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10章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后宫从来不乏阴谋诡计,这林震威不是不知道。他当年就是这样步步惊险的走过来,走到现在,成为最终的胜利者。可是看着自己儿子兄弟倪墙,骨肉相争,总不免心寒。他看待问题,比芸娘还粗暴简单,芸娘认为人的作为无非为情为爱为名为利,她看呆林欣妮挑衅三娘也是如此:刨除不可能的部分,那就是最终结果。譬如,情、爱可以完全划去,林欣妮不可能对三娘有什么感情,若是有,那也是因为她而产生的憎恶,打人显见也不可能是能带来什么好名声的举动,那就只下“利”之项了:

    林欣妮能从三娘身上得到什么好处/利益?她贵为公主,三娘只是个四品官眷夫人。

    三娘是她母亲,林欣妮对付三娘等于对付她。又,林欣妮背后站着以大皇子为代表的势力,而她,则代表了祈云、太子一方,于是,结论出来了:大皇子要对付祈云、太子。祈云离京,那就只剩下太子了。也就是通过她搞太子。她跟太子能整出什么事?一男一女,能整出什么事,也就那点事了。

    若真了那种丑事,皇帝为了保护太子的声誉,只能杀了她。以她和祈云的感情——大皇子自然是知道她和祈云关系的,那“撞破”她和祈云奸_情的丫鬟可是他的人,她们没杀她,自然会回到大皇子手中,大皇子自然也就得知了。得知却没有马上利用,大皇子也算是沉得住气,这不禁让芸娘高看了一眼——

    她若因太子而死,无论祈云会不会为了她和太子反目成仇,心生龃龉难免,而太子因为那种“众人心知肚明的”丑事也必然形象大损,再和祈云关系不愉快,他的太子宝座可就不妙了;然后,再巧妙地披露祈云和死去的她的不堪关系,那祈云也得落台,祈云自身难保,再要支撑她的储君弟弟可就难了,更何况,还有那些龃龉在?一旦击破了“祈云—皇帝—太子”的稳固三角势力,那大皇子要在储君的位置上争一争也不是什么难事了。

    所以,为了避免这种惨剧,芸娘先行一步入宫,寸步不离皇后娘娘,所谓的去检查宴席准备情况不过是提供机会对方下手,而那个走出皇后宫门的所谓的仪和公主,不过是府里一小宫人假扮,先前祈云为了将来能有可用之人出海,在府里下人和亲卫中挑了一群人训练水上功夫,这小宫人最厉害,能在水下憋气近半个时辰,为人也聪明机警,所以选了他行事。他看见丫鬟倒下,马上就憋住了气,是故才能在黑衣人和引路宫人离开后匆匆改钗易弁装成太子身旁侍候的宫人。当然,为了预防对方采取迷晕之外的手段,他们还做了别的措施,不过没用上,事情就朝芸娘预想的那样:她和太子幽会(两人同榻而卧),林欣妮引人来捉奸……发展了。

    芸娘想到了开头,没想到结局:大皇子跟二皇子妃私通被发现。

    芸娘自然不相信大皇子跟穆柔有奸_情这种事,然而相不相信这种事不重要。重要的是结果。

    大皇子跟想阴人一样,被人阴了。想到他对太子设的套,芸娘悚然而惊:若大皇子阴她和太子成了事实,大皇子被人螳螂捕蝉黄雀在后也阴上一把......那是太子、皇子一锅端啊!那一瞬间,她脑海做了很多种假设:

    1,如果大皇子设计太子成功,大皇子得利;

    2,大皇子和二皇子妃“奸_情”被曝光,大、二皇子失利:大皇子不用说,二皇子绿油油的绿帽子也不见得脸上有光,(看似)太子得利——

    可是,这不是他们的手段。他们没必要冒这种被查被发现的风险:为了制衡和安抚太子方因为祈云上交兵权而产生的躁动不安,皇帝必然会让两位皇子就藩,极有可能就在太子大婚后。即便皇帝不说,大臣也会提出。先前是因为局势动荡,且祈云兵权在握,太子地位稳固,臣子不好提出免得显得像太子处处小心防范两位兄长,有离间兄弟感情之嫌,但是现在局势不一样,两位皇子就藩势在必行——成年皇子就藩本来就天经地义。也因此,大皇子才急于下手,他也知道这是自己最后的机会。既然太子没动手的理由——芸娘自然知道不是他们这面的人动的手——那就只有两个可能了:1,二皇子也是无辜被牵连的;2,自导自演。有时候看似荒谬的事,却极有可能就是真相:二皇子虽然没有雄才大略,却很会审时度势。他被迫(设计)娶了西城候的女儿,西城候是大皇子的人,也就是等于将自己跟大皇子栓在了一条绳子上。若是大皇子跟自己的妻子私通,虽然面子上难看了些,他却可以趁机摆脱西城侯府和大皇子。而且,因为不可思议,没有人会怀疑他,皇帝极有可能因为同情他而给予好处......

    3,太子失利,大皇子也相继出事,得益方变成二皇子。但是二皇子势力并不能跟大皇子和太子相提并论,他得到这份“利益”用处不大,反而可能因为太子和大皇子的忌惮而引来祸害——当戴绿帽带来的伤害和获得的好处不能成正比,二皇子没有出手的理由。

    由此可推断,还有一方他们不知道的势力在暗中活动,而且,活动得极高明,他有可能是知道大皇子的计划,甚至提供了某些“帮助”,譬如所谓“贼寇”的动乱,然后在他的计划之上,顺水推舟,轻松的当了大皇子这只“螳螂”后的“黄雀——哪怕大皇子失败了(演变了现下的局面:太子安然无恙,大皇子自己“泥足深陷”),他依然可以通过“她和祈云见不得光的感情”来将祈云扯下台——

    结果后来证明她的推断是对的。贤妃为了挽救儿子、证明他是因为知道了“某些见不得人的龌蹉”而被陷害的而急吼吼地吼出了她和祈云的“奸_情”,由此换来了她两天的九死一生的禁闭。

    于是她就想:就算祈云被扯下来,太子依然是清白无辜的太子,谁可从中得利?

    皇帝子嗣并不算丰隆,儿子除了太子,大、二皇子,就剩下婉妃所出的四皇子——婉妃(家族)势单力薄,四皇子年幼,别说是清白无辜名声端方的太子,只怕出事后的大皇子、二皇子也争夺不过——这看似可以忽略不计了。可是,真实的情况是,无论是哪一种局面余下的都是四皇子,或者说,余下的都有他。从这一点上,足以说明第四方力量跟婉妃和四皇子有牵连,甚至可以说,他们支持婉妃和四皇子的......

    那到底是怎么样的一股力量,强大到可以跟太子一较高下?芸娘很容易就想到拥有二十万辽东铁骑的刘大军——

    理由很简单,因为丽贵人。一个才堪堪在宫中站稳脚的贵人,跟她第一次见面,说不上仇说不上怨,不讨好她也就罢了,居然敢对现在“气焰嚣张”身后站在亲王太子的她出言不逊,只怕刘大军到了她跟前也没那个胆子。这存在感刷得太强烈,教人想想不起都难——

    可是,刘大军为什么要支持婉妃和四皇子?支持他们,还不如指望丽贵人早生贵子,起码血缘更亲近......说不通。划掉。

    然后芸娘想到了周承安,周承安想方设法周全女儿和太子的婚事就是为了避免皇帝清算,若是他把皇帝的成年儿子都干掉,再干掉皇帝,挟天子以令诸侯呢?这样想似乎说得通,但实际很荒唐:周承安没有兵权。没有兵权等于没有进攻和自保的能力。他凭什么跟皇帝对着干?

    芸娘觉得可能性不大,直到她想起一个名字:刘承嗣。一个快要遗忘她记忆角落的小人。

    刘承嗣是前朝的西北军统领,跟当时还是勇毅侯的周承安深有渊源,清安县剿匪时就是动用了周承安的关系才请来的西北军助阵......后来,林震威举着“清君侧”的旗帜造反,到了清安县被清安县挂在城墙的“太_祖神位”挡住了前进的道路,为了名声着想,不得已绕原路,清安县后的刘承嗣所占据的平安县自然也保住了,他是后来才投诚林震威的,没有受到什么磋磨的保留了下来,尽管好像也不怎么得用......

    刘承嗣跟刘大军不但是同族,还是姻亲。

    ......

    ......

    于是,丽贵人在她身份显赫,两人第一次见面,无仇无怨,她还刻意奉承讨好了她的情况下仍然口出不逊的奇怪态度也得到了解释:她想误导她。让她觉得她跟贤妃/二公主是同一阵线(刘大军是大皇子的人)——她可不正和二公主势成水火,既然是敌对立场,自然不能对她客气——而不往“周承安跟刘大军有关系上”想。

    于是,那个看似荒唐的设想在实际“证据”的支持下,开始变得有模有样起来。

    她把所有的设想和怀疑跟祈云汇报了——祈云并没有去徐州,出了京城外,就悄悄的转回了——祈云笑盈盈、漫不经心的来了惊人一句:“婉妃可是到了京城后才有的身孕啊!”

    “!!!”

    芸娘简直不知道怎么答话好,完全答不了啊!

    芸娘不知道,在她苦思冥想的时候,皇帝也在想。她考虑问题起码还考虑过情啊爱啊什么的,皇帝直奔“利”去的,都不带多思考的。他的想法跟芸娘很接近,只是出于“慈父心肠”,他并没有将年幼的四皇子考虑进去,从而认为“二皇子是大皇子和太子斗争的‘意外’——

    当然,这个“意外”到底是“天然”的还是人为推动则不好说。林震威私以为后者——他就不相信以芸娘的心计手段没有从中做什么,绝不相信。

    芸娘被迫背了一回黑锅。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