇”,一边的厨娘已经用小碗单盛了给龚嬷嬷鉴尝。

    这菜的主料是鱼唇,又加了精选的大排,后期用砂锅小火细细煨了一个多时辰,上面撒的少许腊肉丁儿色泽鲜艳、红白分明,瘦肉咸鲜有嚼劲,肥肉香而不腻,而鱼唇更是香滑软糯,汤汁奶白绵绸。

    一入口,龚嬷嬷便觉其味甘美醇,回味无穷,不禁在心里赞了赞,又见卖相极好,想来老太太见了就是瞧着这模样也会尝上一口,因便淡淡点头:“还过得去,老太太若喜欢会记得你们这份心的。”

    几人忙道不敢,龚嬷嬷也不多停,让刘蒙家的叫了两个丫头来将饭食装盒,好跟了她往老太太那里去。

    刘蒙媳妇吩咐丫头们仔细装好,自己则拉着龚嬷嬷站到一旁,轻声道:“今儿一早得了只鸭子,不是什么稀罕物就是娘们儿几个的一份心,我早早吩咐人炖上了,一会子连带这菜一并给您送屋去。”

    龚嬷嬷目视着前方,听了这话眼都没眨一下,直到看着俩个丫头摆装妥当她才若有似无的嗯了一声:“你们有心了。”

    说罢,率先出了屋,刚走到院门正碰见了二夫人那边来取午饭的于嬷嬷,二人眼神一搭,于嬷嬷只来得及问了声好便忙让了路,之后便陆续有各房的人来取午饭,过了好半晌厨房的院子才安静下来。

    先头那婆子便拽了刘蒙媳妇说话:“你方才也太小心了些,这搁在龚嬷嬷心里八成要觉得咱们不知好歹,芝麻大点儿的事都要拉上她,多信不过似的,回头心里再存个疙瘩在老太太跟前儿随便使个绊儿,咱这好容易挣来的差事不就.....你知道厨房这一块有多少人巴巴地盯着呢!”

    刘蒙媳妇眨了眨眼,声音微微拔高:“婶子这话不对,老太太的事哪有小事!我们自得万分谨慎才是。”

    那婆子忙忙在她胳膊上虚拧一下,骂道:“作死呀,你知道我不是那个意思。”

    刘蒙媳妇就撇了撇嘴,四下扫了一眼冷笑道:“婶子真当那道菜是老太太点名的呀?我暗下里问过三夫人了,三夫人压根儿就没听说。我估摸着八成是龚嬷嬷自己想在太太跟前讨巧呢,这才想出这道菜来,今儿老太太若喜欢,自然是她的心思她的功劳,老太太若不喜欢一并都推到我们身上就是了!我今儿就是想告诉她趁早别动那心思,她跟咱们呐都是都是连在一处的,要想扒得清先想想咱们每月孝敬她的“好处”再说!”

    那婆子被她说的连连点头,不禁打趣起来:“怪道三夫人无论如何定要将你弄进来,果然不是个善茬儿!”顿了顿却还是软音儿劝说:“不过她如今正是老太太跟前儿的红人,打前几年起又管着老太太院子里的事,该敬着的时候还是要敬着的。咱们这回将二房那边的人顶了出去,那边正气儿不顺呢。三夫人眼下怀着身子,可不能让她太操心。”

    “我有分寸的,婶子放心吧”,邓昆媳妇敛了神色笑说,停了一会儿又亲自上前将小灶上煨着的一个沙窝端下来:“好了,估摸着三夫人这会子也用完饭了,正好喝些这米露山楂汤消消食。这两天一直念着这口,婶子快送去吧,不可假手他人了。”

    “都说酸儿辣女,三夫人这胎定是个哥儿!”那婆子一面将手用力擦了两把一面高兴地说。

    刘蒙媳妇“啧”了一声,那婆子忙轻拍自己的脸:“少说话、少说话,我这就去”,说罢满脸笑容的往三房院子去了。

    却说龚嬷嬷这边领着丫头进了老太太王氏的松菊堂,远远就听到屋子里传出的阵阵笑语声,她瞅了眼打帘的小丫鬟,看她无声的伸了三个指头便知晓是三夫人在里面,龚嬷嬷便让丫头们往西梢间去摆饭,自己则整衣进了东间。

    东梢间朝南的大炕上,正做着身穿黛色如意纹锦缎大衫的王氏,虽然已四十有六,但自其白皙的皮肤和浓密的头发可看出其保养的极好。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