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十一章 魂兮归来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八月十五闹中秋,广寒宫里年前的桂花酿存得老熟了,嫦娥令吴刚在砍树之余挑着酒坛子,第一天到第三十六天的宫室挨个儿送了一壶。我将送到洗梧宫的这壶温了温,同夜华各饮了两盅,算是为他下界践行。

    我原本想跟在他身旁守着,他不允,只让我回青丘候着他。

    夜华不愿我跟着,大约是怕我在凡界处处回护他,破戒使术法,反噬了自己。但我觉得能让他少受些磨难,被自个儿的法术反噬个一两回也没怎的。心里盘算着先做段戏回青丘,令他放心,待他喝了忘川水转世投生后,我再厚颜些,找到他跟前去。

    爱一个人便是这样了,处处都只想着所爱之人好,所爱之人好了,自己便也好了。这正是情爱的妙处,即便受罪吃苦头,倘若心里头有一个人揣着,天大的罪天大的苦头,也不过一场甜蜜的煎熬。

    司命星君做给我一个人情,同我指了条通往夜华的明路。

    夜华历劫的这一世,投身在江南一个世代书香的望族,叔伯祖父皆在庙堂上供着要职。

    司命兴致勃勃,啧啧赞叹,说依他多年写命格写出来的经验之谈,这种家庭出身的孩子将来必定要承袭他父辈们的衣钵,凭一支笔杆子翻云覆雨于朝野之巅,而夜华向来拿惯了笔杆子,这个生投得委实契合。

    但我晓得凡界此种世家大族最讲究体统,教养孩子一板一眼,忒无趣,教养出的孩子也一板一眼,忒无趣,全不如乡野间跑大的孩子来得伶俐活泼。夜华本就不大活泼,我倒不指望他转个生就能转出活络性子来,只是担忧他童年在这样的世家里,会过得寂寥空落。

    夜华投的这一方望族姓柳,本家大少爷夫人的肚子争气,将他生作了长孙,取名柳映,字照歌。我不大爱这个名,觉得文气了些,同英姿勃发的夜华没一丝相衬。

    我回青丘收拾了四五件衣裳,打了个包裹,再倒杯冷茶润了润嗓子,便火急火燎地赶去折颜的十里桃林,想厚颜无耻地再同他讨些丹药。

    不过走到半路,便见着折颜踩着一朵祥云急急奔过来,后头还跟着骑了毕方的四哥。

    他们在我跟前刹住脚。

    四哥一双眼睛冒光,道:“小五,大约你今日便能一偿多年的夙愿了。我们刚从西海赶回来,叠雍他昨夜折腾了一夜,今早折颜使追魂术追他的魂,却发现墨渊的魂已不在叠雍元神中。我们正打算去炎华洞中瞧瞧,墨渊睡了七万年,想是挑着今天这个好日子,终于醒了 ……”

    我愣了一愣,半晌没回过神来。待终于将这趟神回过来时,我瞧得自己拉着四哥在我跟前晃荡的右手,嗓子里蹿出结巴的几个字:“师……师父他醒了?他竟醒了?”

    四哥点头,复蹙眉道:“你包裹落下云头了。”

    我晓得墨渊不出三个月便能醒来,掐指一算,今日离叠雍服丹那日却还不满两月,这样短的时日,他竟能醒过来。他真的醒过来了?

    七万年,四海之内,六合之间,我避在青丘里,虽没历那生灵涂炭天地暗换,却也见着青丘的大泽旱了七百七十九回,见着那座百年便移一丈的谒候山从烛阴他们洞府直移到阿爹阿娘的狐狸洞旁。七万年,我人生的一半。我用一半的人生做的唯一一件事便是候着师父他老人家醒来。如今,他终于醒过来了。

    折颜在一旁低低一叹:“倒也不枉夜华那小子散了一身修为。”我酸着眼角点了点头。四哥笑道:“夜华那桩事我听折颜说了,他倒是颗实实在在的情种。可你这时运也忒不济了些,刚偿清墨渊的债,又欠下夜华的。墨渊你能还他七万年心头血,这夜华的四万年修为,你却打算怎的?”我抽出折扇来挡住发酸的眼角,答他:“我同夜华终归要做夫妻。我以为夫妻间相知相爱,谁欠谁的,无须分得太清。”

    折颜站在云头笑了一声,道:“这回你倒是悟得挺透彻。”

    毕方轻飘飘道了声恭喜,我应承了,还了他一声谢。

    折颜和四哥走在前头,我拨转云头,跟在后头。夜华那处可暂缓一缓,当初我拜师昆仑虚学艺时,很不像样,极难得在墨渊跟前尽两回弟子的孝道。后来懂事些,晓得尽孝时,他却已躺在了炎华洞中。

    此番墨渊既醒了,我强抑住一腔欢喜之情,很想立时便让师父看看,他这个最小的弟子也长大了,稳重了,晓得疼惜人了。

    小十七过得很好。

    因我做墨渊弟子时是个男弟子,正打算变换成当年司音的模样,却被折颜抬手止住了,道:“凭墨渊的修为,早看出你是女娇娥,不拆穿你不过是全你阿爹阿娘一个面子,你还当真以为自己唬弄了他两万年。”

    我收好折扇,做出笑来:“说得是,阿娘那个术法唬弄唬弄我十六个师兄还成,我一向就怀疑要唬弄成功师父他老人家有些勉强。”

    我们一行三个靠近枫夷山的半腰,我抢先按下云头,半山月桂,幽香阵阵。

    踩着八月的清秋之气,我一路撞进炎华洞中。

    缭绕的迷雾里,洞的尽头,正是墨渊长睡的那张冰榻。

    这样要紧的时刻,眼睛却有些模糊,我胡乱搭手抹了把,手背指尖沾了些水泽。

    冰榻上影影绰绰坐着个人影。

    我几步踉跄过去。

    那侧靠在冰榻上的,正是……正是我沉睡多年的师父墨渊。

    他偏头瞧着近旁瓶子里养的几朵不值钱的野花。那神情姿态,同七万年前没一丝分别,却看得我几欲潸然泪下。

    七万年前,我们师兄弟轮值打扫墨渊住的厢房,我有个好习惯,爱在屋里的小瓶中插几束应节的花枝。墨渊每每便是这么细细一瞧,再对我赞许一笑。

    每得他一个赞许的笑,我便觉得自豪。

    我撞出的这一番动静惊了他,他转过头来,屈腿抬手支着腮帮,淡淡一笑:“小十七?唔,果然是小十七。过来让师父看看,这些年,你长进得如何了。”

    我稳住步子,揣着急擂鼓般的心跳声,眼眶热了几热,颤巍巍扑过去,抖着嗓子喊了声师父,千回百转的,又伤感又欢喜。

    他一把接住我,道:“怎么一副要哭出来的模样,唔,这身裙子不错。”

    折颜撩开雾色踏进来,后头跟着四哥,笑道:“你睡了七万年,可算醒了。”

    炎华洞中清冷,我打了个喷嚏,被四哥拖出了洞。折颜同墨渊一前一后踱出来。

    当年昆仑虚上,我上头的十六个师兄,除了九师兄令羽是墨渊捡回来的,另外十五个师兄的老子们在天族里头都挺有分量。七万年前墨渊仙逝后,听说师兄们寻了我几千年,未果。后来便一一被家里人叫回去,履他们各自的使命去了。

    四哥曾悄悄去昆仑虚探过一回,回来后唏嘘道,当年人丁兴盛的昆仑虚,如今只剩一个令羽和几个小童子撑着,可叹可叹。

    我不晓得若墨渊问起我昆仑虚,我该怎么将这桩可叹的事说出口。

    我一路忐忑地回狐狸洞。

    不想他开口问的第一件事却并不是昆仑虚。

    他坐在狐狸洞中,迷谷泡上来一壶茶,我给他们一一倒了一杯,趁我倒茶的这个空隙,他问折颜道:“我睡的这些年,你可曾见过一个孩子,长得同我差不多的?”

    我手中瓷壶一偏,不留神,将大半水洒在了四哥膝头。

    四哥咬牙切齿对着我笑了一笑,隐忍地将膝头水拂去了。

    四海八荒这么多年里,我只见过一个人同墨渊长得差不离,这个人便是我的准夫婿夜华。

    夜华同墨渊长得一张脸,起初我虽有些奇怪,但并未觉得他们有何干系。

    我觉得大约长到极致的男子都会长成这个模样,夜华标致得极致了,自然就是这个模样了。

    但听墨渊说话的这个势头,他们两个,却不仅像是有干系,且还像是有挺大的干系。

    我竖起一双耳朵来切切听着,折颜呵呵了两声,眼风里瞟了我一眼,道:“确然有这么一个人,你这小徒弟还同他挺相熟。”

    墨渊望过来看了我一眼,我脸红了一红。这境况有几分像和情郎私订终身的小鸳鸯,却运势不好摊上个坏嘴巴的妹子,被妹子当着大庭广众将贴身揣着的风月事嚼给了爹娘,于是,我有点不好意思。

    折颜一而再再而三地给我递眼色。我瞧他递得眼都要抽筋了,只得故作从容道:“师父说的这个人,嘿嘿,大约正是徒弟的未婚夫,嘿嘿,他们天族这一代的太子,嘿嘿嘿嘿……”

    墨渊端茶水的手一顿,低头润了口嗓子,半晌,不动声色道:“这个选娘子的眼光,唔。”抬头道:“你那未婚夫叫什么?何时出生的?”

    我老实报了。

    他掐指一算,淡淡然喝了口茶:“小十七,我同胞的亲弟弟,就这么给你拐了。”

    我五雷轰顶道:“啊?”

    眼风里虚虚一瞟,不止我一个人,折颜和四哥这等比我更有见识的,也全目瞪口呆,一副被雷劈熟了的模样。

    墨渊转着茶杯道:“怪不得你们惊讶,就连我也是在父亲仙逝时才晓得,当年母亲虽只生下了我一个,我却还有一个同胞的弟弟。”

    墨渊说,这件事须从母神怀上他们一对兄弟开始说起。

    说那一年,四极摧,九州崩。母神为了补撑天的四根大柱子,大大动了胎气。生产时,便只能保住大的没能保住小的。父神深觉对不住小儿子,强留下了那本该化于天地间的小魂魄,养在自己的元神里,想看看有没有这个天数和机缘,能为小儿子做一个仙胎,令他再活过来。父神耗一半的法力做成了仙胎,小儿子的魂魄却无论如何也唤不醒。父神便将这仙胎化作一颗金光闪闪的鸟蛋,藏在了昆仑虚后山,打算待小儿子的魂魄醒过来再用。

    可天命如此,没等着他们小儿子的魂魄醒转过来,母神父神已双双身归混沌。

    父神仙逝前,才将这桩事说给墨渊听了,并将元神中小儿子的魂剥了下来,一并托给墨渊。墨渊承了亲兄弟的魂,也同父神一般,放在元神中养着。

    沧海桑田,墨渊养在元神中的胞弟却一直未能醒来。

    墨渊道:“大约我以元神祭东皇钟时,他终于醒了。如今我能再回来,估摸也是我魂飞魄散之时,他费神将我散掉的魂一片一片收齐了。我隐约间有印象,一个小童子坐在我身旁补我的魂,七八千年地补,补到一半,却有一道金光直达我们处的洞府,将他卷走了。他走后,我便只能自己修补,多有不便,速度也慢下来。此番听你们这个说法,他已是天族的太子,估摸那时天上的哪位夫人逛到昆仑虚,吞下了父亲当年埋下的那枚鸟蛋,仙胎在那位夫人腹中扎了根,才将他卷走的。”

    折颜干干笑了两声,道:“怪不得我听说夜华那小子出生时,七十二只五彩鸟绕梁八十一日,东方的烟霞晃了三年,原来他竟是你的胞弟。”

    方才初听得这个消息时我五雷轰顶了一回,因从未想过有一日竟能和墨渊攀上这样的亲。如今听他说完这段因果,我忒从容地进入了大惊之后的大定境界,甚而觉得夜华他长得那个样子,生来就该是墨渊的胞弟。

    九重天上的史籍明明白白地记载道,父神只有墨渊一个儿子。可见这些写史的神官都是些靠不住的。信这些史籍,还不如信司命闲来无事编的那些话本子。

    墨渊想去瞧一瞧夜华,但他方才醒来,要想恢复得如往常那般,还须正经闭关休养个几年。我担心他身子骨不灵便,贸然去凡界走一趟于休养不利,便昧着良心找了个借口搪塞,约定待他将养好了,再把夜华领到他跟前来。

    炎华洞虽灵气汇盛,但清寒太过,不大适宜此时墨渊将养了。他一心想回昆仑虚后山常年闭关的那处洞府住着,我虽不大愿意他瞧着如今昆仑虚凄清的模样伤情,但到底纸包不住火,他终归要伤这么一回情。想着晚伤不如早伤,喝过两回茶后,我便跟着墨渊同回昆仑虚了。折颜和四哥闲来无事,也跟着,毕方便也跟着。

    我们一行五人飘着三朵祥云挨近昆仑虚,四哥曾说现今的昆仑虚十分可叹。

    我果然叹了一叹。

    自山门往下,或立或蹲或坐着许多小神仙,紫气青气混作一团,氤得半座山云蒸霞蔚,仙气腾腾复腾腾,是个人都看得出它是座仙山。

    呃,我在此间学艺那两万年,昆仑虚一向低调,不过七万年,它竟如此高调了?

    毕方驼着四哥,缩了爪子落下去,挑了个老实巴交的小仙攒拳求教。

    小神仙眨巴眨巴眼睛,道:“我也不晓得,我是出来打酱油的,路上听说有道龙气绕着隔壁山头氤氲了三四天,许多仙友都凑来瞧热闹了,我就一道来看看。这一趟没白跑,那龙气,啧啧啧,不是一般的龙气啊,真好看,我都坐在这里看了两天了。你把这个鸟放出去捉会儿虫子吧,下来和我们一同看,保准能饱你的眼福,我这还有个位置,来,我们俩蹲着挤一挤。”

    四哥道了谢,推辞了那小神仙的一番好意,默默无言地回来,咳了声:“没什么,他们仰慕昆仑虚的风采,特地过来膜拜膜拜。”

    折颜笼着袖子亦咳了声,揶揄笑意从眼角布到眉稍,与墨渊道:“昆仑虚本就是龙骨顶出的一座仙山。许是它察觉你要回来了,振奋得以龙气相迎吧,是以吸引了周边一些没甚见识的小仙。”

    墨渊不动声色地抽了抽嘴角。

    为了不打扰半座山的小神仙们看热闹,我们一行五个皆是隐身进的山门。

    九师兄忒因循守旧了些,山门的禁制数万年如一日,丝毫未有什么推陈出新。

    我以为今日大约只能见着令羽,甫进山门,十来步开外列出的阵仗却将我唬了一跳。我的十六个师兄,皆穿着当年昆仑虚做弟子时的道袍,梳着道髻,分两...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