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75章 番外合集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补番

    【番外1绾妃篇】

    听到徐太妃薨逝的消息,昔日的绾妃如今的太后庄绾不过也是微微一怔。

    倒是没别的表情。对于徐太妃来说,这兴许也是一种解脱。

    而自己,如今儿子成了大齐的皇上,她成了尊贵的太后。后宫之中不过一个同她投缘的儿媳,夫妻鹣鲽情深,生了一双聪慧可人的儿女,没有以往的乌烟瘴气,是说不出的温馨平和。是以,她留在这宫里的心态也早就发生了改变,如今这皇宫是她的家,她的身边有儿子儿媳孝顺着,一双孙儿每日都会过来看她,日子不知过得有多悠闲。

    她想起了先帝驾崩的那会儿——

    当年先帝驾崩的时候,她就站在龙榻边。

    她没有哭,一旁的徐贵妃也没有掉一滴眼泪,反倒是一贯端庄贤淑的梁皇后哭得撕心裂肺像个泪人儿。说来也真是好笑,嘉元帝把徐贵妃当成心尖尖儿上的宝贝,护着宠着,让她在后宫平安度过了二十年。可到了最后,就因为这储君之位,徐贵妃竟连做戏都懒得做。而她呢,起初少女芳心初动,后因知他一颗心都给了徐贵妃,这才悬崖勒马及时回头。

    可是二十年的相处,人非草木,她自然也会生出别的感情。

    只是——最后看着嘉元帝这般被病痛折磨直至驾崩,她除了内心有一丝惋惜,却也说不上来有多难受。

    嘉元帝死后,她才明白。兴许嘉元帝真的对她产生了感情,不然最后看她的时候,也不会是那样的眼神。

    他或许后悔曾经这么对待自己,却也明白自己的性子,知晓他无论说什么,她也不过是面上敷衍,不会真正往心里去。当了几十年的皇帝,他当然明白对她来说一切都是虚的,除非他把自己最重要的东西给他,所以他一句都没有说。

    可惜,她对他无情。

    她庄绾是个爱憎分明之人,对于感情这回事,从来都不拖泥带水。只不过最后她对嘉元帝到底还是心生感激的,至少让她的儿子名正言顺坐上了皇位。可她晓得,这皇位一方面是为了补偿她,另一方面估计是他为了护着徐贵妃和晋王。人之将死,可以看明白很多事情,若是他一意孤行将太子之后给了晋王,那么以她儿子的能力,晋王如今也不可能这么悠闲的带着自己的妻子游山玩水。

    ——说到底,他终究还是护着徐贵妃母子。

    这没什么,护了一辈子的人,自然是死之前也要安置妥当。只是他估计想不到,在他眼里羸弱温顺的徐贵妃,从头到尾都没有为他的死落一滴泪。只是每每看着自己的时候,她的眼里会生出憎恶,那憎恶兴许很早就存在,可惜她在这后宫却不能完完全全暴露自己的喜怒哀乐,只配合着嘉元帝当一个安分守己的贵妃。

    如果她是徐贵妃,对嘉元帝的感情也早就消耗殆尽了。

    身为女人,她同情她。

    不知怎的,突然让她想起了自己刚进宫的那会儿。她虽然是晏城的名门淑女,身份却不是极尊贵的。她放手一搏进了皇宫,一路曲曲折折,却也是让她风光至今,成了最后的赢家。若说缺些什么,大抵就是女人最向往的夫妻恩爱。若是当初她没有选择进宫这条路,兴许如一般的妇人相夫教子。

    “皇祖母。”甜甜糯糯的声音传来,令她不由得回头一望。

    她看着粉雕玉琢的小孙女朝着自己跑来,然后抬头看着自己,一双黑葡萄般的的大眼睛眨了眨,伸出玉生生的小手拭着她的眼角,疑惑道,“有人欺负皇祖母吗?告诉宵宵,宵宵让父皇去打他。”

    她被孙女的话逗乐了,噗嗤一笑。

    见面前站得端端正正的小孙儿恭恭敬敬的朝着自己行礼,“孙儿拜见皇祖母。”明明是个小娃娃,却要装出一副老成的做派。她冲着孙儿招了招手,让他走近些,把孙儿揽进了怀里。

    看着这对孙儿,她便觉得自己的人生没有什么可遗憾的。

    她从不后悔。

    ——————————————————————————————

    【番外2玉璇篇】

    康王府的玉璇郡主,可是整个王府的小祖宗。

    父母宠溺,兄长疼爱,从小到大就没有受过什么委屈。最大的遗憾就是身为女儿身,不然就能和哥哥一块儿驰骋战场、保家卫国。康王妃却不止一次庆幸,幸亏生了一个女儿,若是两个都是儿子,那她可要发愁了。

    玉璇郡主晓得爹娘最在意的便是哥哥的亲事,只可惜她这位兄长是个停不下来的,而且没有什么姑娘能入他的眼。

    本来她还想着,干脆近水楼台先得月,撮合哥哥和阿眠,因为她晓得阿眠对容琛无意,所以这胜算又多了几分。只可惜阿眠是个抢手的香饽饽,竟被祁王给盯上了,急着赐婚还不够,一及笄就叼了去。

    这短短的一年发生了许多事。

    阿眠的亲事定下,哥哥也即将迎娶嫂嫂,她这才开始想着自己的终身大事。只是——她是康王府的小郡主,这晏城的青年才俊都可以供她挑选。可是那些贵族子弟,生得人模狗样,却是绣花枕头大草包,一点儿用都没有。

    直到后来在上元节遇见晋王傅沉,看着他风姿卓然缓步而来,她就晓得什么才是真正的红鸾星动。

    傅沉是哥哥的好友,和哥哥一起上过战场,说起来还是生死之交。而且,以傅沉的身份,完全不用上战场,毕竟皇家的儿子总是金贵些。可他不但上过战场,而且还没有因此邀功,卸甲之后只在晏城当了一个闲散王爷,可见他是一个不在意名利之人。她不是没有见过她,可之前都是以“大齐三皇子”“哥哥的好友”看他的,如今却是以一个女人看男人的眼神看他。

    那次上元节之后,她心里就有了一个决定。

    ——她要让他娶她。

    只是她虽然大大咧咧的,可这种事情却不好说。好不容易有了机会进宫出席皇后娘娘的宴会,那宴会是变相替晋王选妃,正是一个大好的机会,只可惜终究是让她错过了。后来得知晋王没有中意的,这才令她松了一口气。不过继而又想:傅沉的眼光这么高,能瞧得上她吗?

    却让她听到了爹娘的谈话。

    原来嘉元帝有意将她指给傅沉。虽然亲事未定,可嘉元帝都和爹爹提过了,这事儿肯定会成的。她进了房里,雀跃不已,之后又耐不住兴奋去马场骑马,回来的时候大汗淋漓精疲力竭,还被娘斥责了一顿,说她没有姑娘家的样子。那时她就想,傅沉会不会也嫌弃她没有姑娘家的样子。

    这可不成。

    她得好好学习才行。

    后来,嘉元帝赐婚,她如愿嫁给傅沉。

    傅沉是个温柔的男人,在洞房花烛夜也是耐心十足。这种事情她之前偷偷问过阿眠,那会儿阿眠耳根子通红,只告诉她好好看那小册子,说是有些疼,但是之后就好了。她晓得阿眠是个怕疼的,可她玉璇何时怕过疼啊?所以洞房花烛夜,对她来说是顶顶重要的,若是傅沉满意了,以后肯定会宠着她的。

    如此一来,她就稍稍热情,稍稍奔放了一些。

    之后却换来极惨痛的教训。

    也是那个时候,她才晓得傅沉也是头一回,生涩的紧。她心中欢喜,见他一改往日的沉稳,面色慌张,这才紧紧抱着他不让他出去。傅沉瞧她这副模样,哪里敢乱动,只柔声安抚她,让她别急,然后循序渐进。

    后来倒是顺利了许多。

    只是这个洞房花烛夜一点儿都不美好,让她丢尽了面子。事后她累惨了,却也想着明日要好好表现,不能因为害臊而退缩。翌日一大早,她早早的起来伺候傅沉穿衣,许是他不大习惯有人这么热情的伺候着,也没怎么说话。不过这早上还是极为顺利的,只是后来进了皇宫,却令她有些奇怪。

    她晓得傅沉的母妃徐贵妃是个温婉的女子,可是她见到那个冷着脸的婆婆,心里却奇怪了起来。可她也明白了一件事——婆婆不喜欢她。

    她不知道该如何是好。婆媳之间的关系太过重要,而且傅沉对徐贵妃孝顺恭敬,她这个妻子无法讨得婆婆的欢心,那可是一桩棘手的事儿。她想了许多,也努力和婆婆说话,可不管怎么样,婆婆看她的眼神总是透着不满,后来干脆委婉拒绝她的请安了。

    她玉璇是个什么样的人,从小被人捧在手心,如何做过这等低声下气的事情?可是那又能怎么办,徐贵妃是傅沉的母妃,是她的婆婆,她只能讨好。

    那日晚上*之后,她躺在榻上辗转难安,身旁的男子这才轻轻搂着她,对她说:“玉璇,你不必这么讨好母妃,错不在你。”

    她压抑了多日的情绪,这才忍不住扑倒他的怀里嚎啕大哭。毕竟是嘉元帝赐婚,她都不晓得傅沉是不是自愿的。而且,傅沉是皇子,她是康王府唯一的嫡女,娶了她就等同于和康王府站在了同一阵线,所以傅沉娶她有几分是因为喜欢她,她实在是说不准。她日日都尽心尽力的做好每件事,最庆幸的莫过于傅沉没有其他妾室通房。她心里满足,只要他身边没有别的女人,以后肯定也会全心全意只喜欢她一个。

    喜欢她这个人,而不是因为别的。

    傅沉虽然温润,不会让你难堪,却是个寡言之人。就算做那事儿的时候,也没有很多的甜言蜜语。可是她就因为他这么一句安慰,一下子就哭了出来。她紧紧抱着男人温热的身子,抽泣低声道:“王爷,是妾身没用。”

    傅沉却亲了亲她的额头,然后捧着她的脸颊一下一下给她擦眼泪,道:“你的心意,本王都明白。玉璇,在本王的眼里,你一直都是小时候那个顽皮的小郡主,从来不怕任何人,也不会主动讨好任何人。你是本王的妻子,要和本王执手一生,本王不要你低声下气去讨好谁,包括本王的母妃。”

    他说:“做你自己就好。”

    她听了心里欢喜,却隐隐觉得害怕,想着自己许是做了很多糊涂事儿,然后才迫不及待的问道:“那王爷喜欢什么样子的我?”万一她露了真性子,他嫌弃她该怎么办?毕竟哪个大户人家的姑娘,四书五经不通,却喜欢骑马射箭。她将脑袋埋进他的怀里,不知该如何是好。

    傅沉却一改往日的温润,压着她狠狠亲了一会儿,待到她气喘吁吁才道:“就如在康王府一样。”

    她大口大口喘着气,双手环着男人精瘦的窄腰,不大好意思道:“妾身在康王府的时候,不大懂规矩……”说着,便抬眼看了看沉默不语的男人。见他眉眼染笑,是说不出的温润贵气,令她都看痴了。

    傅沉嗯了一声,道:“你也晓得,本王不大喜欢什么规矩。等过些日子,本王安置妥当了,就带你去游山玩水。听承修说,你一直想去沂州……”

    她原以为,嫁给傅沉之后,这辈子都要待在晏城,不可能出去乱跑。而且沂州她的确一直想去,可偏生她一个小姑娘,爹娘不可能放她出去。她听了傅沉的话之后心潮澎湃,觉得他这般的举动也算是再讨好她了,心里甜的和吃了蜜一般。只是她并非未出阁的小姑娘,知晓如今嘉元帝病重,傅沉不可能在这个节骨眼上待她去游山玩水,只是……傅沉说了这话,若是真心的,而不是逗她开心哄哄她,就说明傅沉对那个位子一点儿念头都没有。

    想到这个,她顿时松了一口气。

    她没问,只乖巧的依偎在他的怀里,欢喜道:“王爷说了要带我去,可不许反悔。”

    傅沉笑着在她的耳边说着话,以后他们不但可以去沂州,更可以去很多很多的地方。天大地大,只要跟着他,就算是夜宿林间也是幸福的。

    而且,她还要给他生好多孩子。

    憧憬着美好的将来,她这才放下惦记着许久的心事沉沉睡去。半梦半醒之间,耳畔似有叹息声,身边的男人似乎将她抱得更紧一下,然后一下一下亲着她的脸。

    ——————————————————————————————

    【番外3阿眠篇】

    对于沈妩来说,从...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