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00章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王氏如今的饮食以清淡为主,而且干的、硬的也吃不下,汤水一类又不能多喝,因多以熬制软烂的肉粥或米糊泡馍为主,但今天却备了不少王氏不能用的菜,伍泽昭打眼一瞧,都是他从前在府里爱吃的。

    “祖母……”伍泽昭心里微热,自他离开郑家后,年节时虽也常来,但王氏几乎再未单独留他在屋里用饭说话,此时不由让他想起年少时的情景。

    王氏似乎对他这声“祖母”很满意,也稍稍露出些笑容,口齿不大清楚地说:“来,用饭。”

    伍泽昭上前两步,弯下腰:“我背祖母过去。”

    王氏往后让了让,有些复杂地看着他的背脊,焦嬷嬷看了看说:“老太太,这是二少爷的一片孝心,您就全了他吧。二少爷虽不像瑞哥儿一般整日习武,但脚下也是一样稳当。”

    王氏嘴唇抖了抖,似乎有些难过,半晌,见伍泽昭仍旧弯着腰一动不动,她僵着身子往前蹭了蹭,终是由焦嬷嬷半抱着放到了伍泽昭的背上。

    其实不过是由正房到耳房的几步距离,但伍泽昭却有点儿想落泪。

    他小心地将王氏放在耳房的炕上,给王氏身后围了一圈靠枕,祖孙两个坐在炕桌两侧,笑了笑,伍泽昭说:“祖母用饭。”

    王氏嗓子里应了一声,看起来很高兴,也由焦嬷嬷服侍着开始吃东西。

    这顿饭吃了挺长时间,伍泽昭知道这些菜都是王氏记着他的口味专门给他准备的,因而每样都吃了不少,饭后,他又亲手伺候着王氏喝了几羹匙的消食汤,将她背回正房。

    “您歇午觉吧”,他站在炕沿边儿轻声道:“晚辈告退了。”

    他行了礼要走,王氏却往前扑身,一下子抓住了他的手,伍泽昭忙扶住她,“祖母还有吩咐?”

    王氏看了看焦嬷嬷,焦嬷嬷便道:“二爷且坐着,老太太与您还有话要说。”

    伍泽昭点点头,便就近在炕边坐下,见焦嬷嬷转身去拿了两页纸来,纸上涂涂画画,并不是写字的样子,焦嬷嬷见伍泽昭看过来,便福了福身,说道:“让二爷见笑了。老奴识不得字,却恐无法完全转达老太太的意思,因鬼画符了一篇,聊以提醒自个儿,您别见怪。”

    伍泽昭见她态度十分郑重,又看看王氏,王氏期待地望着他,因端正了身子,颔首道:“嬷嬷请说。”

    焦嬷嬷看了他一眼,稍一欠身之后徐徐开口:“二爷这几日在家中过得是否可心?”

    “自是很好”,伍泽昭道:“和从前一样。”

    焦嬷嬷笑笑,又说:“算起来二爷今年已二十有三,按说早到了该成家的年纪,之前因为二爷方知悉自己的身世,又南下认祖寻根,家里便是再亲,也不能在那个时候替您做主张罗,现下也总算安稳了,二爷可想过自己的大事?有没有瞧好的人家?”

    伍泽昭一愣,下意识看着王氏,回道:“晚辈暂还没想过这些。”

    王氏抓着他的手晃了两下,眼中隐隐有亮光,便又示意焦嬷嬷接着说。

    焦嬷嬷点头,话锋一转,问:“二爷可还记得从前的大夫人么?”

    “自然记得”,伍泽昭知道她说的是小王氏,因轻抚着胸口欠身:“夫人对我有养育之恩,晚辈没齿不忘。”

    王氏殷切地看着他,满意地点点头,口中发出一声似叹息的唔声,之后自己忍不住对伍泽昭说了句话,伍泽昭没听明白,稍稍凑近,王氏便又含糊不清地说了一遍,他实际还是没听出来,心里却莫名一动,突然明白了王氏在说什么,他一抬眼,果然听见焦嬷嬷解释道:“老太太问您,可还记得当年大夫人故去时,拉着二爷的手嘱咐过什么?”

    “娘要你发誓,他日,无论发生什么,都务必要照顾好大姐儿和四郎,让他们平平安安的,不受委屈,不受欺负,你发誓!”小王氏的声音蓦然在伍泽昭耳边响起,虽已过了十余年,却仍旧清晰。

    伍泽昭脸色变了变,觉王氏抓着他的手愈发收紧,两行眼泪顺着她面颊淌下来:“主、主母”,她费劲地开口,话说不完整。

    焦嬷嬷忙过来帮她拭了泪,又看了手中的纸,叹说:“老太太知道,您心里定从未忘记过前夫人的嘱托。幼时您一直护着大姑娘和四哥儿,大姑娘的饮食都要从您这过一遍,有什么好的,你也从前先想到他们;大丫头出嫁时您将自己的那份东西都给了她;前阵子她受冤,也是您出力……从小到大,这么些年,二爷对大丫头的情分老太太一直都瞧在眼里。而且自从您那天回来劝了她一遭,这些天大姑娘的精神好多了,显然……”

    伍泽昭一下子站了起来,王氏被带的往前一张,却还死死抓着他的手,用一种奇异的目光盯着他,仿佛在说:你忘了小王氏的养育之恩?你忘了自己与她说过的话?你忘与明珠幼时的兄妹情分?

    伍泽昭张了张嘴:“我……”王氏这时却松开了他,转而露出难过的表情,往他腿上看了一眼,又往后靠在焦嬷嬷身上,焦嬷嬷因续道:“老太太说,明珠这孩子命苦,打小亲娘便离她而去,她又要强想护着你们两个,受了委屈也不愿说。后来出嫁了,偏遇见的是个薄情寡义的东西……三年前,在燕州城出事的那一回,全家人都差点儿没命,老太爷因那生了场大病,大老爷的腿也落了腿疾,现是好不了了,如今回头想想,却也后怕,我们这些老的,性命丢了倒也没什么,可剩下你们这些小辈的,可怎么活?”

    郑泽昭身子一震,脸色登时变了。——三年前郑家之难,是因为他。老太爷生病,郑佑诚因此落下腿疾……他心里一直都为此深深愧疚。

    之后王氏又让焦嬷嬷说了什么他已记不大清了。

    从松菊苑出来,外面又开始飘起了小雪花,伍泽昭扶着一颗冬树站稳,不知是不是中午吃的太饱,这会子胃里竟一抽一抽地难受起来。

    “二爷?”不远处,白露拿着件大氅,身后跟了个丫头,显然是来寻他的。

    伍泽昭胃疼更甚,他有点儿恍惚,指了指白露冷声道:“别过来。”

    白露立时顿住脚,有些讪讪的,伍泽昭背过身去,闭眼靠着树干微吐了口气,脑中不断地闪过幼年的场景,他皱了皱眉,正思绪纷杂,忽感被人拍了一下,“二哥?”

    伍泽昭忙睁眼,一看是郑泽瑞,后面还跟着与他一并回来的邓素素。

    “二哥这是怎了?”郑泽瑞一脸茫然瞅着他:“脸色怎这般难看?身子不舒服?”

    伍泽昭笑了一下摆摆手:“没事,可能是中午吃的太饱。你们回来了,快去请安吧,定平侯和七妹早上已到了。”

    邓素素应了一声,微微福身,郑泽瑞却伸手扶住他,歪着脑袋上下打量:“二哥真没事?我瞧着有些厉害,先回去躺一躺吧。”

    伍泽昭站直了身子,招手叫白露过来,拿了大氅披上,又对他说:“本就好好的,你且快去。”

    郑泽瑞这才道:“那二哥等我一等,我请过安,咱们一并瞧瞧定平侯去!哈哈,任他再是侯爷,也得管我叫四哥呢。'

    伍泽昭点点头,他这才转身带着邓素素去了。不消多久便返回来,显然王氏不叫扰着,伍泽昭也没说什么,三人便一并又回到郑佑诚处。

    邓环娘等人刚歇过午觉,正在屋里喝醒神茶,众人见了礼,郑泽瑞便冲着裴云铮嘿嘿笑,一副手痒的模样,邓环娘留着他们说了会儿话,见此情景便笑道:“去去去,外面折腾去,只下着雪呢,别冻着身子。”

    郑泽瑞响亮地应了,便冲着裴云铮和伍泽昭打手势,裴云铮无奈,也只得笑着跟了出去,正好让邓环娘和明玥、邓素素说说私房话,郑明珠因瞧他们走了,便也起身道:“我回去换件衣裳,母亲和七妹慢慢坐着。”邓环娘也不强留,便叫她去了。

    郑明珠出了院门,本想去王氏那里一趟,想了想,往郑泽瑞几人的方向跟了上去。

    郑泽瑞手痒了好像日子,一出来便迫不及待地摩拳擦掌,一边喊:“二哥给我们做个裁令!”伍泽昭心不在焉,嘴里应了,自寻了处小亭瞧着二人比试。

    片刻,却见郑明珠在亭外,似要过来,见伍泽昭看向她,又犹豫着想走。正踌躇间,却见伍泽昭下了小亭朝她走过来,郑明珠一时不知该如何开口,脸却有些红了。

    伍泽昭与她离得挺远,脸上瞧不出什么表情,语气也如从前一般,他问了一句:“老太太中午与我说的事,你知晓了么?”

    郑明珠心里一紧,忽有些不敢抬头,她这会儿不想与伍泽昭说此事了,想走,却听伍泽昭又问:“你愿意?”

    郑明珠一咬唇,心中蓦地满不是滋味。

    ——自己真的要听祖母的,将他作为一颗救命稻草?他自幼受郑家养育之恩,至少应不会亏待自己……

    “我……”,郑明珠觉得心口像有块大石压着,沉得很。

    “我知道了”。伍泽昭平静地道,“老太太身子不好,我会让她老人家如愿的。”

    郑明珠猛地抬头看他,突然听到这么一句,不知为何,她全没有能将未来交托出去的安稳,反心中更难受起来。

    她的视线似乎再不敢与伍泽昭平平对视,随着这一句话,仿佛有什么正无声无息地流走,再回不来。

    郑明珠觉得手指冻得都有些僵了,她转身就走,刚迈了一步正赶上郑泽瑞一阵风似的扑过来,“大姐也在啊。”

    他边说话边躲着裴云铮招式,侧身闪到了伍泽昭的背后,伍泽昭本也没有准备,脚下的薄雪甚滑,一个不留神便便往前扑倒,“哎哎哎二哥!”郑泽瑞拉住了他的胳膊,大笑起来。

    伍泽昭身子几乎是弯了九十度,一时有些狼狈,听郑泽瑞笑自己也乐了声。

    郑泽瑞微微喘气,叫道:“不来了不来了,今儿这不算”,话说一半,忽瞥见伍泽昭脚边掉了团帕子,便一弯腰拾了,本没经心,不料伍泽昭却是变了脸色,迅速伸手来拿,可有人比他还快,——郑明珠皱眉拍开了郑泽瑞的手。

    “大姐你做什么?”郑泽瑞莫名其妙,正伸手要将那帕子拿回来,伸到一半,愣住了。——那帕子他识得,应该是小七的。因为只有那丫头的帕子对角绣的不是小字,而是个奇奇怪怪地符号。

    “二、二哥”,郑泽瑞脑子懵了一下,随即突地醍醐灌顶!狠抽了一股冷气,僵硬地回过头去,看着身侧着裴云铮。

    裴云铮并没有什么异常的反应。

    伍泽昭脸色从未有过的冷凝,他伸出手,字像是呵出来的,“拿来。”

    郑明珠眼中涌起极复杂的神色,使劲儿攥着那帕子,郑泽瑞这时总算伶俐了一回,他一拍大腿笑道:“哟,这是小七那时给咱们显摆绣工的帕子,我那也有,跟二哥这条一模一样,是她多大时显摆的来着?我都忘了,哈哈哈,那日素素拾掇屋里东西时也见了,还说回头要笑她来着,呵呵呵呵。”

    伍泽昭和郑明珠显然都没在意他说了什么。

    郑泽瑞咧咧嘴,表情真个是惨不忍睹,正心里头把自己骂的狗血淋头,却见裴云铮无声地上前半步,捏着那帕子的一角,用食指一勾,缓缓地将其从郑明珠手中抽了回来。

    “明玥也给我瞧过不少二哥和四哥送的小玩意儿”,裴云铮将那帕子抖了抖,随手折好,很自然地还给了伍泽昭,“她幼时还得意的很呢,说用几条帕子骗了好些好玩的东西来,不过等后来大了,才知那是两个哥哥疼护她这个做妹妹的,再不好意糊弄了。”

    伍泽昭将那帕子接在手中,一时没有出声。

    郑明珠眼睛一阵酸涩,转身捂着嘴快步走了。

    一时只剩他们三人,郑泽瑞看看伍泽昭,再觑一眼裴云铮,简直有些傻了。

    伍泽昭却突然道:“这只是我……”

    裴云铮挑挑眉,打断了他的话:“我知道。”

    伍泽昭闻言抬头,看了裴云铮半晌,似乎松了一口气,倒坦然了。他偏过眼,目光定在虚无处,又说:“我大抵下月便会离京了,走之前,会将亲事定下来。”

    “二哥要定亲了?与哪一家的小姐?”郑泽瑞刚受完一击,又收到个意外,简直要疯。

    伍泽昭却摇摇头,再不说什么,转身离开。

    “我我我”,郑泽瑞结结巴巴,不知该怎么面对裴云铮了,裴云铮倒似乎并没放在心上,按老太爷的吩咐去了揽月楼,留郑泽瑞在原地抱着脑袋长吁短叹,片刻后,他跳起来寻伍泽昭去了。

    下半晌的雪下得越发大了,明玥与邓环娘、邓素素在屋里闲话功夫过得飞快,因晚上要摆家宴,便早早的帮着去操持。

    今年这个年可谓是有喜也有忧,大房和二房里都有事发生,好在总算平安,老太爷身子好些,席间倒吃了两杯酒,瞧着精神很不赖。

    等撤了席,众人围在堂上说话,话题难免都是围着新封侯的裴云铮,还有伍泽昭和郑泽瑞,说到伍泽昭的时候,他便起身揖了一礼,郑重道:“老太爷,老太太,晚辈下个月恐就要离京,明日就要回政事堂,有许多琐事要交代的,再回来探望多半得一两年后,先在这给二老将来年的头磕了。”

    老太爷心中实有些舍不得,但也知伍泽昭一直想南下,遂也不阻止,只道:“你这孩子,能回来还是要回来。”

    伍泽昭点点头,行了三个大礼,之后却并不起身,他看了看王氏,说:“还有一事,请祖父、祖母成……”

    “祖父、祖母!”郑明珠突地起身,提着裙摆也跪下,磕了个头道:“明珠有一事,还望祖父、祖母成全。”

    老太爷微微蹙眉,目光在他二人身上扫了个来回:“二郎……...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