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百六十九章 醒悟(修)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第一百六十九章醒悟(修)

    陈觐的身影在林中一闪而过。李竹心中大惊,她用尽力气推开蔡青,追逐着那个身影飞快地跑过去。

    陈觐走得极快,像是有什么在追着他似的。他几乎没有任何的耽搁,回到别庄,跨上拴在门外绿杨树上的马飞驰而去。

    等李竹气喘吁吁地追到门口时,他已经走远了。

    李竹扶着树干喘着气,一想到他那急急的步伐,想着他绝尘而去的身影,她的心里就不由得刺痛起来。

    青枫和青松二人闻声从院里出来,两人对视一眼,张了张嘴,只好说道:“大少夫人,要用早膳吗?”

    李竹渐渐冷静下来,她抬起头对青枫说道:“你去牵匹快马,我要去找他。”

    青枫摇摇头:“少夫人,您追不上少爷的。”李竹有些颓然。

    青松也在旁边劝道:“……少夫人,您且安心等待吧。大少爷可能有急事要办。”

    就在这时,蔡青也追上来了。他看着李竹,翕动着嘴唇,似乎不知该说哪句话好。

    李竹此时心乱如麻,她转过身道:“蔡大哥,今日家中有事,改日再招待你。”

    说罢,她便进了院子。

    蔡青在她身后发出低低的、带着痛楚的呼唤:“阿竹……”李竹脚步一顿,随即一咬牙,头也不回地走掉了。

    现在,她需要好好地想一想。

    李竹这一想就是一天,她没吃早饭,午饭在福嫂和雪香的力劝下勉强扒拉了几口。

    青枫和青松二人出去寻找陈觐了。

    从上午开始天气便越来越闷热。午饭过后,时隐时现在的太阳终于彻底消失,天空阴沉得可怕,满天里像张着灰蒙蒙的幔帐,李竹的心就如这天气压抑而阴沉。

    须臾,天空黑云滚滚,雷声隐隐。接着狂风大作,暴雨倾盆而下。

    雨像在发泄着什么不满似的,越下越大,一直没有停歇的意思。白昼变成了黑夜,地上小河横流。

    李竹担忧着陈觐,也不知道青枫他们找到他没有?

    担忧的不止是她,福嫂忠叔他们也在念叨。

    大雨下了整整一个下午,到黄昏时分,雨势才渐渐小了。

    这时候蔡家一个仆人过来问候。忠叔像往常一样接待了他。

    天快擦黑时,青枫青松两人牵着两匹疲倦不堪的马,踏着泥水狼狈不堪地回来了。

    李竹看只有他们两人,心倏地一沉。

    “少夫人,小的们把周围都寻遍了,没看见大少爷,也许,他回府去了。”

    回府去了吗?李竹默然不语。

    忠叔也道:“有这个可能,少夫人不必挂虑,明日再让青枫回府看看。”

    李竹一想也只得如此。

    李竹应付地吃了几口晚饭,便上床歇息。

    大雨过后,天气凉爽许多。

    她拥着薄被在黑暗中发呆。不知怎地,她觉得这床格外空旷。

    不知过了多久,李竹才迷迷糊糊地睡了过去。很快地,她又被几声炸雷给惊喜了。雷声过后便是大雨,这雨似乎比白天时还要暴烈。雨珠霹雳啪啦地砸在屋顶上,声音在静寂的夜里显得格外响亮。

    次日清晨,李竹一起床,雪香就告诉她说,青松一早就冒雨回府去了。

    李竹的心放下一半,他一定是回去了。等见着他,她要好好解释一番。

    上午时,蔡青送来了几条鲜鱼,说是在前面的河里捉到的。

    他在客厅心不在焉地坐了一会儿,旁边有由忠叔相陪。李竹一直呆在屋里没出去。

    他们所有的人都以为陈觐回府去了。但当青松回来时,他们才明白事情的严重性。陈觐没有回府,也没有到附近的亲朋家!他究竟到哪里去了?

    这下众人都蒙了。

    坏消息一个接一个地传来。一位附近的乡民说看见他下雨前骑着马进山了。

    大雨稍稍停了一会,又开始下了起来。

    这一下便没有再停。附近的不少田地被淹,前方的小河也满了。更有人说,山洪爆发了。

    别庄的人心急如焚,青枫青松他们聚在一起商量如何进山去找。

    忠叔年纪最大,表现得也最镇定。

    他说道:“这时候不能急,大少爷有可能是被耽搁在山里了。但山里这么大,不能像没头的苍蝇似的乱转,咱们好好想想,他最有可能去哪里?”

    众人稍稍平静下来,细细地想着陈觐平日的习惯。

    突然,陈福一拍脑袋叫道:“对了,我想起来了,前几日,少夫人头痛,我家那口子随口提了一句说老鹰的脑子能治头风。大少爷就问我哪里能猎到鹰……”

    鹰脑,头痛。这四个字像如重锤一下击在李竹的心头。她站在窗前呆呆地望着外面的雨幕,陈觐的面容在昏暗的他雨幕中时隐时现。

    身后,陈忠他们仍在紧张地讨论着。

    陈福这一提,大伙都渐渐想起来了。

    青枫道:“我知道大少爷可能去哪了!”

    众人商量完毕,开始起身准备进山去寻人。

    最后,由陈福青枫青松三人进山去找人,本来忠叔也要去,因他年纪太大,山里此时又不太安全,被众人力劝住了。

    三人穿着蓑衣,带着绳子等用具,冒着大雨进山去寻人。

    陈家那边得了消息后,也派出了几十名侍卫进山去找。

    当晚,青枫他们三人没有回来。

    庄上留守的下人,一脸沉郁,一个个长吁短叹。

    李竹像幽灵一样游荡着,从卧房到书房再到厨房。她忍受不了这种等待的空虚,她只知道她必须找点事做。

    走到厨房时,却听到里面有人在小声说话。李竹正要离开,却听到了自己似乎也在其中。她心中好奇,便停了下来。

    说话的人是雪乡和福嫂。

    雪香道:“……这次大少爷要是有个三长两短,咱们算是完了。”

    福嫂道:“别瞎说,大少爷是吉人自有天相,再者,他经历过那么多风波哪一次不是安然度过,这点小事算什么?”

    雪香小声啜泣着,过了一会儿,她又狠狠地说道:“我就不明白了,大少爷那么聪明果断的一个人,怎么就在婚姻大事犯糊涂了。当初他宁肯把老夫人气病了,也要娶一个昏迷不醒的女人回来。还严令下人们不得怠慢她,夫人院里的青宁不过是稍稍懈怠一些,他连夫人的面子都不顾,狠狠惩罚一顿,远远发配了。下人议论几句她的身世也被惩罚,就连我的名字也被改了,我不就叫梅香嘛,犯了她哪个忌讳了?

    ……这还不算,她要是诚心对待大少爷,贤惠明理,这都罢了。可你看看她那样。她以为她装得好,明眼人谁看不出来,她的心根本就不在大少爷身上。对人客气地跟隔了几百里似的。跟人暧昧不清,前脚刚走一个,后脚又来一个,那个姓蔡的像苍蝇盯着肉似的,死盯着不放,亏得大少爷一直忍着……”

    福嫂急急地打断雪香:“你还要不要命了?别再说了。主人家怎样,岂是我们做下人的能随便议论的!”

    雪香倔强地说道:“大少爷不准我们把别庄的事告诉太夫人和夫人,我们俩在这说几句也不行吗?要我说,不论是陆姑娘还是程姑娘哪个都比她强百倍,容貌家世都不论,单是对大少爷的痴心都能甩她几条街。让她作吧,等着把大少爷的...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